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外媒看中國 > 正文

法媒:中共國「軍隊政治工作」在非洲

作者:

最近,葉門胡塞武裝頻繁在紅海挑起戰端,對海上貿易構成威脅,引發國際社會關注。人們甚至注意到胡塞武裝發言人葉海亞畢業於中國石家莊陸軍學院,是中共培養的軍事人才。可能很多人並不知道,許多非洲國家的總統和軍隊指揮官畢業於中國軍校。這是中共用軍隊政治工作推廣治理模式的手段之一,而且這種手段並非始於習近平政權。

不久前,美國非洲戰略研究中心研究員保羅·南圖亞(Paul Nantulya)發表了一篇題為《中國在非洲的軍隊政治工作》的長文,對中國以擴大影響力為目標的軍隊政治工作在非洲的布局和成果進行的梳理,文章指出:中國將非洲的專業軍事訓練視為推廣其治理模式、同時加強與非洲執政黨關係的契機。培訓外國軍官是中國「軍隊政治工作」的一部分,已成為中國參與非洲事務的一個關鍵領域。「軍隊政治工作」旨在打造公民環境,以實現中國共產黨設定的政治、意識形態和軍事目標。具體工作包括軍隊內部的政治和思想教育、通過「統一戰線戰略」動員黨外支持,參與公共事務,對目標人群進行專業軍事訓練。

在新冠疫情爆發之前,解放軍教官每年在中​​國軍事和政治院校培訓約兩千名非洲軍官。另外五百名非洲軍官正在解放軍海軍軍醫大學參加培訓課程。2018年至2021年,約兩千名非洲警察和執法人員在中國武警學校接受了培訓。與軍校一樣,武警學校也由中共中央軍事委員會領導。

疫情爆發前,中國每三年向非洲記者群體提供約10萬個獎學金名額,或通過中非合作論壇向非洲國家地方領導人發出培訓邀請。中非論壇(FMP)4%至6%的捐款用於中方舉辦的培訓項目,規模之大與其他國際夥伴不可同日而語。

人民解放軍堅持黨對軍隊絕對領導,即「黨指揮槍」。中共毫不諱言,這就是它自1949年以來維持政權的方式。解放軍並不是大多數非洲憲法描述的那種國家軍隊。它是一支「政治軍隊」,是中共的骨幹力量。身穿軍服的黨員效忠的是黨及其價值觀,而不是憲法、政府或國家。中共是凌駕於這三個要素之上的存在。

在20世紀90年代的民主浪潮中,非洲國家(包括那些傳統上具有黨指揮槍並展開過民族解放運動的國家)都進行了民主改革,採用了新的治理模式,將軍隊從政黨政治中剔除,將效忠政黨轉向效忠憲法。然而,許多執政黨仍然認為黨衛軍模式具有吸引力,特別是那些主要致力於捍衛政權的政黨。他們可能會利用與中國的接觸來「重新學習」中共維持權力和控制軍隊的技巧,以確保其永久的統治地位。強化這種模式的危險是顯而易見的,特別是考慮到過去十年非洲民主在逐漸衰落,其特點是選舉舞弊、操縱憲法以及政變和軍事接管的捲土重來。這些事件破壞了政府、軍隊和公民之間的信任,最終導致了非洲的不穩定。非洲聯盟官員一再表示,邀請軍隊干預政治或使其效忠於執政黨是不明智的。然而,這些干預措施已經變得越來越普遍。

軍事院校是每個國家戰略文化、社會規範和價值觀的託管所。在中國軍事院校就讀的非洲學生接觸到中國的世界觀和方法論,包括解放軍的戰略思想、中共的運作方式以及它如何與中國軍隊互動和控制他們。外國軍官對解放軍國防大學前非洲和亞洲學員做出了幾點觀察:

中國通過中非合作論壇傳達了中共關於中國國內政策、意識形態以及「一帶一路」等外交政策倡議的信息。他們指出了中國的國內政策如何在他們的國家進行複製,他們在中國的長期停留如何影響了他們的世界觀。

中國34所軍官學校及其下屬士官學校大部分都有非洲學生就讀。解放軍訓練體系體現黨衛軍模式,涵蓋軍官、後勤、裝備、技術軍官及包括文職幹部在內的政治軍官五個職業板塊。非洲軍官在大連海軍學院和南京陸軍指揮學院等多所學校接受培訓,後者是中國國際軍事教育交流中心(IMEEC)所在地。南京陸軍高等指揮學院因其在非洲獨立運動形成過程中曾經發揮的作用而特別受到非洲國家的讚賞。這所學校的非洲校友包括:來自非洲國家的10名參謀長;8位國防部長;前任總統包括:剛果(金)前總統卡比拉;幾內亞比索前總統維埃拉;奈米比亞前總統努喬馬;坦尚尼亞前總統基奎特;以及若干現任總統:如厄利垂亞現總統阿費沃基;辛巴威總統姆南加古瓦。九十四名莫三比克高級軍官曾在南京陸軍高等指揮學校學習,包括任職時間最長的參謀長利迪莫將軍,以及來自安哥拉、喀麥隆、加納、奈米比亞、奈及利亞、南蘇丹、蘇丹、坦尚尼亞和烏干達的同行。

責任編輯: 李廣松  來源:法廣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4/0203/201320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