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大陸 > 正文

一線採訪:河南大額儲戶討要存款的遭遇

圖為2022年7月10日,數千名河南村鎮銀行受害儲戶,在央行鄭州支行前抗議。(Handout/Courtesy Of An Anonymous Source/AFP)

河南村鎮銀行爆雷一年多,一千多名大額儲戶的巨額存款被凍結,至今討要無果。近日,多位民企老闆記述了他們的悲慘遭遇,討要存款被打被抓,導致企業倒閉,家破人亡。

10月26日,河南村鎮受害大額儲戶、民企老闆陳洋(化名)告訴大紀元,河南村鎮銀行非法凍結逾千名大額儲戶的存款已經600多天。

25日,又有100多名儲戶,前往河南鄭州討要存款。他們一抵達河南境內,當地政府再次出動成百上千名警察,對他們圍追堵截。

他說:「當天下午,施堅堅等受害儲戶在吃飯的時候,一群不明人士和警察把他們強行帶走了。施堅堅於下午6點被帶到鄭州市金水區大石橋派出所後失聯。

「類似於施堅堅的儲戶,大概有50多個,目前都處於失聯的狀態,他們大多是民營企業家。」

陳洋披露:「21日早上,也有100多名儲戶去討要存款,被不明身份的黑衣人毆打,用條幅勒住儲戶的脖子。有兩個儲戶被120警車拉走了,至今仍處於失聯狀態。」

去年4月,河南禹州新民生村鎮銀行、上蔡惠民村鎮銀行、柘城黃淮村鎮銀行、開封新東方村鎮銀行等爆雷,數十萬儲戶的400億元人幣的存款被凍結。

同年7月,全國數千名儲戶到鄭州央行追討存款,在現場齊喊:「河南銀行,還有存款。李克強,查河南」等口號,遭到毆打,現場發生大規模流血衝突事件。

之後,北京銀保監會介入調查。當月起,河南村鎮銀行開始分批對5萬元以下、5—10萬元、10—15萬元、15—25萬元、40萬元—50萬元的客戶實施墊付。未墊付部分權益保留。

然而至今仍有一千多名大額儲戶未獲分文墊付,涉及的金額約為130億元。

這些受害儲戶多次前往河南討要存款,每次均遭到嚴酷打壓並株連到家人。

受害儲戶王琳:我們走投無路生不如死

河南村鎮銀行受害儲戶、企業家王琳(化名)說:「我是2011年底,親自去河南村鎮銀行櫃檯開卡,設手機銀行密碼,在櫃檯做了人臉識別。然後辦了一個活期存款的帳號。

「銀行出事的時候,所有的錢都在我的卡上,全國通儲通兌的銀行卡。但是自從銀行出事以後,600多天裡,河南政府拒不兌付我的存款,然後把我們的存款說成非法集資,我所有的流動資金都在裡面。」

她說:「這600天裡,我每天都睡不著覺,非常焦慮,家裡老人生病,孩子上學,房貸要還,公司里的員工的工資也開不出來了。

「然後老公天天跟我吵架鬧離婚,我的公司現金流都斷了,每天付貨款都沒錢付,馬上就面臨要關門的一個絕境。」

王琳表示:「我們前後去河南要錢10來次,基本上就是被他們抓,不是抓到派出所,就是被非法軟禁,從來沒有受到過一個正常儲戶應該受到的公正待遇。

「我的錢存在銀行,銀行的大股東是許昌農商行,也是許昌國資委都是政府的背景。銀行正常營業,一分錢存款都不給我。還把我們說成是非法集資的參與者。」

7月10日,河南警方曾通報,河南新財富集團操縱河南、安徽多家村鎮銀行,通過內外勾結、利用第三方平台以及資金掮客等方式非法吸收並占有公眾資金,篡改原始業務數據,掩蓋非法行為。

