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維權 > 正文

兒子被判定腦死亡 母親吿武漢醫院為器官害命

近日,武漢同濟醫院創傷外科主任李占飛因粗暴對待死者家屬引發網絡熱議。該家屬拍攝視頻披露,這所由中共衛健委主管的三甲醫院疑似通過判定患者腦死亡進行非法摘取器官的內幕。

中國大陸器官移植醫生因涉活摘器官被國際組織立案追查。

武漢同濟醫院被指「為器官謀財害命」

6月13日,一段題為「武漢同濟醫院創傷外科主任李占飛的真實面目」的視頻在海內外網際網路上廣泛傳播,引發網民關注。

這段疑似偷拍視頻錄製於2024年6月12日下午4時許。視頻顯示,一位母親在向武漢同濟醫院了解其孩子的治療情況時,遭到該院創傷外科主任李占飛極為粗暴的對待,並要求保全將其趕出醫院。

這位母親在視頻仲介紹,李占飛是她孩子的主治醫師,她的孩子是一個28歲完全健康的年輕人,因腦外傷前往武漢同濟醫院創傷外科就診。然而,在沒有進行自主呼吸測試的情況下,患者被判定為腦死亡。

更令這位母親憤怒的是,她的孩子被判定為腦死亡後,院方勸說家屬捐獻孩子的器官,但遭到家屬拒絕。而家屬質疑孩子死因時,院方又在心電圖、殯儀館資料等方面造假,甚至給衛健委執法大隊做的筆錄方面都在造假。

該患者家屬當面怒斥李占飛:「你們處心積慮,圖謀不軌,你為啥說我孩子腦死亡。腦死亡是做活體器官捐獻的標準,太惡毒了!」

大紀元記者注意到,這位患者家屬早在去年9月就在微博、今日頭條、皮皮蝦等大陸社交平台上持續發聲,訴說冤情。

據這位家屬此前發文披露,武漢同濟醫院創傷外科主任李占飛把醫院作為謀取器官、害人性命的合法場所。每當患者病情有變化時,便告知家屬患者腦死亡,並夥同醫務處醫生陳維華勸說捐獻器官。家屬表示,在孩子最後時刻,醫生沒有想到救治,而是冷酷地動員家屬捐獻器官。

對此,家屬表示質疑:「沒有提前配型,器官捐給誰?病程記錄上孩子一直是有自主呼吸的,李占飛你為什麼要欺騙我們腦死亡?陳維華,你為什麼沒走流程,想著立即要我們捐器官?這是救死扶傷的醫院,還是為器官害性命的『731』部隊?這是人間地獄呀!」

(網頁截圖)

該家屬還透露,武漢同濟醫院創傷外科參與一條龍團伙作案的醫護人員除了上述李占飛和陳維華,還有劉沁心、謝偉明、董希傑、王於昌、王偉、高偉、周錫淵。

她曾多次向衛健委、公安等部門投訴,反映武漢同濟醫院謀器官草菅人命的情況,但官方卻推諉不作為,甚至期間主治醫師李占飛還優先晉升三級教授。

(網頁截圖)

同濟醫院官網展示器官移植的冰山一角

據武漢同濟醫院網站介紹,李占飛為醫學博士,教授、主任醫師、碩士生導師。長期從事多發傷、創傷危重症的救治,任中華創傷學會危重症與感染學組委員。

大紀元記者檢索武漢同濟醫院網站發現,該網站登載了多篇有關器官移植的報導。

早在2020年4月17日,該院網站轉載《人民日報》的一篇題為「武漢同濟醫院完成全面開診後首例肝移植手術」的文章。

該文稱,湖北人秦阿姨因肝硬化於2020年3月10日被送到同濟醫院,院方建議肝移植。4月8日,器官獲取組織傳來消息,一位腦出血患者「自願捐獻器官」。同濟器官醫生對移植器官進行了評估,肝臟與秦阿姨的非常匹配,於是實施捐獻。

根據官方報導,從患者3月10日住院至4月8日院方找到匹配器官並完成器官移植,用時不足一個月。

事實上,作為常規外科手術,器官移植技術本身並不難,難點主要在於匹配器官的找尋。國際社會上要找到一個合適的肝臟、腎臟一般要等好幾年,「找尋奇蹟」卻在中國頻繁發生,而且中國人有保留逝者全屍的傳統觀念。

