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人物 > 正文

故意黑江青?上海警局長被關7年

文革爆發後,江青擔心當年參與查辦三封匿名信的公安系統官員,把他們了解到的她在三十年代的醜聞,特別是被捕變節問題傳播到社會上去,影響她第一夫人的地位,威脅她的政治生命。於是,她決定一不做,二不休,將當年參與辦案的公安部長、副部長,上海市警局長、副局長,浙江省公安廳長、副廳長,以及其他專案組成員,全部抓捕,長時間關押、封口。

中共公安系統,留給很多人的印象是,它淪為中共的打手,長期非法抓捕、關押、酷刑折磨異議人士。公安系統人員,也有為數不少的認為自己真是「趙家人」,只要緊跟「組織」,任它司法不公、冤案遍地,也與自己無關。

但是,事實真的如此嗎?

十年「文革」期間,上海市警局就被「砸爛」。之後,2980名警察受到殘酷迫害,78人被迫害致死,96人被迫害致殘。而首當其衝的,是時任上海市常委、市警局長黃赤波。

根據原安徽省公安廳常務副廳長尹曙生寫的《毛澤東與砸爛公、檢、法》《江青為何怨恨公安機關?》《被兩任公安部部長下令逮捕的人》等文章,說說黃赤波的文革遭遇。

黃赤波,湖北大冶人,1931年加入中共,長期從事政治保衛工作。1949年中共建政後,他先後任蘇南行政公署警局長,江蘇省委委員、省公安廳長,上海市委委員、市警局副局長,一度兼任上海市檢察署檢察長;1957年至1967年,任上海市警局長,1959年成為上海市委常委。

上世紀五六十年代,黃赤波的一項重要工作,是保衛中央領導在上海的安全。每當有中央領導到上海時,他都是鞍前馬後,盡心竭力。

比如,1959年4月2日至5日,中共八屆七中全會在上海召開。黃赤波組織市警局和有關分局警員,對重點地區的安全情況認真調查研究,採取了嚴密的保衛措施,得到毛澤東的讚許。

文革初上海最早受衝擊的高官

但是,1966年5月16日文革爆發後,黃赤波卻最早受到衝擊。

這與北京的形勢密切相關。文革一發生,毛澤東打倒的第一個所謂「反黨集團」,就是「彭、羅、陸、楊反黨集團」,指的是彭真、羅瑞卿陸定一楊尚昆。其中,羅瑞卿當了10年公安部長,也是北京市警局第一任局長。他被打倒,公安部和北京市警局幾乎被「一鍋端」。

那黃赤波為什麼被捲入呢?他是羅瑞卿親自點名調到上海市警局的,兩人有很多工作上的關係。羅一倒台,黃就跟著倒楣。

造反派給黃赤波扣了很多「帽子」,說他是「劉(少奇)、鄧(小平)、彭(真)、羅(瑞卿)伸向上海警局的一隻黑手,是反革命黑幫埋藏在上海市政法部門的一顆定時炸彈,是(上海市委第一書記)陳丕顯的得力幹將」。

黃赤波先被靠邊站,接著是抄家,之後是被奪權,然後是被批鬥。

造反派為黃羅列的三個罪狀

第一,欺騙毛主席。1962年毛到上海,黃赤波向毛匯報說:「警衛人員除了保衛首長以外,有空就搞農副業生產,辦了個農場。」毛表示讚許,並說想參觀一下農場。黃赤波趕緊向某處調用了價值1萬7千餘元的農副產品,趕辦了一個假農場矇混過關。

1965年,毛再次到上海檢查公安工作時,問是否養豬了,黃赤波回答說「養了」。毛又要看一看,黃又派人連夜籌集洋種豬60頭,品種雞100隻,種魚26,600尾,資金49,850元,辦起了一個特快「農場」應付毛。

黃赤波的第二個罪狀,是討好劉少奇鄧小平、羅瑞卿等。造反派說黃赤波曾為劉少奇、王光美置辦出國行裝,建造別墅;送給鄧小平一副從香港買來的精雕細刻的塑料彩色麻雀牌;稱讚羅瑞卿是「年輕有為的天才,天塌下來能頂住」,並在羅來上海時,左右不離地陪著。

第三個罪狀,生活奢侈,市警局勞改處成了他私人享樂基地。造反派說,黃赤波身有「四金」:金表、金菸嘴、金褲帶扣、金皮鞋扣,家有「七機」:電視機、落地收音機、錄音機、電話機、吸塵機,冷氣機等。

黃赤波吃雞規定要「三黃一黑」,吃魚要活的,鯽魚要雄的,螃蟹要雌的。他來上海十多年,換了七次住房,每換一次都要進行裝修,夏天有冷氣、冬天有暖氣。

被押解到北京關押

這些批鬥還不算完。1968年2月23日至25日,包括黃赤波在內的原上海市警局長、副局長、處長、科長等17人,因為所謂「收集無產階級司令部黑材料」,被秘密逮捕,並由當時的空軍司令吳法憲用專機押解到北京,關進北京軍區看守所。

這又是怎麼回事呢?

