新聞 > 國際新聞 > 正文

紐時:華格納兵變迅速落幕 普丁權力穩固仍存疑

紐約時報分析,華格納傭兵集團劍指俄羅斯軍方高層的叛變雖迅速落幕,仍顯露俄烏戰爭爆發一年多來,俄羅斯總統普丁掌控菁英利益集團的能力弱化,後果難料。

▲華格納傭兵集團成員24日在俄國南部一處街道上,將坦克裝上車,準備移送到下個地點。(圖/美聯社/達志影像)

紐時專欄作家陶布(Amanda Taub)在時事分析文章寫道,威權領袖看似大權在握,實則依賴強大的菁英利益集團維繫政權。各國情況有別,有些統治者依賴軍隊,其他則倚靠一黨專政、宗教或富裕商界領袖。

普丁掌權23年來,背後有前蘇聯國家安全委員會(KGB)或其他安全機構轉入政壇的「軍情派」人士(Silovik)組成的堅強利益集團,在情治、能源領域和各部委位居要職。普丁民意支持度高,不必服膺可能換下他的政黨,且打散權力避免有人強到可推翻他,這一切在他去年2月揮軍烏克蘭後出現變數。

研究政變的美國漢密爾頓學院(Hamilton College)政治學家德布魯因(Erica De Bruin)表示,威權統治者對外開戰時,與核心菁英支持者之間的關係可能趨於緊繃。如果菁英認為衝突是受誤導而生,特別容易如此。

▲俄烏戰爭迄今1年多,紐約時報認為俄國總統普丁掌控菁英利益集團的能力弱化,後果難料。(圖/美聯社/達志影像)

俄烏戰爭爆發後,俄羅斯經濟因國際制裁大受影響,俄軍傷亡慘重,克里姆林宮大規模徵兵掀起民怨。在普里格津(Yevgeny Prigozhin)領導下,華格納集團(Wagner Group)去年夏季投入戰事,在俄軍試圖喘息時帶頭攻擊烏東地區,看似替普丁解決許多問題。

但普里格津近幾個月不斷痛批普丁親信、俄羅斯國防部長蕭依古(Sergei Shoigu),指控蕭依古與參謀總長格拉西莫夫(Valery Gerasimov)怯懦、腐敗,把俄羅斯人民推上戰場送死。

蕭依古隨後阻撓華格納集團吸收囚犯作戰,6月稍早更下令華格納戰士須與俄國軍方簽約,形同剝奪這個傭兵組織的自主權。普里格津拒絕照辦,堅稱只效忠普丁。

上周末情勢驟變,普里格津23日透過社群媒體指控蕭依古下令攻擊華格納戰士,當晚與部隊占領俄國南部城市頓河畔羅斯托夫(Rostov-on-Don),隔天早晨開赴莫斯科,緊張局勢震撼全球。

陶布指出,這次事件屬於叛亂,而非政變,也不代表普丁在位時日無多。普里格津宣稱的目標是驅逐軍方高層,而非奪權,今天更以不滿俄軍強迫華格納戰士簽約的「抗議」形容。此外,這次叛亂迅速落幕,克里姆林宮24日晚間宣布普里格津將離境前往白俄羅斯,他的部隊不會被秋後算帳。

德布魯因說,叛變透露內部不滿情緒,日後謀劃政變的人可加以利用。一項大型研究發現,非洲兵變鮮少直接升級成政變,但與不久的將來發生政變機會增加有關。

不過,德布魯因認為俄羅斯情況有別,因為普里格津罷手,而不是被俄軍擊敗,普丁看起來沒有在這次對抗中成為贏家。

▲俄羅斯莫斯科克里姆林宮附近,一名親克里姆林宮活動人士舉著一面旗幟,旗幟上有普丁的肖像,上面用俄語寫著「為了祖國,為了主權,為了普丁」。(圖/美聯社/達志影像)

普丁24日發表簡短談話、指控普里格津背叛後消聲匿跡,俄羅斯政府隨後宣布與普里格津達成交換條件。分析家認為,普丁的回應可能暗示行為不忠的代價沒有許多人想像那麼高。

普丁今天宣稱,自己在華格納兵變時積極在幕後運作,避免流血事件,「這需要時間,包括給那些犯錯的人一個改變心意的機會」。

柏林智庫卡內基俄羅斯歐亞中心(Carnegie Russia Eurasia Center)資深研究員史塔諾瓦亞(Tatiana Stanovaya)表示,普里格津雖然是「特殊現象」,且在俄羅斯菁英圈中被孤立,仍為普丁帶來打擊。「我不會低估未來出現模仿者的可能性,但永遠不會有像他(普里格津)那樣的人了」。

責任編輯: 楚天  來源:中央社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3/0627/191994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