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熱門標籤 > 右派

《往事微痕》:吳祖光等名人的"五七」檔案(圖)
2022-06-16

吳祖光又是散文作家、戲劇評論家和詩人。 吳祖光在中國大陸文藝界以敢言著稱於1957年被劃為右派分子在北大荒勞改三年。十年文革中七年失去自由。2003年病逝於北京。

一個老人和一段歷史
2022-06-11

沈一夫讀書時期的復旦大學在寫李大申故事的時候,我會想到另一位老人,沈一夫先生,因為他們雖是兩代人,卻在同一所叫做北郊中學的學校里生活過。認識這位老人的經過,很是特別。將近六年前,一個美國朋友說,要介紹我們認識一個中國家庭。就在一個修道院的閒屋裡,由一個美國人作介紹,我們和沈先生、...

反右65周年:被「欽點」腦後長反骨的右派黃萬里
2022-06-08

清華大學水利系教授黃萬里生前照片(黃萬里研究基金)今年是已故中共領導人毛澤東主導大規模整肅知識分子和善意提出批評意見的黨內外廣大群眾的反右運動65周年。反右運動被認為是中共建政後的一個歷史轉折點,對中國大陸的民主黨派、學術界以及知識分子等各界人士造成了嚴重打擊,製造了大量冤假錯案...

大院接連發生的爆炸性事件(圖)
2022-05-28

安徽省無為縣位於浩浩長江無為大堤的右岸,境內水網縱橫、平坦沃野、良田萬頃。無為是擁有百萬人口的產糧大縣,素有江北糧倉之稱,百姓日子小康祥和。誰能想到這樣的魚米之鄉,在共產風肆虐期間,僅在冊人口就餓死了26萬之巨!住在糧倉里,居然會有大批人被餓死,那餓死的人群,必然受到殘酷的剝奪和...

上將司令的兒子拉老虎(組圖)
2022-05-27

王老七何許人也?王澤仁是也。王澤仁行七,朋友們隱去了他的真名,只叫他王老七,所以後來認識他的人也只叫他王老七,而不知他的真名,更不知道他的家庭背景。那年月講階級鬥爭,家庭出身不好的人,提起家事諱莫如深。我是上世紀六十年代末,在重慶北碚勞教所與王澤仁同隊改造時相識的。當時只知道他和...

《調查表》外的調查
2022-05-26

《調查表》封面凡事皆有機緣,我淘到《死亡右派分子情況調查表》,由此發現並調查死亡右派姚平的過程,即為機緣所致。1998年,學者李輝在北京潘家園舊貨市場發現了文藝評論家、原戲劇出版社總編輯杜高的右派檔案。不久,李輝與杜高就這套檔案進行深入交流,整理出《關於杜高檔案的問答》,刊於20...

《往事微痕》:空軍頭號右派泣血控訴噩夢年代(圖)
2022-05-18

我叫李凌,出生於1925年5月,現在已經是80多歲的耄耋老人了。我經常做噩夢,夢境大致相同,總是夢見一下後面有一群惡人拿著刀槍棍棒追我,要打我殺我,我嚇得拼命跑。跑著跑著前面就是懸崖,再也無路可逃了,眼見後面的惡人越追越近,我心一橫眼一閉縱身跳下……一...

中國首位揭露文革中吃人肉的人(圖)
2022-05-18

吃人肉,把文明人類的天性,把不食同類的動物性,統統拋棄了!希望能有人在今後到各縣去搜集吃人肉情況細節,反映出來,以為後來者誡。 據王祖鑒說,武宣一個縣,他個人即可列出100以上名單。後我聽平雷(曾在85—90年任欽州專員,是我清華校友,58年畢業於水利系,為區人大常委財委主任)說,合浦縣吃人肉很可能超過武宣的人數。

今古奇觀都找不到的怪事 記我的右派「勞教」(圖)
2022-05-14

留場就業讓右派們從一個陷坑爬起來,又跌入另一個更深更大的苦海里。(網絡圖片)按:一場惡夢醒來仍然心有餘悸、驚魂難定!1957年的反右運動中也下達指標,要揪出占總人數百分之五的人為右派,不達目的,誓不罷休。這就是今古奇觀中都找不到的怪事了……人人都有作夢...

我終生難忘的假槍斃
2022-05-13

在勞改農場的那段時間,我身高1.72米;而每月糧食定量只24斤,要應付強制性的體力勞動,顯然是極其艱難的,因此經常處在飢腸轆轆的狀態中。回憶在龍骨溝勞動,已屬強制性勞動;這還不算,龍骨溝又在這個隊設置一個看押小組,也就是強制性中的高度強制。組長派曾經是公安部門犯了錯誤的人擔任。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