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中國經濟 > 正文

北京連發文件救民企 無力回天

企業家不信中共,新31條無力回天。(菁英論壇)

*

中國的經濟形勢很明顯是越來越嚴峻,在去年衰退的基礎上,今年上半年只增長了5.5%,出口也是一路下滑,六月份下跌了12%,房地產更是處於基本崩盤的前夕。在這種情況下,中共中央和國務院7月14號發出一個促進民營經濟發展壯大意見的中央文件,並出台了31條相關政策,很明顯是想要中國民間發力,一起去挽救經濟。但是現在推出這些措施還來得及嗎?中國民企現在最大的擔憂不是發展機會,而是資本安全問題,中共31條能解決資本這些問題嗎?

企業家不信中共新31條無力回天

旅居美國的中國企業家孟軍在新唐人《菁英論壇》節目中表示,中共推出的這個促進民營經濟的文件,現在對中國私營業主一點作用都沒有,因為我們知道在2005年和2010年的時候,國務院也相繼出台了兩次非公經濟的36條,這次所謂的31條,我認為是換湯不換藥。尤其是經歷了三年疫情以後,中國的經濟已經是斷崖式的衰落。我對中國未來的經濟發展是持非常悲觀的態度,所以在這個時候,即使出台了所謂的31條,這種沒有實質性的措施,我認為更多的像是一種喊口號。今天喊一下,明天喊一下,零五年到現在將近20年的時間,民營經濟的現狀沒有任何改變,只是越來越惡劣,越來越悲觀,當我們韭菜一樣,這20年割了一遍又割一遍。現在又想到了民營經濟,又想到了民營企業了,又出台一些政策在口頭上說要扶持,但是真的是這樣子嗎?不是這樣子的。對民營企業、民營經濟扶持了嗎?都沒有。

孟軍說,我們不要被現在所謂的這種新11條所矇騙,在國內我很多做企業的朋友,他們其實都經歷了跟我一樣的事情,這半年沒有起色,經濟沒有復甦,沒有訂單,越來越艱難,已經到了舉步維艱,負債纍纍的地步,這種情況我們看上半年的數據就已經很清楚。像這個時候,包括習近平蘇州考察經濟,我覺得全是騙人的,是讓主辦人,讓民營企業家和民營企業能感覺到國務院再開始提升經濟了,要大力扶持了,讓大家慢慢做的恢復信心,但是這怎麼可能呢?這個信心不是你說恢復就能恢復的,我們從零五年的第一次非公36條,到一零年的新36條,再到現在,我們的競爭環境一點改變都沒有。割了多少像我們這種企業,中小微企業,無數的被割了,養肥了就跟豬一樣,養肥了以後就開始割一下。

經過這十幾20年,民營企家也覺醒了,因為疫情這三年大家都看到了,發生在每個人身上切實感受到現在這股經濟衰落的寒流、嚴冬,所以現在中共再出台所謂的若干意見。我認為是沒有任何一點實質性意義的,如果你相信它,你覺得下一個春天又來了,你最後的地步可想而知就是傾家蕩產。

獨立電視製片人李軍在《菁英論壇》表示,三年疫情到現在,中國的民營企業一直在萎縮,就包括現在官方統計的數據,2023年上半年,民營固定資產投資都是負成長,負0.2%,我個人覺得可能負百分之二十都不止,因為官方的數字水分很多。實際上民營經濟已進入了一種惡性循環,很多企業是相關聯的,比如富士康一走之後,它周邊整個一個服務鏈就沒了,服務鏈那些企業倒了之後,給這些企業做供應商的也就沒有了,所以它是一批接一批,它已經產生了這種鏈條式的反應。

現在中共出台什麼政策想讓企業家有信心,我覺得現在出什麼都遲了。我看到那個31條壯大意見裡面有兩個措施,一個是說企業家註冊企業不要攔著,讓他們去註冊,第二個是政府部門跟民營企業合作完之後,記得不要拖人家款,要跟人家結帳。這叫壯大意見嗎?所以現在雖然出台這個文件,我個人覺得最終還是執行不下去,這樣的文件下來之後,省裡面、市裡面、縣裡面開個會,請一些民營企業家來座談一下,然後說,現在中央很關心你們,你們要好好發展。然後大家再喝個小酒、吃個飯、表個態,然後這個工作基本上就算結束了。至於民營企業會怎麼樣,沒人去管,說不準他反過來想,你們這些有錢的民營企業來是不是再買我些地啊!或者再多交點稅給我。

