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中國經濟 > 正文

中產階級——中共經濟衰敗的最大焦慮群體

當今,中共統治下的經濟低迷,社會浮躁,已經直接觸動到中產階級的生活狀態,其焦慮與無奈的情緒開始瀰漫。進入2024年,「中產返貧」已成熱門話題,他們的處境成了衡量當下中國經濟的一把標尺。

長春一名中產階層女士感嘆現在無論投入什麼,最後是賠得更慘,房地產行業的崩盤已使她損失了上百萬元。圖為吉林省長春市房地產交易會資料圖。(China Photos/Getty Images)

當今,中共統治下的經濟低迷,社會浮躁,已經直接觸動到中產階級的生活狀態,其焦慮與無奈的情緒開始瀰漫。

進入2024年,「中產返貧」已成熱門話題,他們的處境成了衡量當下中國經濟的一把標尺。

據中共財政部數據,2024年第一季個人所得稅4,240億元,年減4.5%,被認為是降薪與失業增加的反應。公務員減薪、銀行裁員、教師降薪等等,過去這些創造中產的行業如今正在淘汰中產。

目前,大陸網絡上流傳著中產「返貧五件套」,反映了現實的真相。

這「五件套」是:衝動投資創業開店、掏空家當買房、孩子精英教育、為他人作擔保、盲目投資理財。理財爆雷、房價跌、股市跌、收入跌、獎金跌、各種收藏品價格下跌……中產階級真是在遭遇全方位無死角的暴擊。

作為一個社會,中產階級越多,社會越穩定。反之,中產階級減少,意味著社會的貧富差距加大,社會群體間的需求差異加大,社會矛盾層出不窮。

長春的徐潔(化名),今年50多歲。20歲時,她與丈夫白手起家,步入酒店用品行業,兩人共同打拼了十餘年,最終分道揚鑣,丈夫將整個公司留給了她,二十餘年來她自己打理生意,中間經歷了再婚、離婚,有個在澳門讀大學四年級的女兒。

經過幾十年的努力她也算是步入中產階層,生意高峰時年收能達到近百萬,公司擁有十餘名業務員,經營兩間門市進行酒店用品展示。最近幾年由於網際網路的發達,實體店的經營每況愈下,最終她選擇了放棄生意,利用兩間門市房,一間車庫,四套房子,過起了「收租婆」的生活。

她在接受大紀元記者採訪時,感嘆自己現在什麼都不能做,無論投入什麼,最後是賠得更慘,不去投資反而可以保住自己的財產。不過房地產行業的崩盤,她的房產價值在縮水,她預估損失了上百萬元。

徐潔有一套地理位置還算不錯的兩室一廳,在疫情之前價值65萬元,當時還想將這套房產出售,猶豫期間,沒想到現在這套房僅值45萬元,她在仲介公司以45萬元登記出售,至今沒有一人來看房。

她表示,她的收入明顯縮水。兩間門市房在疫情期間因為封控,所有人日子都不好過,她給租戶降低了租金,但是現在合同到期她也不敢提高租金,因為現在經濟不景氣,大街上許多店面都空置,自己的門市還有人在租已經是很幸運了,最起碼能保證她一年還有近20萬元的收入。

她除了房產價值縮水之外,幾年前也投資基金等理財產品,結果數十萬元打水漂,她說:「現在投資很難。銀行(理財產品)規定不能出現『保本』字樣,工作人員確認你是自願購買,告知事項回答過程都是要錄音的,我都不敢買了。」

徐潔也炒股,但是她現在不願意打開電腦看股票,已經賠了40多萬元,她說她可能是賠得最少的,只是玩一玩而已。

徐潔還透露,她女兒的同學,成都人,現在香港讀書,父母也是中產階層,但是突然家裡沒錢,她只能邊打工邊學習。

「現在國內中產階層都很焦慮。焦慮的是不敢花錢,開源開不了,只能節流。我給女兒買東西也是三思而後行,不像以前女兒要什麼給買什麼。我已經賠不起,守住現在的收入最好,現在我感覺沒房貸沒車貸是最輕鬆。」她說。

徐潔調侃自己已經「躺平」了。

湖南益陽市的盧彬(化名)是一名花鼓戲演員,前幾年花鼓戲演出市場還很繁榮,從去年開始政府治理,不允許下農村演出。他與有名氣的師傅現在都沒有什麼事情可做,他開始學習易經八卦,想讓自己的心平和些。

他說他身邊也有好幾位有錢的中產階層,他們都是怨聲載道,變得非常焦慮。「他們說現在一不上班,二不投資,三不開店,把錢存起來,慢慢吃、慢慢喝,能夠活到老。但只要手一動,去投資,肯定是虧,現在陷阱太多,大家戾氣也比較重。」

獨立撰稿人諸葛明陽對大紀元表示,「作為中產階級,他們好像都覺得中國的經濟就應該繁榮,把疫情前的經濟狀況當成天經地義的了。所以,當中國的經濟在習近平這個『總加速師』的指揮下迅速衰敗時,中產階級就接受不了了。困惑、焦慮、無所適從就都來了。」

中共央行的數據顯示,截至今年2月,中國家庭儲蓄達到19.83萬億美元,創歷史新高,說明大家都不敢隨便消費了,其消費信心為近幾十年來的最低。

日前,經濟學家程曉農在其《中國中產階級的貧富真相》的文章中分析指出,中國中產階級現有房貸債務至少有36兆人民幣,戶均背負120萬房貸。從還款期限來看,如果中產階級家庭人均月收入5,000元,每戶平均月收入1萬5,000元,以差不多二分之一的收入用於還貸,每月最大的還貸能力是7,000元,一年還款8萬4,000元,現有的家庭平均房貸債務需要再還14年。從現在起,中國的中產家庭即便不失業、不降薪,他們在14年內都不可能再買房子了。

他還說,中國經濟現在的衰退,實際上是債務經濟引發經濟泡沫化;一旦泡沫經濟破滅,不但經濟長期衰退,而且中產階級的數量會不斷縮小、收入下降,也就是所謂的「去中產階級化」。以現在的房價下跌趨勢再持續兩年,中產階級的房產就會變成「負資產」。

旅澳歷史學者李元華對大紀元表示,與西方社會不同,中國的中產階級的比例非常小。中共幾十年的經濟「騰飛」,最大的受益者是利益集團,他們搜颳了全社會相當大部分的財富,或者貪腐了相當大的社會財富。

「中產階級的焦慮核心在於經濟的崩塌。他們選擇『躺平』,確實是一個保財的好辦法。」他說。

北京律師、民陣加拿大主席賴建平也對大紀元記者表示,中國的中產階級是一個沒有權利的階層,有點小財富與中等的社會地位。這樣的階層他們有一個普遍的共同焦慮,第一是害怕整個社會沒有發展,看不到前途,看不到方向,這意味著他們的經濟地位很難保。

第二是害怕中國社會進一步倒退,意味著經濟生活會進一步衰退,他們會從中產重新回到低產,甚至是無產。

第三是害怕基本權利沒有保障,他們個人原來有那麼一點點的自由,都會被喪失。

他說,無論從政治、經濟、文化、社會哪個方面,他們都是最害怕、最焦慮的一個群體。中共體制不變,什麼問題也解決不了。

責任編輯: 楚天  來源:大紀元專題部記者寧芯採訪報導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4/0607/206397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