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官場 > 正文

在一個縣城,正處級幹部的生活是怎樣的?

07:20

起床,今天是星期三,上午在市委有個會,所以你昨天晚上在縣裡陪完一批客商餐敘後就回了市區的家裡。

早餐是老婆給做的南瓜小米粥和蒸的玉米山藥,你好幾次體檢都血糖偏高,雖然還沒確診糖尿病,但也越來越注重養生。

你老婆是某市直清閒部門的四級調研員,她一大早把早餐蒸上就出門鍛鍊去了。

08:00

出門,聯絡員和司機已經在樓下等,聯絡員把改好的今天市委會議的發言材料列印送過來了。這個材料你之前已經組織研究過,但昨天深夜你又細看了兩遍,修改了好幾處地方,你沒有再給縣委研究中心主任打電話,而是直接拍照發給了聯絡員,聯絡員沒等你發話,就回覆說「收到,明天一早送給您」。

聯絡員今年28歲,外地人、選調生,畢業於本省一所985,你的母校也合併到這所985了。

你覺得他是個可塑之才,前幾個月剛給他提了副科實職,去年你在黨校學習期間也讓他到市委政研室跟了兩個月班,現在有時也會讓他寫一寫材料。你沒問聯絡員什麼時候從縣裡趕過來的,只是對他點了點頭。

路上你收到副縣長兼縣警局局長發來的特護期每日安全穩定情況快報,昨日無重大事件,只有一批涉軍群體赴省群訪被及時截住。

08:20

抵達市委,你先去市委組織部部長那兒。

你有兩個事情要匯報,一個是省委巡視發現的幾個幹部人事問題的整改進度——有一批科級幹部可能要重新認定職級和任職年限,甚至有一個鄉鎮書記估計也當不成了,縣委組織部乃至時任縣領導也可能有人要受處分;

二個是關於縣經開區書記的人選——這是個省級經開區,書記兼主任是副處實職,現任的經開區書記你總覺得不得勁,這次縣人大常委會有一名資深副主任要晉升二調、退出實職崗位,你跟縣長商量了一下,打算推現任經開區書記轉任縣人大,推薦縣財政局局長提拔任經開區書記。

前面你跟市委組織部常務副部長也通了氣,常務副部長說得比較活,說支持原則上從縣裡產生,具體的方案意向還要等部長發話。昨天你就跟部長聯絡員預約了今天8點半匯報。

08:50

匯報完畢,總體比較順利,部長對你推薦的人選方案雖然沒有直接說同意,但說了「某某(縣財政局局長)之前在兩個鄉鎮任過書記吧?某某事件當時就是在他手裡處理的吧?據說各方面反映是不錯,這種幹部組織上會認真考慮的。」

從部長辦公室出來,你有點感嘆縣財政局局長確實非常靈活,但也有點隱隱擔心是不是靈活過了頭。

你一邊想著回去後給縣長、縣人大常委會主任再通下氣,讓縣委組織部部長心裡也有數,一邊來到市委常委會會議室參加會議,一路碰到許多熟人打招呼、寒暄。

09:00

會議開始。座談會主題是「為基層減負賦能」,市委書記親自主持,市委組織部部長、市委秘書長等參會。除你之外,還安排了一個區、兩個鄉鎮、兩個街道、兩個村、一個社區的黨組織主要負責人發言。

你第一個發言,材料之外,你還直言不諱地講了一些基層的實際困難、困惑,你瞥見市委書記點了點頭、也作了記錄,但你也知道大部分問題難以解決。

10:40

座談會在市委書記的重要講話後結束,你跟著書記來到他辦公室。昨天你跟書記聯絡員也預約了,但市委宣傳部部長插了個隊,之後市委常務副秘書長又說他一個緊急事項只匯報一句話,這樣你在會客室等到了11點半。

還好匯報上了,你跟書記匯報了三個事:

一個是被中央環保督察掛牌督辦的一個尾礦庫重金屬污染問題的整改進度,這個是歷史遺留問題,主體責任其實在一家央企,但你們有躲不開的屬地責任,你們縣財政已經為此貼了不少錢;

二個是書記上次在你縣裡調研時提到的要你們去對接的一個招商引資項目的情況,你專門帶隊去了東部沿海考察,覺得項目雖然技術先進,但從政策、原料、市場等方面看都不太合適設籍你們縣,不過你還是安排做了個方案、起草了協議。這兩個事你都準備了書面匯報材料。

另一個事就是經開區書記的人選,你簡單口頭匯報兩句話講完,說拜請書記多關心,書記只說知道了。

書記還順口問了下你剛在會上講的一個事的詳細情況,你把前因後果作了匯報,並認為關鍵還是在於考核機制不合理,也一併講了你的思考和建議。

12:30

司機送你來到市區一家茶樓,市統計局局長已在等你中午一起餐敘。你昨天主動約的他,主要是為了協調規上工業指標的統計口徑的事,分管副縣長之前已經協調過,市統計局原則上已同意,但這個指標最近兩天就要統計上報了,縣長這個禮拜又陪同市長外出招商不在家,你決定自己出馬。

