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郭沫若兒子死於虐殺

作者:

郭世英

郭沫若的八個兒子中,最與他氣質相像的,是他和於立群所生的第二個兒子郭世英。

據說,郭世英從小聰明過人,一本厚厚的《古文觀止》,他僅僅讀上幾遍,就能將全書的內容背誦下來。1962年,他從北京101中學畢業後,便考入了北京外交學院,後因種種原因轉入北京大學攻讀哲學。

當時郭沫若應國家青年藝術劇院之約,正在撰寫劇本《鄭成功》。郭世英常在一旁翻閱父親所用的書籍和相關資料,一時興起,也動手寫了一部《鄭成功》的劇本,並在父親之前完稿。當青年藝術劇院派人來郭沫若家催稿時,郭沫若尚未完成,於是便對來人說:「我的劇本還未脫稿,你們不妨先把我兒子郭世英寫的劇本《鄭成功》拿去看看。」

骨子裡,20來歲的郭世英,血液里流動的,是和年輕時的郭沫若一樣的熱血。他是讀過父親的《三葉集》的,那是郭沫若和田漢、宗白華五四時期的通信集。父親當年那種性情真率、汪洋恣肆的文字及其文學上的成功,無疑對郭世英有著極大的吸引力。因此他也想弄出一部《新三葉集》來,以免辜負了自己的青春。對於此事,飽經滄桑的郭沫若心情頗為複雜,作為過來人,他完全理解兒子的追求,但此一時的彼一時,他告誡兒子,時代「早已不是五四時期」,「尚未成熟的東西,萬不可冒失地拿出去發表」。

母親於立群也勸說郭世英不要自尋煩惱。郭世英反問說:你看看父親青年時代的作品,他可以自由地表白自我,為什麼我不行?於立群說:時代不同了,有些東西是不能複製的。

但郭世英卻有自己的看法。他在讀了郭沫若五四時期的文論和詩歌之後,對父親後期特別是建國以來的文字就很不以為然。

有一次,牟敦白和郭世英在郭家大門口碰見郭沫若回家,從一輛又高又大的黑色「吉斯」車上下來。郭世英指著他父親的背影對牟敦白說:「這就是你崇拜的大偶像,裝飾這個社會的最大的文化屏風。」

那天,牟敦白在郭世英家做客。郭家的四合院很典雅,隔壁是座基督教堂,院內一座小樓是西式建築。客廳里掛有齊白石題寫的「百花齊放」,到處是書。郭世英的房間裡也滿是書籍,抽屜里是一卷卷未裝裱的郭沫若夫婦寫的書法。郭世英對牟敦白說,他若願意就拿走幾張。牟敦白見紙上寫著勉勵郭世英的話,沒好意思拿走。

那天還有一件令牟敦白驚訝的事,他在衛生間裡,看到窗台和馬桶水箱蓋上零零散散放著好幾張糧票。在人們剛剛度過荒年的1963年,糧票是比金錢還要貴重的票證,但在這個家庭卻可以漫不經意地隨處放置,這讓曾經在學校餓得無精打采的牟敦白,從此明白什麼叫做特權。也知道了即使在比較清廉的60年代,最上層人士和他生活的中等家庭之間,懸殊也是很大的,就更別說普通家庭了。

牟敦白問郭世英,像他這樣處境優裕的人在中國是天之驕子,為什麼還要自尋煩惱?對此,郭世英答覆說:「人並非僅僅追求物質。你看俄國的貴族,有的人為了追求理想,追求社會進步,不惜拋棄財富、家庭、地位,甚至生命;有多少十二月黨人,他們流放到西伯利亞,受鞭笞、做苦役,他們為了什麼?」

正是抱定了這樣的獻身精神,郭世英和幾個志趣相投的朋友,組合成了一個小團體。

1963年2月,郭世英和101中學同學,後考入北京師範學院的張鶴慈,以及葉蓉青、孫經武、金蝶等人結成X詩社。

張鶴慈對社名的解釋是:「X表示未知數、十字架、十字街頭……它的涵義太多了,無窮無盡。」具體而言,詩社對現實環境、現行教育的種種弊端,修正主義是否全無真理,社會的基本矛盾是不是階級鬥爭?大躍進到底是成功了還是失敗了?有沒有頂峰?凡此種種,都列入其探討的範疇。

這在強調階級鬥爭的年代,都是需要迴避的話題。還在X詩社事發之前,張鶴慈就因為「意識形態問題」被北京師範學院勒令退學,金蝶則移居香港。1963年初夏,有人告發X詩社離經叛道。公安部門介入調查,很快對此案進行了處理。這個案子也驚動了高層,一是X詩社的成員多是高校學生,二是成員的家庭出身多是高級知識分子,甚至有軍隊的高級幹部。

6月,周恩來親自過問此事,張鶴慈、孫經武、葉蓉青被定罪判刑,郭世英受到寬大,按人民內部矛盾處理,以自願的名義下放河南西華農場勞動一年。這是一種尚有若干人身自由的改造,顯然是照顧到郭沫若的聲望才從輕發落的。

郭世英勞動期滿後,在他的要求下,又延長了一年。在兩年的勞動中,郭世英興趣大變,對原先鍾情的哲學不再在意,而對每天伺弄的棉花栽培發生了興趣。1965年秋,在他並不願意的情況下,經不住雙親的勸說,他從河南回到北京,通過聯繫,將學籍從北大轉到農大,繼續就讀,打算在植物栽培學方面經過深造之後,重新返回農場工作。

不料還不到一個學年,文革開場,郭世英自此跌入深淵無法解脫。1968年3月,新一輪批判狂潮洶湧而至,很多高校中的造反派大揪「反動學生」。郭世英就讀的北京農業大學一伙人非法綁架了他,並私設公堂,刑訊逼供。這夥人要他招供1963年X詩社的舊案,當時的詩社成員都被定罪判刑,唯獨他受到寬大處理,為什麼?這夥人追問說:「是誰包庇了反動學生郭世英?」

4月22日上午,在徵得軍代表同意後,郭沫若讓秘書和女兒去農大了解關押郭世英的情況。就在兩人趕到學校的三小時前,郭世英從關押他的學生宿舍四樓房間破窗而出,墜地身亡。死時雙臂反綁,傷痕累累,年僅26歲。

郭世英被綁架後,母親於立群心急如焚,多次催促丈夫向周總理反映,但郭沫若幾次和周恩來一起參加外事活動,卻始終沒有開口向總理求救。因為擔心事情有可能牽涉到周恩來,當年是他對郭世英網開一面的,所以郭沫若一直猶豫不決,不知道該不該求助周恩來。

郭世英之死,明明是連續數日遭受刑訊逼供的結果,卻因為曾經受過勞動處分,竟然還被扣上了畏罪自殺的污名。聞此噩耗,悲憤欲絕的於立群當即暈倒,臥床不起。

這次打擊,較之去年郭世英弟弟郭民英之死,對郭沫若來說更為沉重。郭民英的自殺至少從外表看,還多少維持著一份尊嚴,而郭世英的死,則完全來自虐殺。

有段時間,76歲的郭沫若為了排遣自己的悲痛,找出兒子在西華農場的日記,一字不落地抄寫在宣紙上,整整寫了八本。他只能用這樣的方式,來宣洩內心的憤怒,表達對自己懦弱的譴責。

2024-05-07

責任編輯: 吳量  來源:漢嘉女1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4/0509/205255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