1968年春,上海造反派發現江青三十年代在上海當演員時的一些醜事,把這些事編成小冊子散發。當時,江青是毛澤東的夫人、中央文革小組副組長。江青看到這些材料後,哭哭啼啼地對時任中共總理周恩來說:「這麼搞怎麼得了,看來是上海市警局搞的」。

吳法憲後來在回憶錄中說:中央文革小組碰頭會上,「周恩來同意派人到上海去徹底處理這個問題。他當即布置說,去上海的人有兩個任務,一個是把搞江青材料的人統統都抓起來,另一個就是把上海市有關江青的材料,包括小冊子和傳單,都統統收到北京來。」

周恩來和江青都要求吳法憲去辦,理由是吳有飛機,來去方便。吳藉口對上海不熟悉,不太想去。但是,中央文革小組組長陳伯達說:「不要緊,由我們碰頭會議全體給你寫個授權書,集體授權給你,這樣,事情就好辦了。」

陳伯達當場起草了一個授權書,周恩來、陳伯達、江青等依次簽了名。之後,吳法憲親自到上海去了一趟,把收繳來的傳單、小冊子,連同上海市警局長黃赤波等人,一起用專機運到北京。

吳法憲回憶說:「我把帶回來的材料全部交給了周恩來。對這些材料,周恩來不拆封,更不看,只是貼上了封條就全部交給了江青本人。」這些材料最後都被銷毀了。

不過,這件事或許只是上海警局被整的表面原因。

真實原因是什麼?

1954年3月7日、1959年3月26日和1959年4月1日,江青分別在杭州、上海收到三封寄給她的匿名信。信中講了她上世紀三十年代,在上海當演員時的風流韻事和被捕變節的歷史問題等。

當時,這樣的匿名信自然讓江青非常難堪。於是,她藉口說匿名信實際是把矛頭指向毛澤東,是重大政治問題,要求嚴查。

匿名信事件很快就驚動了毛澤東、周恩來等中共最高層。周恩來指示公安部長羅瑞卿親自查辦,浙江省公安廳長王芳、上海市警局長黃赤波等,參與破案。

文革爆發後,江青擔心當年參與查辦三封匿名信的公安系統官員,把他們了解到的她在三十年代的醜聞,特別是被捕變節問題傳播到社會上去,影響她第一夫人的地位,威脅她的政治生命。於是,她決定一不做,二不休,將當年參與辦案的公安部長、副部長,上海市警局長、副局長,浙江省公安廳長、副廳長,以及其他專案組成員,全部抓捕,長時間關押、封口。

江青強扣在他們身上的罪名卻是:對毛澤東和江青搞竊聽,整江青的黑材料。

黃赤波在北京的監獄裡被關押長達七年多,精神、肉體都遭到極大摧殘,十根肋骨被折斷,被折磨得奄奄一息,渾身是病。

1971年9月13日,中共第二號人物林彪在蒙古墜機身亡。林彪成了毛和江乾的許多壞事的替罪羊。之後,一些曾被關押的中共老幹部陸續被釋放。到了1975年,黃赤波總算獲釋。

黃赤波曾經整過很多人

在被批鬥、被關押前,黃赤波或許很難想像,這樣的事會落在自己頭上。因為他之前是和「組織」一起整別人的。

像是1953年4月,時任公安部長羅瑞卿到江蘇南京視察,親自找時任江蘇省公安廳長的黃赤波談話,要調他到上海市警局工作,調查處理原上海市警局長揚帆的問題。

羅瑞卿要求黃赤波到上海後,「把揚帆包庇下來的甚至混入公安機關內部的一批反革命特務分子進行嚴肅處理」。

羅瑞卿對他說:你到任後,放開手腳,大膽干,不要受條條框框的限制,不要怕搞錯了、搞過頭了,並比喻說:「開刀哪能不帶點鮮肉呢!」

黃赤波心領神會,到任後,在上海市警局幹部大會上說:「揚帆是一隻壞母雞,生了一窩子壞蛋,打開來蛋黃都是黑的」;「揚帆是一隻大辣椒,還有小辣椒、辣椒麵呢」;「我就是要搞一朝天子一朝臣,這就是階級鬥爭」。

黃赤波為了整倒揚帆一個人,以莫須有的罪名,整了揚帆手下的六百多名公安警員。其中,大多數人蒙冤入獄,很多死於非命,妻離子散、家破人亡。

十年文革結束後,被非法關押25年的揚帆得到平反,也就是說,揚帆沒有問題。

結語

1953年,羅瑞卿、黃赤波等奉毛澤東之命,以莫須有的罪名整揚帆和揚帆手下的人。文革爆發後,羅瑞卿、黃赤波又被毛澤東、江青以莫須有的罪名關進監獄,整得死去活來。

羅瑞卿也好,黃赤波也好,還有更多一朝得勢、一朝又失勢的官員也好,他們都是中共政治鬥爭中的棋子而已。今天在中共官場爭權奪勢的人,有幾人能看明白,又有幾人能激流勇退呢?

2023-02-07

責任編輯: 東方白  來源:大紀元《百年真相》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4/0616/206807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