市統計局局長一年前由你縣常務副縣長提拔而來,對你很尊敬,堅決要求中午由他來安排,你客氣了幾句,沒有再推辭。參加的還有市統計局分管副局長、辦公室主任、相關科室科長,和你縣裡的分管副縣長、統計局局長、工信局局長等,中午不飲酒,所以活動結束得比較快,局長表態馬上調整,這次就按新的口徑上報。

結束時局長陪你下樓,小聲跟你講了一個事,他的一個晚輩親戚大學畢業一年多了,想進縣裡城投公司上班,已經打了報告,請你關照。

13:20

你啟程回縣裡,分管工業副縣長說想坐你車一起回順便匯個報,你擺了擺手說今天要休息一下,讓他另找時間匯報。

這個副縣長兩年前從市政府辦科長直接提拔下來,剛來時有點心高氣傲,在縣裡工作打不開局面。今年你跟縣長商量調整了他的分工,讓他分管以前在市里一直聯繫的工業口,才開始有點起色。但你總歸併沒有很欣賞他。

從市里回縣裡快一個小時的車程,你也確實想要休息一下。縣級黨政主官可以配車,你為了方便休息,配的是是一台國產MPV。

14:15

你回到縣委的辦公室,批閱了一堆文件。又從柜子里拿出縣城投公司要進人的報告,仔細看了一下市統計局局長親戚的簡歷,發現有點異樣,於是拿起電話打給縣城投董事長,他支支吾吾了一下,承認這是個專升本。

你罵了城投董事長兩句,叫他不要什麼報告都往你這遞——一年多前你在全縣大會上定了規矩,縣平台公司進入一律要全日制大學本科以上學歷,並要求其他縣領導不得隨便簽字、推薦,算是剎住了進人風。

看著這個縣長、常務副縣長都已經畫圈的報告,你思考了一下最近縣自來水公司並表到縣城投公司的事,最後簽了個「原則同意。具體是到城投公司還是下屬的自來水公司,請某某同志(常務副縣長)酌處,某某同志(組織部部長)協同把關。」

14:50

中午你還收到兩條信息。

一條是一個上訪戶發的簡訊,是瀕臨破產的縣道路運輸公司員工群體中領頭的,上個月你到信訪局接訪時留了電話號碼給他,今天他打了幾次電話你沒接,但回了信息讓他發簡訊。你把簡訊轉給了縣委政法委書記和負責處置此事的常務副縣長。

另一條是某省廳一位副廳長發來的微信,副廳長是你縣人,之前你也找他協調過項目的事。他是轉述老家村支書的信息,希望把通村公路再拓寬一下,後面還客氣地說拜請家鄉父母官關心。你回復「一定落實指示!」,又把信息轉給了縣交通局局長和副廳長老家的鄉鎮書記。

15:00

你主持召開申報新增國債項目的專題調度會議。縣長沒在家,常務副縣長、縣委辦主任還有分管城建和水利的兩位副縣長參會,縣發改局、財政局、住建局、水利局、城投公司分別匯報。

你對此事非常重視,之前跟省發改委一位相熟的處長專門聊了挺久,又讓縣委辦專門安排了這次調度會。從會議發言情況看,你覺得縣裡大部分同志對此沒有引起重視,只有財政局局長提前做了不少功課,你心裡又默默讚許。

你總結時講了硬話,要求組建工作專班,加強對接協調,申報項目資金要達到全市五分之一以上,在全省要居於前列。作為全市9個區縣市之一、全省的中等縣,這個要求著實不低。

16:30

調度會結束,你一向不喜歡拖堂。

你回到辦公室,縣紀委書記帶著常務副書記已在等你,有兩件事要向你匯報。一個是優親厚友專項整治的初步成果,一共有十餘名幹部要受到不同程度的處分,其中有三名科級幹部,縣民政局副局長擬黨內嚴重警告並免職,縣殘聯和縣一中兩位副職擬黨內警告。

你略作思索,想起一位市政協副主席上個月約你吃飯時講的事,同意了以上結果這周上縣紀委常委會、科級幹部處理結果上縣委常委會,但囑咐了一句,處理結果就不要在媒體上公布了。

二個是縣自然資源局局長一案進展情況,這個局長已被留置一月有餘,他的小三不忿小四的事鬧得滿城風雨,其實之前你找他已經談了兩次,告誡他一定要處理好,但沒過幾天,他的小三就帶了一堆有的沒的證據到縣紀委實名舉報,還往省市紀委都寄了材料,甚至在社交媒體上也發布了信息,搞得你連夜給市委網信辦主任打電話請求幫助,又指示縣委宣傳部部長跑了趟省會才處理好。

後面縣紀委監委在掃這個局長外圍時,一個老闆經不住詢問,倒豆子似的全招了,終於掌握了確切的證據,於是你同意把他留置了。

紀委書記匯報說目前查實的涉案金額有大幾百萬,你沒有多說什麼,只強調要儘快追贓挽損,辦成鐵案。

在一個縣城,正處級幹部的生活是怎樣的?

