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民意 > 正文

民營經濟應當離場?論厚臉皮,我只服吳某平

最近,看到上面開始重視民營經濟,網友掀起了一波聲討司馬夾頭和吳某平的浪潮,因為這兩傢伙在過去這些年沒少發表抨擊民營經濟的言論。

這兩投機分子確實挺討厭。但是,我想說,這兩人其實還不如主人家的一條狗,他們能有破壞民營經濟氛圍的能量嗎?還真高看他們了。他們只是看主人的臉色行事而已。主人殺機已現,他們家的狗才會仗勢欺人。

尤其是吳某平,變臉之快,臉皮之厚,天下無敵。

吳某平是誰?他在今日頭條上認證的身份是:前中金公司機構業務、財富業務執行總經理。自稱「資深金融人士」。

我們來看看他的網上合訂本發言。7月19日,國家關於促進民營經濟發展壯大的意見》發布後,吳某平第一時間發文表態:立意高遠,含意深刻。

我對其中有關企業家精神的部分,印象深刻。任何企業的負責人,不管是國有企業,還是民營經濟,甚至是個體工商戶,都要講究一股子企業家精神,敢於創新的同時,敢於擔當!這是中國經濟能夠繼續前行,中國人均GDP必將跨越中等收入陷阱的關鍵之關鍵!

民營經濟應當離場?論厚臉皮,我只服吳某平

時間回到五年前,當時國家對一些壟斷性的頭部網際網路民營企業開展了反壟斷的懲罰措施,吳某平鼻子比較靈敏,於是寫下了一篇雄文——《中國私營經濟已完成協助公有經濟發展的任務,應逐漸離場》。

他在文章中寫道:

私營經濟已經初步完成了協助公有經濟實現跨越式發展的重大階段性歷史重任。下一步,私營經濟不宜繼續盲目擴大。

一種全新形態、更加集中、更加團結、更加規模化的公私混合所有制經濟,將可能在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社會的新發展中,呈現越來越大的比重。

他還特別提到,私營經濟「是沒有紀律的,沒有深謀遠慮的,是不足以面對日趨嚴峻的國際競爭的。」

民營經濟應當離場?論厚臉皮,我只服吳某平

就問你服氣不服。看到這樣的論斷,結合當時的氛圍,很多民營企業家都會感到恐懼和心寒吧。

吳某平當年的「離場論」對民營企業家的信心是一個不小的打擊。《經濟日報》直批這是在蠱惑人心,別有用心。

到了如今這個國家各層面鼎力支持民營經濟發展的時刻,吳某平的那篇文章更成了像「大毒草」和過街老鼠一般的存在,儼然有種被釘在歷史恥辱柱上的感覺。

看形勢不對,吳某平搖身一變,來了一個180°大轉向,開啟了讓人瞠目的「表演」,高呼企業家精神。

高喊「打倒民營經濟」的是他,高喊「支持民營經濟」的還是他。

從5年前的「離場論」,到現在的「立意高遠,含意深刻」,這不僅是唾面自乾、能屈能伸了,你不得不佩服人家的「舔功」,臉皮如此收放自如,功力直追司馬南

國內知名經濟學者馬光遠在微博上發文說:

網絡上一些小丑,靠攻擊民營企業出名,然後開專欄,開直播,線下見面會收割粉絲,賺得盆滿缽滿。中央開始強調民營經濟重要性了,這些人害怕被銷號禁言又搖身一變,為民營經濟唱讚歌。實屬醜態百出,不打擊這些禍國殃民的小丑,民營企業家就會缺少安全感。我呼籲對這些歪曲黨的政策,攻擊中國基本經濟制度的予以嚴厲打擊,還社會輿論以正氣,還中國經濟一個晴朗的天空。

民營經濟應當離場?論厚臉皮,我只服吳某平

馬光遠還說:「如果不對這種人都懲治,大家還有什麼信心?」配圖就是吳某平那篇民營經濟「離場論」的雄文。

拋開觀點和離場,我覺得吳某平身上至少缺失了一樣至關重要的東西:真誠。

在這件事上,他要麼可以選擇「離場」,保持沉默;要麼,在擁護意見之前先向公眾道個歉。畢竟,他的言論曾經引發了軒然大波,某種程度上造成了人心混亂。

知恥近乎勇,敢於面對自己的錯誤,是一種非常可貴的品質。

在我看來,吳某平之流的御用磚家,就是見風使舵的舔狗。如果主人的態度不改,新狗還會重複老狗的故事。

責任編輯: 李華  來源:非虛構故事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3/0724/193144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