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動態 > 正文

交出要職,習親信王小洪可能遭遇風險

作者:

現任中共公安部長王小洪(左),資料照。(Nicolas Asfouri/AFP/Getty Images)

習近平親信王小洪3月卸下兼任的公安部特勤局黨委書記、局長,該職已由上月升任中共公安部副部長的王志忠兼任。一般認為,王志忠原來是王小洪任特勤局局長時的副手,是王小洪信得過的人。不過,資料顯示,王志忠曾是落馬的「孫力軍政治團伙」成員劉彥平的「大管家」。日後這會對王小洪構成危險?

王小洪交出公安部特勤局局長或有風險

6月26日,原廣東省副省長、公安廳廳長王志忠回爐公安部任副部長,近日已兼公安部特勤局黨委書記、局長,副總警監警銜。

中共公安部特勤局第一任局長是時任公安部副部長(正部級)的王小洪。2022年6月,王小洪任公安部黨委書記、部長,兼任特勤局黨委書記、局長。今年3月,王小洪被任命為國務委員,官媒新華社刊發的「國務委員」簡介顯示,王其時已沒有兼任特勤局黨委書記、局長。

中共公安部特勤局的職責和中央警衛局有相似之處,其重要任務都是保衛中共高層領導人。

中央警衛局是中共中央辦公廳下屬的副大軍區級單位,由中共中央辦公廳直接領導,其主要責任為負責保衛正國級的黨政軍領導人的人身安全。平時只承擔政治局常委、中南海等處的警衛工作。

中共公安部特勤局負責的警衛對象主要為中共領導人中的「四副兩高」(中共副主席、全國人大常委會副委員長、副總理、國務委員、全國政協副主席、最高法院院長、最高檢察院檢察長)以及外國訪華要人。

公安部特勤局雖然警衛的級別不如中央警衛局,但卻是全國性的隊伍,在各省也有垂直管理的特勤局。公安部特勤局前身是公安部警衛局(公安部八局),列入武警序列。2018年公安部警衛局轉為警察序列,更名為「公安部特勤局」。

習近平上台後為了戰勝政敵,讓王小洪同時掌控公安部及其特勤局,就是重要一步。2018年3月,王小洪任公安部黨委副書記、分管日常工作的副部長(正部長級),2019年11月就兼任特勤局黨委書記、局長,並且升為公安部長後,也遲遲未卸任。現在王小洪已是中央書記處書記、國務委員,或是分身乏術,也不可能再兼工作太具體的職務,只好將特勤局長交予他人。

但王小洪將特勤局交給王志忠,可能有風險。外界一直認為,王志忠在空降廣東前,就是公安部特勤局副局長,是王小洪副手,當然是深得王小洪的賞識了。但這只是其一。

王志忠還有一層特別的背景,如果王小洪往深想想他一手查辦的傅政華、孫力軍等人的案例,可能要倒抽一口冷氣。

王志忠甩不掉的劉彥平「大管家」印記

現年58歲的王志忠,曾在中共公安部警衛局工作長達33年:

1986—1991年,公安部警衛局警衛隊隊員;1991—2001年,公安部警衛局辦公室參謀;2001—2003年,公安部警衛局警衛隊副參謀長;2003—2007年,公安部警衛局辦公室副主任;2007—2011年,公安部警衛局辦公室主任;2011—2015年,公安部警衛局副局級調研員;2015—2019年,公安部警衛局副局長;2019—2021年,公安部特勤局副局長、黨委副書記;2021—2023年,廣東副省長、省公安廳黨委書記、廳長;2023—今,公安部黨委委員、副部長兼特勤局黨委書記、局長。

王志忠與孫力軍政治團伙之一的劉彥平有密切交集。

公開資料顯示,自北京警察學院畢業後,劉彥平被分配到北京市警局警衛處,先後任幹事、副科長、科長、副處長、處長,後升為北京市警局副局長。後調任公安部警衛局工作,先後擔任副局長、政委;2009年升任局長。2011年8月,任公安部部長助理、黨委委員,武警少將警銜。2013年6月,任公安部副部長、黨委委員;2015年5月,任國安部紀委書記。

對照可知,劉彥平2015年調離公安部之前,一直是王志忠的上司。其中,2009之前數年,兩人在公安部警衛局共事,至少在2009年至2011年間,王是劉的「大管家」(辦公室主任)。

在習近平親信、王小洪2021年11月正式掌控中共公安部實權後,三年來在清洗中共前公安部副部長孫力軍、前司法部長傅政華「政治團伙」勢力期間,將中共省級公安廳(局)長大洗牌。王小洪換上了自認為是自己人的省公安廳廳長,在公安部也換上了自己信得過的人。但是這些人是否真可以信得過就難說了,中共官場現在處處都是兩面人,只有利益沒有真忠誠,隨時都可能對新主子背後捅一刀。

政情多變習不放心「刀把子」

習近平在使用「外人」(非習家軍)時也有教訓。比如傅政華在前中央政法委書記周永康時期任北京市警局長,在周永康落馬後轉投靠習近平並獲重用,官至公安部常務副部長、司法部長,但到2021年10月2日突然落馬。官方後通報稱傅政華涉「政治野心極度膨脹」等,並指他是「孫力軍政治團伙」成員。

傅政華曾經歸順習,後來突然落馬,習肯定對此心有餘悸。對於習而言,現在最大的風險是用人的風險,因為是不是野心家很難看清楚。所以習近平要用自己覺得可靠的舊部故交,甚至70歲也要留用。但王小洪仕途中沒有像習近平一樣有太多的舊部故交,這次只能直接使用劉彥平的舊人,更容易埋下用人風險。

要知道,中共官場中,有兩個可視為鐵桿心腹的標籤式職務,就是大秘和「大管家」(辦公室主任),這個印記終生抹不去。比如落馬的「公安虎」孫力軍是前中央政法委書記孟建柱的大秘,鄧恢林是孟建柱的大管家。二十大上位的現屆政治局常委李強丁薛祥就是習近平的大秘、大管家。

雖然王志忠原來的主子已成階下囚,但他是否真的忠於王小洪乃至習近平,日後也難說。

就算王小洪與習近平相識超過30年,是習的福建舊部,與習的關係非同尋常,最近也被懷疑已在全國公安系統借清洗之名,建立自己的「王家軍」而不是「習家軍」。總之,政治的事,變化莫測,萬事不可輕下斷言。

今年7月1日,中共黨刊《求是》雜誌刊登習近平2022年3月1日在中央黨校的講話。習警告官員不能做「心懷異心、身在曹營心在漢、同床異夢的人」。這當中也會包括對王小洪掌控的「刀把子」的敲打?

責任編輯: zhongkang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3/0715/192743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