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中國經濟 > 正文

遭重挫!習當局大大低估了這「妖魔」

—富士康出走重挫河南出口新能源汽車產業能取代嗎?

作者提醒,代工被妖魔化的另一面是,作為全球尖端產品的代工工廠,在生產運轉過程中,中國不僅獲得了大量工作崗位,還有技術和創新的普及和擴散。這些好處,都是短時間內中國國產替代無法真正做到的。

由於在河南鄭州的富士康疫情期間有大量員工逃離,美國蘋果公司近期又顯著提升在印度的手機產能,河南外貿增速在一季度重挫23個百分點。中國新媒體"冰川思想庫"分析認為,當地大大低估了龍頭企業的影響力以及所引發的鏈條式反應。

近日,「冰川思想庫」一篇《河南富士康,事情正在起變化》的文章指出,中國海關總署發布的31省份一季度進出口數據顯示,外貿大省河南進出口下降,最主要原因是手機出口量大幅下滑。河南鄭州的富士康是蘋果手機代工大戶,也是河南最大的出口企業。

從年度數據來看,2023年全年,河南出口手機數量5761萬台,同比下降了14.5%。根據鄭州海關數據,2023年一季度,河南全省出口了1688萬台手機,而2024年一季度僅有664萬台,減少了1024萬台。手機出口金額從2023年一季度的711億元,下降至2024年一季度的272億元。

文章指出,即便考慮今年一季度蘋果在華銷售量大幅下跌19.1%,全球手機銷量也在下滑,但也不至於減少這麼大的幅度。這大概說明:「穩坐全球手機代工第一把交椅多年的富士康,正在從河南撤走部分生產線。」

2023年,富士康所在的新鄭綜保區完成進出口值達到4073億元,占鄭州進出口的比例高達74%,占河南省進出口的比例則達到50.3%。在10多年裡,富士康持續位居中國出口企業第一名。

今年1月初,富士康突然投資5億元在河南建設新能源汽車零部件代工廠,甚至還表示要全包國內新能源汽車零部件的代工。比亞迪也在河南加大了投資規模。但作者反問,「新能源汽車產業是否能夠替代一切?」

富士康Model B電動車(路透社

中國試圖擺脫「富士康依賴症」應對「富士康後遺症」?

作者提醒,代工被妖魔化的另一面是,作為全球尖端產品的代工工廠,在生產運轉過程中,中國不僅獲得了大量工作崗位,還有技術和創新的普及和擴散。這些好處,都是短時間內中國國產替代無法真正做到的。

一面是可能存在的技術卡脖子風險,另一面是騰籠換鳥的陣痛和關於未來的不確定性,事情正變得日益複雜。作者認為,當中國開始試圖擺脫「富士康依賴症」時,也應該做好準備應對「富士康後遺症」了。

據中國媒體《新京報》報導,河南作為中國排名第9的外貿大省,富士康是其外貿重要支柱,進出口占比長期超過50%。今年一季度,富士康進出口下降44.1%,拉低河南外貿增速23.5個百分點。與此同時,河南手機出口額為272.6億元,下降61.6%。

界面新聞則報導,由於手機失速,河南正在轉向造車。去年4月,鄭州比亞迪工廠投產,全年生產了20萬輛新能源汽車。2023年,鄭州總計生產新能源汽車31.6萬輛。2024年一季度,河南汽車出口金額78.7億元,上漲了33.6%;電動載人汽車出口額23.3億元,上漲了109.2%。但就算手機大幅衰退,出口金額仍數倍於汽車出口。

責任編輯: 方尋  來源:RFA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4/0522/205744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