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評論 > 存照 > 正文

錢志健:他們為香港打了美好一仗

由佔中醞釀期到79天傘運,某程度上喚醒了政治冷感的香港人,走出了自己的局限,為民主出了力。本來是跟自己扯不上關係的政治,一些人卻走到最前。法官指公民抗命在於自我剋制,這點香港人做到加凸。雨傘運動在2014年12月結束,但泰山壓頂下的暴力政治卻變本加厲,我們活在極艱難的時刻。

抗爭者從未“被煽惑”

回顧整場傘運及佔中醞釀期,媒體上報道最多的雙學、三子等人,其他120萬參與者就是關心香港前途的普通人:學生、退休人士、上班一族。筆者在佔中及傘運期間,和不同的人互動,難以找到參與者是“被煽惑”出來。和平佔中的醞釀期是一場耐力賽,N個商討日,到6.22公投,香港人依然在“玩斯文”,希望北京會給港人一人一票,在沒有篩選的情況下選舉自己的行政長官。全國人大8.31落閘,到後期學生罷課,香港人繼續和邪惡政權“玩斯文”,這是香港人的價值之戰。

在香港,爭取民主之路是一條苦路。雨傘運動是漂亮的公民抗命,傘運美麗之處,多少人有不同的演繹。在我而言,就是看到跨世代、跨界別的香港人曾經堅持,希望會有真普選,有相對公平的競爭。79天的雨傘運動,展現出香港人性美好的一面。9.28面對催淚彈,不同階層用雨傘去擋,不怕蝕底,付出了時間與代價。

由佔中到傘運完結,到近期《逃犯條例》修改,香港人的無力感及危機感急增。香港走向大崩壞,人心動蕩。官場中人給港人的感覺是自保,已進入歪理橫行大時代。當權者用一個借口,把香港全方位換血,是政治任務多於一切。整個香港變了一個賭場,用操盤的角度,當權者就硬要港人接受一個時間值極短的“末日輪”;最壞情況,“香港價值”變了零。到這時候,舊有的香港價值不再,有能力與否,再沒有留低的理由。

佔中九子的陳情訴求令人感動,戴耀廷及陳健民只希望朱牧不需要入獄。鍾耀華的庭上發言,令香港人再度回憶到雨傘運動的初心:“每一個參與運動,願意花上時間、心力、過去與未來,把自己的生命投放在香港的市民,他們依然堅持在香港不放棄的原因——哪怕是熒熒曳光。”當歐盟及美國等政府強烈關注這個檢控決定,早已跪低的林鄭還能厚顏地說佔中九子的案件不是政治檢控,還說香港的法治聲譽不可受到無理批評云云,官腔也越來越似大陸官。

佔中三子的戴耀廷教授,是筆者中學的學長。佔中醞釀期間,無所不談,包括談到男拔另一位舊校友孫中山,落腳點也在中環。孫中山曾說:“香山、香港相距僅50英里,為何如此不同?外人能在7、80年間,在一荒島上成此偉績,中國以4,000年之文明,乃無一地如香港者,其故安在。”孫中山的年代,多次讚揚香港的獨特性。1949年中國共產黨成為執政黨,九七回歸,2003年沙士,2014年雨傘運動,這70年,我們經歷了很多。香港的價值,本應就是和大陸不同,這也是鄧小平的原意?信心與人心是互動的,如果香港價值已不再,離開了再想一想,保存實力也不是壞事。退一步,可以看得更遠。佔中九子的付出不會白費,他們已為香港人打了一場美好的仗。邪惡政權不能勝正;只要人心未死,真正的民主選舉會來到香港!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亮軒 來源:蘋果日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存照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