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中國經濟 > 正文

中共地方政府化債三陰招

作者:

中國多地國企設人民武裝部。中共重拾武裝部,主要用於對付討薪要債的民眾和債權人。圖為蒙牛集團人民武裝部揭牌成立。(微博圖片)

今年7月24日中共政治局會議提出「有效防範化解地方債務風險,制定實施一攬子化債方案」,引發外界關注。但中共「化債」,不是清算償還債務,而是通過債券置換、金融機構貸款展期、國企資源盤活、AMC不良資產風險化解等方式將債務延期、重組、表內外對接或部分償還。

粗俗地理解,化債不是全部還清欠債權人的債務,而是通過償還、延期、轉移、出售、債務降息等各種手段給地方債務化妝粉飾變臉,把債務肢解和掩蓋了,變得好像沒有債務了。

地方政府中債務規模到底有多大?中共2015年新預算法頒布後,2015年以後任何除政府債券外的地方融資平台債不屬於地方政府債務範疇,但由於在中國是黨管一切,決策者只能是中共及其政府,因此,政府間接融資類、法外擔保類、救助責任類(比如城投債等)的債務都屬於地方廣義隱性債務。

據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2022年第四條磋商訪問報告數據,中共2022年底中央和政府顯性債務是61.3萬億元,廣義地方隱性債務是70.4萬億元,兩項合計是131.8萬億元。根據財聯社的報導,截至2022年11月,中國地方政府債務餘額達到35萬億,推測2022年底中國城投有息負債餘額約達到65萬億元。地方政府廣義債務達100萬億元。

黨管一切,中國地方債無論如何化解,跑不出割韭菜、殺豬盤的套路,近期中共祭出三大陰招,引關注。

一是欺騙,重啟特殊再融資債券

所謂特殊再融資債券,是相對於普通再融資債券而言,普通再融資債券是政府用於償還到期舊債的本金,借新錢還舊帳。政府發行特殊再融資債券,用於償還存量債務的,也就是說,沒到期債務的也可以還。那是不是中共政府開恩了,先行還帳了呢,表面上是,實質上是把隱性債務顯性化,因為特殊再融資債券屬於政府公債。

此前,中共曾進行過兩輪使用政府債券置換隱性債務的操作:第一輪,2015-2018年,發行12.2萬億元債券全面置換2015年以前非債券形式的存量政府債務;第二輪是2018年-2019年,財政部允許地方建制縣發行置換債券將隱性債務顯性化。

隱性債務顯性化,的確降低了原存量債務的利息,但債務總量並沒有減少,反而為隱性債務又騰挪了空間,據IMF數據,2015年-2022年,中共的地方政府隱性債務增速每年都超過10%,其中2015年-2017年分別為:73%、30%、80%。2022年全國31個地區債務率處上升狀態。其中黑龍江債務率和增幅均為第一,其次是天津、新疆、貴州三地。

2020年12月,中共允許遼寧、貴州等建制縣發行特殊再融資債券化解隱性存量債務,同時在北京上海、廣東作為全域無隱性債試點發行特殊再融資債,化解存量債務,2020-2022年共發行了約1.1萬億。經過一番騷操作,廣東和北京都於2022年宣布實現全域隱性債務清零了。

這不得不讓人聯想到,財政部是不是在向衛健委學習奇葩的動態清零。三年疫情,中共造出諸多概念,動態清零、社會面動態清零、社會面基本清零,病例「沒」了,病人病毒還在。現在是隱性債務全域清零了,債權人還在,公務員工資還是發不出來。

2020年末,全國有17個省市超過債務率(政府債務餘額與綜合財力比)100%警戒線。2022年底,廣東債務總量位居全國榜首,高達2.51萬億,貴州省的負債率為61.89%超過警戒線60%。著名財經博主「老蠻」分析,防疫三年中國政府全口徑財政赤字增加62%,國債餘額增長59%,地方政府債務餘額增長64%,財政負擔增加了六成。

今年年初,中共財政部長劉昆放言地方債務是誰家的孩子誰抱,引發地方公開攤牌,4月,貴州政府明確表示地方政府化債異常艱難,「僅依靠自身能力已無法得到有效解決」。今年,天津政府已經揭不開鍋,不是化債,而是向寺廟化緣了,成國際笑柄。無奈之下,中共政治局7月24日會議,明確出台一攬子化債方案,要求「中央財政積極支持地方做好隱性債務風險化解工作」,特殊再融資債券得以重啟發行。

9月26日,證券時報消息,內蒙古擬於10月9日發行2023年內蒙古自治區政府再融資一般債券(九期至十一期),三期發行規模累計達663.2億元。資金用途為「償還2018年之前認定的政府負有償還責任的拖欠企業帳款」。2022年內蒙政府債務限額9979.20億元,債務餘額9339.7億元。663.2億元已是超限額發行了,而內蒙拖欠工程款等應付款為1.49億元,這點再融資債券連還拖欠款零頭都不夠,而企業拿到錢後,應是去還銀行貸款和發工資,投入產能的可能極少,對經濟復甦幾乎沒有幫助。

