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熱門標籤 > 艾未未

一個重大信號 顯示黨中央內部很團結
2011-07-04 標籤 黨中央  |  江澤民  |  艾未未

認罪態度好,認罪態度好根本就不是保釋的理由,這是抹黑的一步,就是先讓大家以為他真的有罪了,然後他又認罪了,以這種方式來抹黑他。但是這種抹黑的方式其實是非常奇怪的,因為這種抹黑的方式隱含了一個信息,就是它想讓大家知道,說艾未未配合當局了,配合政府了。這個信息的潛台詞,就是政府是最黑的、最壞的,因此要抹黑一個人,就告訴大家說這個人配合政府,只要你配合政府,你就是個壞人。當然這個假設我們知道,政府是最壞的、最黑的,這是一個事實,但是由政府出面來抹黑跟自己合作的人,或者是政府用這種方式來抹黑一個人,其實是一個非常奇怪的做法。


人質外交和高層不同意見分析

下一個問題我們想討論的,就是溫家寶歐洲行和高層對這件事情有沒有不同的意見。外界對這件事情的評論有兩種不同的意見,一種人認為這次對艾未未的保釋,和溫家寶即將訪問英國、德國和匈牙利有關係,認為即使不是為了減輕國際上的批評,至少當溫家寶會見其他國家特別是英國和德國的國家領袖的時候,可以避免當面提一些令人尷尬的問題。但另外一種意見認為這沒有任何關係,英國《衛報》引述了一名智庫分析家的說法,說在這個時間上很可能是巧合,因為他認為中共如今認為自己已經足以強大了,不需要對外國的壓力低頭妥協。

就我來看,保釋艾未未和溫家寶歐洲之行有沒有關係並不重要。如果有關的話,那麼整個西方世界也沒有任何可以慶幸的,中國的維權人士也沒有什麼可以慶幸的,這隻能說明中共又從新撿起了人質外交。這個人質外交是中共前些年使用的非常駕輕就熟的,但是最近一段時間好像沒有看到太多的使用了。最糟糕的是這個人質不是什麼交戰的雙方對方的俘虜,或者是對方的一個什麼人,而是自己國內的合法公民。中共的人質外交是綁架自己的公民作為和要求人權的西方國家進行討價還價的籌碼,這個籌碼是生活在自己的國土上的合法的公民,這是最糟糕的一點。

另外國際上還有一種說法,就是以香港浸會大學教授卡貝斯唐(Jean-Pierre Cabestan)的說法為典型。他在接受香港電台採訪的時候,他說釋放艾未未的時機,或許同溫家寶訪歐有關,但直接原因並不只是那麼簡單,可以看出中共領導層對如何處理艾未未一案,以及如何對待政府的批評聲音有不同意見。

我覺得這種說法也許過分強調了中共高層內部的不同,如果真的是因為高層有不同意見,而且能夠做到在溫家寶出訪之前釋放艾未未的話,也就是說這一部分不同的意見,它是有效的。如果說這部分意見是有效的,能做到出訪前釋放的話,那也就是說在過去的81天,全世界都在抗議這種強制失蹤的行為的時候,這種意見沒有發出聲音,或者說發出聲音沒有效果。

我不相信說溫家寶出訪之前,這股比較理性的勢力會突然大增,以至於足以改變鎮壓派的決定,因此我認為最大的可能原因有兩種,一種是如果真的有一派不主張用這種方式來鎮壓不同的意見的話,他必須要用溫家寶出訪、國家形象來做藉口,來說服對方。所以它並不是以這件事情該不該做,或者這件事情做的對還是錯,來說服對方或者壓服對方的,而僅僅是以一個形象,也就是一個短暫的給外界一個假象的這種理由來說服對方的,這恰恰說明這一派並沒有力量,甚至可以說明也許真的並沒有這一派。

如果說真的像外界推測的那樣,有那麼一派主張比較溫和的對待不同意見、批評意見的話,這一派的當家人物應該是溫家寶。那麼作為溫家寶來說,他在中共的統治階層當中名義上是第三把手,這是國際媒體上說的,實際上他坐的是第二把交椅。一個在統治集團內部坐第二把交椅的人,居然沒有辦法控制自己所管轄的國務院下屬的公安部,公安部下屬的北京市公安局的胡作非為。如果說一個人已經官至國務院總理了,在黨內是第二塊牌子了,都對中共的這個系統、這個胡作非為、破壞自己法律的系統無能為力的話,更說明中共這個系統是不可能從內部去改變它的。

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