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熱門標籤 > 章伯鈞

子虛烏有的「資產階級右派的猖狂進攻」(圖)
2023-12-19

直到反右派鬥爭開始時,也根本沒有什麼「向黨和新生的社會主義制度放肆地發動進攻,妄圖取代共產黨的領導」的右派言行需要「打退」,在反右運動中當作典型材料(包括時至今日各種官方著作羅列以證明反右「完全必要」)的右派言論(其中添油加醋、誇大歪曲以激起群眾義憤的成分自不必說)不是在5月15日以前「放」出來的,而是在之後「放」出來的。

右派的悲哀:羅隆基突然去世 章伯鈞精神也垮了(圖)
2023-08-15

12月7日清晨,羅隆基心臟病發作。羅隨身帶著硝酸甘油片。可是他在打開硝酸甘油片藥瓶時沒有拿住,瓶子落在地上。他就這樣死去。直到上午8時,護士王小姐按時上門給他注射胰島素,這才發現他已經去世。趙君邁說,羅隆基的突然去世,曾使章伯鈞一連幾天雙眉緊皺,長時間地呆坐。他似乎想得很多,想得很遠,卻沉默不語。

民盟副主席章伯鈞 至今未被平反的頭號右派(圖)
2023-05-07

章伯鈞的發言被刊登在《人民日報》上,這成了其劃為右派之首的罪狀和定性材料。1958年1月26日,章伯鈞的所有職務被撤銷。文革爆發後,章伯鈞被抄家批鬥。肉體上的迫害和精神上的抑鬱,徹底摧垮了章伯鈞。1969年5月17日,他因胃癌病逝。其次女章詒和在回憶父親時寫道:「劃右以後,他從一個忙碌的政治家變為孤獨的思想者。從此,靈魂在自己軀殼裡無法安放。」而受父親牽連,章詒和在文革中以「現行反革命罪」被判刑二十年,坐牢十載。

農工黨「十大右派」與一中央委員的悲慘結局(圖)
2023-05-07

文革爆發後,周谷城被作為反動學術權威揪出來批鬥,關進「牛棚」。對於周谷城在文革期間的經歷,他的學生吳歡章曾寫道:「『文革』初起時,周先生被當作反動學術權威遭到了嚴厲的批判。一次他被批鬥後,走出校門才被允許摘下掛在胸前的黑牌。他手裡拎著牌子,擠上校門口的有軌電車……。」

民建創始人章乃器被酷刑折磨(圖)
2023-04-30

皮帶狂抽、血肉橫飛之下,周圍的受難者都咽了氣。只有年近七旬的章乃器靠著多年習練氣功的功力,在那裡硬挺著,但性命已在呼吸之間。作為收藏家的章乃器,自然也有著大量的收藏。除了被抄家搶走的外,其餘的被康生下令裝上六輛大卡車全部運走。文革結束後,章立凡曾收到一張權貴們攫取文物的不完全清單,其中有康生、陳伯達、林彪、曹軼歐等,尤以康生的胃口最大。

18幅齊白石的畫,他三萬元就賣了
2023-02-09

不查不知道,一查歷史,像羅隆基、張國燾這些人,原來都是五四運動的學生領袖。兩人因帶頭鬧事,都被警方抓過,不過當時的軍閥都還寬容,學生一抗議,很快又把兩人放了。那時候的學生有點天不怕地不怕。動不動就驅逐校長。張煜全、金邦正、羅忠詒都是被趕跑的清華校長,張、金二位,好歹還進了校門,在...