王琳說:村鎮銀行以此為由,「說我們這些外地的大額儲戶涉嫌非法集資,要它拿出非法凍結存款的證明,拿不出來。說我們是非法集資的參與者,也拿不出任何書面文書,就是口頭不停地污衊我們。

「這一年多的時間,儲戶都過著生不如死的日子。我們現在走投無路,基本上是家破人亡的境地。」

陳洋:我有上千萬存款,竟然變成老賴

陳洋表示:「我作為一個民營企業家,我現在已經家破人亡了,妻離子散了。我的工廠也已經倒閉了,我的員工都已經被我遣散掉了。河南村鎮銀行非法凍結我存款的第70天,我的資金鍊就已經斷掉了。

「我還有一系列的銀行貸款沒法還,我也沒法做生意了,本來好好的生活全都破碎了。現在虧得血本無歸,而且我現在已經成為一個老賴了。我都覺得很荒謬,我的銀行卡裡面有上千萬的存款,我竟然變成老賴了,我自己都感到不可思議。」

陳洋原來是一名優秀的民企家,給數百名員工提供工作崗位,讓他們能夠養家餬口。

他說:「正是因為銀行非法凍結了我的存款,導致不僅我家破人亡,妻離子散,更導致我公司里數百名員工的家庭遭遇嚴重的經濟危機。無論是對我這個民營企業家,還是我公司里的這些員工,都是滅頂之災呀。

「這一系列的災難,全都是河南政府造成的,河南的銀行造成的。光天化日搶劫民營企業家的存款,搶劫普通老百姓的存款。」

陳洋披露:「我們每次去河南取款,一到河南不是被打就是被抓,要不然就是被限制人身自由,被威脅恐嚇,河南政府變相地讓成千上萬個民營企業家儲戶,流離失所,家破人亡。

「很多儲戶已經死亡了,儲戶的家屬也已經死亡了,有的是有病沒有錢治,有的是被逼債,有的是重度的抑鬱,有的是想不開導致了舊病復發。」

劉紅重度抑鬱生不如死

大陸企業家劉紅(化名)也有同樣的遭遇。她說:「銀行扣押了我存款600多天了。我作為一個民營企業家的老闆,我現在簡直是沒法過了,我的企業已經經營不下去了,我生活也過不下去了。

「從去年4月份以後我已經重度抑鬱了,我身體出現了好多的毛病,還住院。每天晚上都要吃安眠藥才能睡覺,吃一片安眠藥都不管用了,要吃兩片,我生不如死啊。」

她說:「我所有的存款全部都放在村鎮銀行里,公司經營不下去了,已經停產了,公司二百多名員工也全部解散了。河南村鎮銀行坑我們太厲害了,我們告狀無門,去河南取款,到處堵截,抓住我們。我們當地的書記也來維穩我們,半夜三更上我們家敲門,這日子沒法過了。

「我原來經常出去旅遊,現在坐在家裡生活都難以為繼了,家裡一分錢都沒有,這個日子怎麼過啊,太難了。現在都是向親戚朋友借錢來生活,我家小孩都沒法上學了。」

劉紅表示:「我們是正兒把經到銀行櫃檯開的戶,我們的錢存在銀行里。現在村鎮銀行正常開業,我們的錢就給凍結了。我們現在打開電腦查看網銀,照樣能看見我們的存款餘額。但是只讓存不讓取,你說這怎麼辦呢?怎麼生活啊!」

多名受害儲戶均表示,河南本地儲戶都已經存提款自由,唯獨外省儲戶存款被凍結,這是變相洗劫外省民營企業家儲戶的存款。

受害儲戶們還披露,河南政府給外省公安廳發了穩控指令,非法阻止儲戶到河南取款,例如在儲戶私家車上裝GPS追蹤器,安排不明身份人士在家門口蹲守,還有警察打電話進行心理恐嚇等。

責任編輯: 楚天  來源:大紀元記者李韻、熊斌採訪報導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3/1028/1970971.html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