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熱門標籤 > 民主

胡平:民主與專制的終極之戰
2023-06-02

「六四」不但中斷了中國的政治改革,而且它也把中國的經濟改革引入歧途。在「六四」的恐懼效應下,中國的經濟改革必然演變成一場權貴們的盛宴,「六四」後中國的經濟發展,必然被中共當局當作維護自身專制統治的最大資本。因此,毫不奇怪,中共當局並沒有在深化經濟改革的同時啟動政治改革,它甚至沒有因為經濟上的巨大成功而變得更柔和更寬容。相反,中共政權變得比以前更自信更蠻橫更專制更集權,並且在國際事務中也不再韜光養晦,變得更高調更咄咄逼人。

「躺平」也是一種手段!探討六四34周年 紀念館凝聚兩代人民主抗爭精神(圖)
2023-05-26

"亞洲很想聊"探討六四34周年,民主紀念館串起兩代抗爭精神。 今年是"六四"事件34周年,"六四"紀念館也即將在美國紐約曼哈頓揭幕。原天安門學生領袖王丹在本台《亞洲很想聊》節目中,分享了紀念館的籌備過程。八九學運領袖...

【微博精粹】國產AI回答「怎麼幹掉」XX平的提問
2023-05-26

huihu050801:笑果這件事最可怕的不是毀了一個演員,或者滅了一家公司,更不是罰的那1000多萬。真正可怕的是:在這個事情背後,你會發現這片土壤,就是一個天然沼澤,任何與之民情、秩序或觀念相悖逆的,它都可以隨時將你吞噬。

古原:民主為什麼錯了(2)
2023-05-21

上一章,《民主到底錯在哪?(1)》(https://tw.aboluowang.com/2023/0507/1898765.html),我剖析了共有制不是民主的基礎,共有制度下面,人人自願才是處理產權糾紛的唯一原則。那民主理論下,什麼才是民主要決策的事務呢?那就是公共事務,而公...

王丹:關於「六四」問題答網友問
2023-05-09

在我看來,事情很簡單,當對方只使用暴力手段來對付你的時候,你就只能用暴力手段回應。所以要弄清楚的是,是誰先使用暴力的?就此而言,當然是政府先開槍,人民才反抗的。當時學生和市民最大的共識,就是不要挑釁政府,所以絕對不會有學生主動先對軍隊使用暴力的問題。事實上,北大教授,北京大媽,都是用身體阻擋坦克,沒有任何暴力發生。是政府面對和平理性的人民,先採取了暴力手段。在這種情況下,人民當然會進行反抗,也有進行反抗的權利。

冰樂:十年人間:我生命中的老師(秦暉篇)(圖集)
2023-05-07

【編者按】秦暉老師二十年前寫《實踐自由》的時候,本文的小作者剛剛呱呱落地。二十年後,秦暉老師仍在寫民主、自由,但為了躲避言論審查而不得不寫成了「民煮」、「自游」。這時,小作者也初出茅廬,啟蒙和傳承在仍顯稚嫩的文字中表露無遺。歷史有時會退步走,但生命還是會前赴後繼,本能地往前展望和...

古原:民主到底錯在哪?(1)
2023-05-07

01前言秦暉有一句話很有名,公域應該民主,私域應該自主。當然這句話也並非他的發明,早在十九世紀,英國哲學家穆勒就出版了一本書叫《論自由》,這本書由中國的翻譯家嚴復翻譯傳至中國,而嚴復給這本書取的中文名字就叫作《群已權界論》。所謂群就是公域,而已則是私域,這本書要表達的主題就是公域...

杜耀明:民主清零成本效益低 官主體制回到殖民時
2023-05-05

從民主成分看,特區政府的地方行政已經一步退至舊時,甚至是回到區議會出現前,由港英政府一手主導地方政務諮詢的殖民年代。眼下當局的布局,是以三類地方組織為基石,即分區委員會、地區撲滅罪行委員會及地區防火委員會,前兩者都是70年代以來,殖民政權遺留下來的委任組織。特區政府即使不避忌諱,也該看到,由這些委任成員互選產生四成區議會議席,並由他們提名才能參加直選,由此產生的區議員與民主無關,只能是執政者權力的延伸,而執政者的認受性有多少,區議會就有多少。

網海拾貝:「全世界網民聯合起來,拆除中共網絡柏林圍牆」(圖)
2023-05-03

美國之音:5月3日世界新聞自由日前夕,建議政府在世界貿易組織(WTO)對中共網路防火牆提起訴訟。圖為2008年北京奧運會,外國記者因中共防火牆的審查,不能完全訪問網際網路。【全世界網民聯合起來,拆除中共網絡柏林圍牆】美國之音:5月3日世界新聞自由日前夕,拆牆運動發起人喬鑫鑫呼籲全世界...

美專家:微信破環民主必須進行監管(圖)
2023-04-29

專家警告,微信破壞民主政治制度,比TikTok危險性更大。圖為一部手機上的微信標誌。近日,美國一位專家警告,世界各國應該對WeChat(微信)進行監管,因為WeChat破壞民主政治制度和公民社會。WeChat,也稱微信,是由中國騰訊公司開發的中文即時通訊、社交媒體和行動支付應用程...

紐約時報文章:香港人的集體記憶正被抹掉(圖)
2023-04-27

▲有學者表示,香港的歷史試圖被改寫。(圖/資料照)紐約時報25日刊登曾在中港媒體工作、現在澳洲執教的學者林慕蓮文章,指出隨著香港多間媒體停運、大批泛民主派人士被捕、港府推行愛國教育、遊行被遏制等,港人的集體記憶正被快速抹掉,香港的歷史也試圖被改寫。林慕蓮父親是新加坡人,母親是英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