五個大右派為何永不能被「糾正」?原來根子在鄧小平那裡(圖)
2023-01-31

為何中共對於這6個人如此特殊對待?除了他們反對一黨專制的「反動」言論外,還有兩個重要原因。一是不能全面否定反右,因為當時鄧小平就是中共中央反右領導小組組長,比毛還積極主張擴大打擊。他自知罪責重大,若全面否定反右,鄧小平自身也難免被追責。二是平反中阻力很大,曾參與當年反右的很多人都成為了各級部門的實權人物,他們害怕自己被追責。

延安之行傅斯年對中共和毛做出了一針見血的評價(圖)
2022-07-19

訪問團成員離開延安回到重慶。與黃炎培稱延安之行「如坐春風」不同,傅斯年有著極為清醒的認識。他回來後曾與中央大學校長羅家倫幾次說過,延安的作風純粹是專制愚民,也就是反自由、反民主的作風。他在同毛澤東的談話過程中,發現其對於坊間各種小說,連低級興趣的小說在內,都看的非常熟,而他正是通過這些材料去研究民眾心理,加以利用,因此傅斯年認為毛不過是「宋江一流」。

右派也分三六九等 羅隆基妒忌章伯鈞的待遇 孫大雨一毛不拔(圖)
2022-07-17

最初羅隆基並沒有體會到這種差異,只以為同為右派,待遇理當一視同仁。直到有天參加民盟學習會,散會後,羅隆基站在民盟中央朱紅大門的一側,發現走出門外的章伯鈞,居然有小車來接,是一輛美國的老「別克」,頓時百感交集,內心如同打翻了五味瓶。他眼睜睜看著章伯鈞上了轎車,駛出視線,才挪動腳步,慢慢拐出了胡同。一回家,他就立刻打電話給章伯鈞,氣呼呼地說:「伯鈞,看來先低頭認罪的人,還是得了些好處呀!」

北京大學一級教授向達文革被迫害致死(圖)
2022-06-26

到了十年文化大革命期間,曾經的大右派向達,自然在劫難逃。向達是文革爆發後第二批被揪出批鬥的「牛鬼蛇神」。向達躺在床上對夫人說:「我恐怕是過不了這一關了。」夫人哭問:「你要是死了,我怎麼辦?」向達指著地上的書說:「我一生的積蓄都在書上,我死後你就賣書度日吧。」向達去世不久,他留給夫人的書,全部被中央文革小組的人偷走了,一本不剩。其中很多書極為珍貴,不乏善本。

【老照片】封控下上海人思「潤」心切 自發膜拜「跑路天后」(圖)
2022-05-10

據說很多上海人每天都要對著張愛玲的照片拜一拜,稱她為「跑路天后」。上世紀五十年代初,年輕的張愛玲頗受當局禮遇,曾應上海宣傳部長夏衍之邀,穿著旗袍參加了上海第一屆文代會,還被安排下鄉參加土改體驗生活。但是,先知先覺的她於1952年7月以「繼續因抗戰而中止的港大學業」為由,申請赴港,隨後遷居美國。與她背景相似、留在大陸的作家蘇青、關露、周瘦鵑等人,大多沒有躲過殘酷的政治迫害。

枕邊人以枕邊話作為罪證出賣羅隆基 不料自己也被打成右派(圖)
2022-05-03

那位赫赫有名的浦熙修,都立為楷模了,居然也未能爬出右派的泥淖,竟也被劃了右。對此,受傷深重的羅隆基激憤萬分:「浦熙修為了自己生,不惜要我死呀!把床笫之語也當做政治言論,拿到大會上去揭發,是條條致命呀!難怪孔老夫子要說『惟女子與小人為難養也』。」「浦熙修出賣了我,只不過保住了一個全國政協委員的身份,還是劃了右,何苦呢!」

儲安平那篇直斥中共「黨天下」的發演講稿 導致他終生右派(圖)
2022-03-08

1949年開國以後,那時中央人民政府6個副主席中有三個黨外人士,四個副總理中有兩個黨外人士,也還像個聯合政府的樣子。可是後來的政府改組,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副主席只有一位,原來中央人民政府的幾個非黨副主席,他們的椅子都搬到人大常委會去了。這且不說。現在國務院的副總理有12位之多,其中沒有一個黨外人士,是不是黨外人士中沒有一人可以坐此交椅,或者沒有一個人可以被培植來擔任這樣的職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