此外,中新社於2021年4月15日發表了一篇題為「4歲半女孩腦死亡,捐獻器官讓他人生命延續」的文章。

文章稱,湖北襄陽4歲半女孩佳佳確診為腦膠質瘤後,住進武漢同濟醫院,院方判定佳佳為「腦死亡」後,最終完成了器官捐獻(包括佳佳的一個肝臟、兩個腎臟和一對眼角膜)。

武漢同濟醫院官網於2021年8月24日發表一篇題為「『一肝兩腎』挽救三人」的文章。

據該文介紹,武漢市民流芳於2021年6月24日被診斷為大面積腦梗塞,6月28日轉入同濟醫院。同濟醫院工作人員與患者家屬進行溝通後,家屬簽署了無償捐獻器官意向書。7月7日,流芳被宣布臨床死亡,同濟醫院完成了器官(肝臟和腎臟)移植手術。

(網頁截圖)

實際上,上述官方報導僅僅是器官移植病例的冰山一角。

武漢同濟醫院器官移植全國領先

作為湖北省會的武漢市,不僅是COVID-19(又稱「中共病毒」)疫情的發源地,同時也是中國器官移植的發源地,而武漢同濟醫院在中國器官移植方面一直處於「領先」地位。

中共衛生部原副部長黃潔夫在2015年武漢召開的中國器官移植大會上稱,「沒有湖北、沒有武漢,就沒有中國的器官移植。」

《湖北日報》2019年4月10日報導稱,武漢地區的心臟和腎臟移植量在中國領先。其中同濟醫院平均每天至少有一台移植手術。據同濟醫院的官網介紹,到目前為止,同濟醫院累計實施腎臟移植超過6000例,肝臟移植近兩千例,心臟移植二百餘例,胰腎聯合移植近二百例。

大紀元於2020年4月獲得的內部文件顯示,同濟醫院DCD(心死亡器官捐獻)腎移植例數在2015年、2016年、2017年連續3年全國第一。其中,2015年、2016年、2017年的腎移植量暴增。2015年腎移植數量接近350例,比前一年增加約100例。2016年腎移植數量達到一個高峰,約460例。

更不可思議的是,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簡稱「追查國際」)證實了,同濟醫院還可以「按需移植」。

同濟醫院的內部文件顯示,同濟醫院的腎臟移植有三類器官來源,其中最主要的是傳統來源和捐獻。傳統來源按中共官方的公開報導,是來自死刑犯。

早在2006年3月9日和17日,兩名證人先後通過《大紀元時報》曝光中國遼寧省瀋陽市蘇家屯區秘密集中營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的真相,自此中共活摘器官的罪惡在國際社會被曝光。

在國際社會壓力下,2014年中共公開承認系統地用死刑犯的器官做移植,而且是在囚犯及家屬不知道的情況下。不過,根據中共公開的數據,無論是死刑犯、還是所謂的器官捐獻,都填不滿同濟醫院完成的巨大移植手術量。

外界質疑,在同濟醫院的器官來源中,有多少人被貼上「自願捐獻」的標籤而遭殺戮?又有多少「假親屬」移植?

武漢同濟醫院醫生承認參與活摘器官

追查國際負責人汪志遠早前在接受大紀元採訪時表示,「在我們的調查中,同濟醫院的醫生護士就明確地承認他們用法輪功學員器官,我們有錄音證據證明。」

2006年,「追查國際」曾打電話向武漢同濟醫院器官移植研究所詢問能否搞到法輪功學員的供體,對方回覆說:「沒問題,請來醫院面談。」

2015年10月12日「追查國際」調查員對華中醫科大學同濟醫院心胸外科二病區宮醫生進行了電話調查。宮醫生承認用過法輪功學員的器官做移植,到監獄、到勞教所取器官,「我們有一個專門的,我們科魏主任,有一個專門的搞這個,以朱教授為首的,知道吧。這都是朱教授在負責。」

宮醫生還披露,心臟移植有時候一個星期做5台手術,甚至一晚上做2台。

責任編輯: 李華  來源:大紀元記者李淨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4/0616/206804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