17:10

縣委辦主任帶著你的聯絡員來匯報明天的日程安排。隔壁市昨晚發生了道路交通安全惡性事故,明天上午省里安全生產的視訊會議直接開到縣一級;省里會議開完後,市里會接著開,再進行安排部署;縣委辦主任建議,明天省市會議結束後你也接著講幾句,你同意了。你讓聯絡員給你準備一些全縣安全生產的素材和數據即可,不用寫成八股文了。

明天還有兩位市黨史聯絡組的市級老領導來調 研,有一位還是你以前老領導,雖然在位時對你並不怎麼樣,但中午還是要去陪個餐。

你思考了一下,說下周市裡的季度項目建設觀摩會你縣的幾個項目,明天下午再去現場看一看,順便去檢查一下道路交通安全和企業安全生產工作;原定下周召開的為基層減負賦能的座談會,提前到後天也就是這周五開。

17:30

今天沒有太多人來匯報,你有了片刻的閒暇。你打開微信,給幾位市直單位負責人和市領導聯絡員轉發的朋友圈點了贊,又轉發了一條你縣政務公眾號播發的為基層減負賦能的新聞報導。

不出十分鐘,點讚數超過了一百。一位女性市領導的聯絡員,專門發來信息感謝你給她的朋友圈點讚,並轉發了一張你今天上午在市委參會的照片,配了一個誇張的表情。你用抱拳的表情作了回復。

18:00

縣委副書記、縣委辦主任一起到你辦公室,問是不是準備出發,某院士已經快到了。你們一起走到縣委食堂樓下,副書記順便匯報了上周一起學生溺亡事件的處置情況。

副書記由外縣常務副縣長調任而來,在班子裡算年輕的,但基層經驗比較豐富、執行力也很強,所以你給他壓了一些擔子,但也提醒過他要多看文件、多學習。

你們一起迎接了由縣政協主席陪同考察了家鄉的院士。院士帶了一個龐大的團隊,有教授、學生還有企業家,主桌都坐不下,只能分開坐。這個餐敘算招商引資活動可以飲酒,所以大家頻頻舉杯,感謝院士的桑梓情懷。

你推說有高血糖只飲了三小杯,政協主席也只小酌了幾杯,但副書記、縣委辦主任都酒量驚人,車輪戰不落下風。院士介紹了很多可落地的項目,你指示縣委辦主任及時跟進,賓主盡歡。

19:50

送走院士一行,你讓大家都各回各家,只讓司機送你去體育館。路上,正在京城出差的分管招商的女副縣長打來了電話。

之前你在京城985讀研的兒子已經發微信告訴你說某商會會長約出來一聚,正與某縣長在一起,所以你並不意外。

你與商會會長通話,感謝了他對家鄉的支持、對犬子的照顧,又讓副縣長陪會長喝好,然後掛了電話。你發信息讓你兒去買單,你兒說之前已經嘗試過,但店家表示單已買。

此會長生意做得挺大,之前在你兒讀研選導師時幫了忙,也因此熟悉起來,到目前他也沒對你提出過什麼訴求,但你也有隱隱的擔心。來到體育館,縣委辦常務副主任、縣人民醫院院長等人已在等你打羽毛球。

他倆是同學,去年你通過他們牽線搭橋,找到了縣醫院院長在省會附一醫院任科室主任的胞兄,給你父親做了動脈瘤的手術。後來他們就成了你的羽毛球搭子,每周打球三次。

21:20

打完球你回到縣委大院裡的宿舍樓,三室一廳的老房子,沒有電梯。洗完澡你打開學習強國收看了今天的新聞聯播,又瀏覽了一些時政新聞。

縣長打來電話,報告了今天陪同市長招商的情況,著重講了與你縣相關的項目他是如何表態的。你回覆說一切聽市長安排,縣長你表態堅決抓好落實就好。

你順口講了縣經開區書記人選的事,並囑咐說省里明天啟動安全生產大排查,政府系統要多費點心。

掛了電話,你看到縣財政局局長發來了季末收入入庫的日報情況,這項工作是市長親自調度、縣長在主抓,你看了看,沒有回覆。

22:30

你打開抖音刷了會擦邊小姐姐,又看了看知乎上的弱智問答,在午夜前心滿意足地睡去。

責任編輯: 李華  來源:深度知局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4/0611/206587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