體制怪胎資本不安全中國經濟拉美化

大紀元資深編輯與主筆石山在《精英論壇》表示,現在中國的整個體制,不管是經濟、政治,社會各個方面,我們都可以看出來,北京的這批決策者和實際情況有脫節,最近一段時間北京各級官員也在想,習近平要調查研究,北京各級官員也在開會請民營企業家開會、討論,座談會、研討會等等,但是現在開會還來得及嗎?我在網上也看了一個笑話,說民營企業家現在已經被埋起來了,墳頭的草都已經長了好幾尺高了,現在突然告訴他們說,我給你一個新措施,可以挽救你一條生命,顯然這已經是不太可能的事情了。

財經專家鄭旭光在《菁英論壇》表示,中共新推出的31條壯大意見,於大局無補,不過對於目前在邊際上還在猶豫的企業家,可能算個小小的強心針。我看到有一個數據,今年上半年財政收入增加了13%,原因是現在和動態清零期間不一樣,那個時候企業開不了張,現在只要企業一開張,就會產生稅收,政府的日子緩了緩了一口氣,但是於大局無補。

至於說怎麼樣才能讓大家有信心,你得比朱鎔基當年做的更狠,把所有國企全部打包處理了,這樣民營企業就大振,意味著你只能靠我了,你再別想著什麼用國企來抄我的後路。你看現在的房地產業,有一個公司做追蹤調查,追蹤30家房地產公司,只有八家房地產公司的銷售是上漲的,這八家全部是國有的房地產公司,所以還是一個國進民退的一個概念。但是民營企業確實對中國經濟的貢獻,按照發改委有關負責人的說法,稅收貢獻已經達到59%了,相當於六成是民營企業私有企業供應的,另外一個,90%的新增就業是由民營企業來提供的。所以從這個角度上來講的話,顯然政治上他是非常不放心民營企業這一塊的。

鄭旭光說,中國經濟現在最大的問題可以分兩層來看,一個從純粹的經濟面上看,經濟應該像劉鶴曾經說的是一個L型的走勢,就是不可能再出現胡溫時期高歌猛進的那個經濟發展的勢頭了。因為從未來長期來看,中國的人口紅利沒有了,可能未來十年都解決不了,李強說有人才紅利,現在人才紅利送外賣都沒活干,得去當保姆了,所以大學生畢業造成了很大的壓力,就業是一個大問題,可能引起社會動盪,帶來政治問題。

另外一個層面就是,中國經濟發展到這一步的時候,它需要升級換代,所謂劉鶴講供給側改革,就是要升級換代,但是又遇到了政治瓶頸,政治瓶頸就是你的高科技,歐美是不放心你的,那麼就是升級換代有天花板。同時呢,你不上不下的時候,你中低端產業後面幾頭虎墨西哥、東協和印度都在盯著,要進行產業轉移,那麼在這個時候,習近平要保他的政治體制,實際上無論如何,在我的看法是,在這個階段,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命運就是前蘇聯的命運,已經到了該解體,該轉型的時候了。

大紀元時報總編輯郭君在《菁英論壇》表示,我們經常說的國家政策有兩個基本點,發展和安全,其實私營企業業主也一樣,我們看到北京出台的政策,實質就是再給點小恩小惠,給點糖吃,或者借點小錢給你,給點政策,基本上都是釣魚式的政策了,就是釣魚上鉤。現在的中國民企最需要的就是安全保障,而不是發展機會,也就是說對他們財產的保護,這個是最重要的。但是這個問題在中國是一個結構性的問題,法律的條文、法治的體系以及政治制度如果不改,解決不了任何問題。這就是中國現在這個經濟拉丁美洲化的原因,賺到錢就跑,不會留下來發展,因為拉丁美洲政局不穩,經常發生政變,一旦政變企業就完了,所以,拉美企業的資本會跑到美國去。中國已經被拉美化了,就是不是因為發生了政變,而是領導人變了,錢權交易中的那個權變了,由江曾的那個權力結構變成習近平的、習家軍的,那個權力變了,那後面它的運作方式都要變。所以中國私人企業資本的不安全感是埋在它的血液裡面的,中共想通過發幾個文件就把問題解決了,這我看完全是笑話。

新唐人、大紀元推出的新檔電視節目《菁英論壇》,是立足於華人世界的高端電視論壇,該節目將匯集全球各界精英,聚焦熱點議題,剖析天下大勢,為觀眾提供有關社會時事和歷史真相的深度觀察。

責任編輯: 方尋  來源:菁英論壇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3/0723/193103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