市場傳聞本輪特殊再融資債額度將在1.5萬億元左右,將重點向貴州、天津等12個高風險省市傾斜,但外界估計本輪發行額度將突破1.5萬億元,因為地方政府債務餘額和債務限額差是2.6萬億元左右,估計各地為化債,會說服黨媽用足空間。

但化債的效果如何?顯然不樂觀,一是體量太小;二是,化債不是出清債務,前還是要政府還的,只不過是以後或下屆班子還;三,一邊置換存量,一邊擴張增量,幾乎是個大概率。因為擺在中國政府面前的就兩條路,要麼財政破產,要麼繼續舉債,韭菜來還。而中共家法國法里都是沒有政府財政破產這一選項的。

二是暗搶:人民幣許家「印」,趙家搶,百姓還

最近,恆大許家印被抓,恆大集團2.43萬億的債務如何處置,成外界關注的焦點。截至今年一季度,碧桂園負債1.76萬億,萬科欠債1.53萬億。但房企三巨頭債務加一起也只是中共地方政府債務的零頭。中共體制內有句話,叫內債不是債。一是虱子多不癢,二是中共總有辦法轉嫁債務。

除了上述的債券置換外,中共還有很多招。比如,利用金融手段化債。中共近年來將全國高速公路建設負債全部轉移到國開行頭上。首先政府成立了全資子公司交通控股集團,整合政府高速路資產和負債,政府再指令國開行給其長期低息貸款,國開行已累計發放貸款4.3萬億元,支持建設已通車的高速公路10萬公里,約占全國高速公路通車裡程的60%以上。國開行屬於國家政策性銀行,棚改貨幣化和高速公路是近年來它兩大首席業務。其背靠的中共政府信用,就是政府注資,政府財政兜底。國開行為貨幣化棚改注資4萬億左右,和貨幣放水沒什麼兩樣。

9月28日,恆大集團欠盛京銀行一筆1,837億元(1544億元本金+293億元利息)不良資產,以1760億元出售給遼寧財政廳所屬的遼寧資產,遼寧資產又以有息專項票據的方式支付該筆錢。這樣轉來轉去,最後誰買單?如果這筆不良資產不能盤活收益的話,要麼盛京銀行的儲戶將承擔風險,要麼財政兜底,最後還是稅收或貨幣超發解決問題。所以,關於恆大債務怎麼還,網民戲說:人民幣,許家「印」,趙家搶、百姓還。

因此,學者何清漣說:「根據財報的數據,恆大最近2年虧損8,000億,每小時虧了5,000萬;中國工商銀行兩年才賺7,000億,而恆大一家虧的比工商銀行還要多1,000億。……恆大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生下的一個怪胎,不是國企,勝似國企。」

1月10日,人民銀行發布的2022年金融統計數據顯示:2022年12月末,廣義貨幣(M2)餘額266.43萬億元,同比增長11.8%,GDP增速只有3%。2023年上半年,廣義貨幣(M2)餘額287.3萬億元,同比增長11.3%,半年超發20萬億元貨幣。可世界普遍認為中共今年GDP增速難超5%。

三是打殺:城投集團組建武裝部,準軍事化

澎湃新聞報導,9月28日,上海城投集團人民武裝部成立大會舉行。上海警備區主要領導劉傑、胡世軍出席並為上海城投集團人民武裝部揭牌。上海城投集團黨委書記、董事長蔣曙傑表示「上海城投集團將堅持黨管武裝不動搖,大力推進規範化國企人武部建設,在人員配備上優先保障,在經費物資保障上全力支持。」

自由亞洲引述南方網報導,8月1日,廣東惠州市水務集團有限公司、惠州市交通投資集團有限公司、惠州市城市建設投資集團有限公司人民武裝部正式掛牌成立。31日,武漢農業集團成立人武部。今年初以來,武漢9家國企成立了人民武裝部。數個月前的5月26日,內蒙蒙牛集團也成立人民武裝部。據知情人士稱,截止目前,今年已經在23家國企成立人民武裝部。

人民武裝部是毛澤東時代的產物,九十年代基本淡化出人們視線。但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國防法》和《中華人民共和國民兵組織法》等相關法律法規,企業單位和組織可以成立人民武裝部,負責本單位的安全保衛和應急管理工作。

中共重拾武裝部,主要用於對付惡意討薪惡意要債的民眾和債權人,因為經濟下行,政府債務日增,青年大量失業,公務員體制內編制也降薪,社會動盪加劇,不穩定因素增加。河南南陽「音樂節」爆出大規模偷盜醜聞,徐州一個婚禮場地被連夜搬空,「一個螺絲釘都沒剩」。中共警察也發不出薪金,警力也不夠用,養著企業民兵,可以充當維穩力量,中共不等事情做大,就要將其眼中的鬧事者和緊急事態消滅在萌芽狀態。

此外,成立國企武裝部還有多重目標:緩解退伍軍人就業壓力;逢合上方楓橋經驗的政治要求;為中共國防戰備做鋪墊;地方政府輕武裝化、準軍事化的一種新嘗試等等。

結語

九評》指出中共有九大邪惡基因,中共借債靠煽和騙,所謂的化債靠搶、痞、滅、控,不解決債務,只解決債權人。中共欠中國人的債實在是太多太多了,死不足償。

責任編輯: 李廣松  來源:中文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3/1008/196311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