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魔窟中的內訌!賀龍慘死之謎

賀龍(左)一生追隨中共,助紂為虐,最終慘死在文革的內訌之中。(網路圖片)

自稱“兩把菜刀起家”的賀龍,乃是中共十大元帥之一,曾擔任國家體委主任、軍委副主席、國務院副總理等職。賀龍於1896年3月出生在湖南省桑植縣,所受教育不多。1914年加入孫中山領導的中華革命黨,後加入國民革命軍,先後任旅長、師長等。受中共影響,1927年參與指揮了南昌暴動,並加入中共,此後為中共奪取政權立下了不小的功勞。

據說,賀龍對毛澤東是忠心耿耿。如當年毛在延安與江青的婚姻,除康生支持外,就只有賀龍支持。賀龍當時說:“堂堂一個大主席,討個女人有什麼了不起,誰再議論我槍斃了他!”然而,就是這樣一個中共眼中的功臣,毛眼中最忠實的屬下,卻在毛髮動的文革中被打倒,並最終慘死。這到底是什麼原因呢?

原來文革前,賀龍與劉少奇、鄧小平、彭真、羅瑞卿等關係過於親密,引起了毛的猜忌,尤其是賀龍1964年9月在解放軍政治學院說的一番話,毛聽人密報後耿耿於懷。當時賀龍曾說:“你們為什麼不請劉少奇、鄧小平、彭真作報告,王光美也可以嘛。”“要知道,現在社會主義教育運動的總司令是劉少奇。”此外,毛在八屆十一中全會上,要賀龍批判劉少奇、鄧小平,也遭到了他的拒絕。毛髮動文革的目的就是打倒劉少奇等“黨內當權派”,與他們親近的賀龍自然也脫不了干係。

此外毛還得知賀龍隨身帶有佩槍,故心生疑慮。有人曾向毛密報,賀龍有一支精緻進口的小手槍,夜間睡覺時常壓在自己的枕頭底下,外出也帶在身邊。毛是以在與賀龍見面時心有忌憚,但據中共元老董必武之女董良暉的回憶錄記載,這把小手槍早已被鏽蝕,無法使用了。

1966年夏,文革爆發後不久,康生在北京師範大學召開的群眾大會上和中央文革小組的會議上,誣陷賀龍和彭真私自調動軍隊搞“二月兵變”。而實際情況是,當年2月,北京軍區根據中央軍委指示調了一個團的部隊給北京衛戍區加強民兵訓練等任務。他們因缺乏營房,曾派人到人民大學、北京大學等校聯繫臨時借房之事,後考慮不合適,而沒有進駐學校。熟料,文革爆發後,有人就寫了一張觸目驚心的二月兵變的大字報,江青、康生等還上報給毛,讓毛對賀龍疑慮加深。

當時,賀龍的原外甥女婿、現楊尚昆的妹夫廖漢生正擔任北京軍區政委,廖曾揚言:“入黨是為跟賀總走,賀總怎麼說,我就怎麼做。”毛十分忌諱,因此讓林彪在1966年9月8日的中央軍委常委會議上向高級幹部打招呼:賀龍有問題。

同年12月,江青找到賀龍之子賀鵬飛,對其警告說:“你爸爸犯了嚴重錯誤……你媽媽也不是好人。”隨後,她又在一次群眾大會上公開宣布:“賀龍有問題,你們要造他的反。”紅衛兵隨即殺進賀龍家中,揪他的領章帽徽,抄他的文件書籍,揚言要把他押往天安門廣場,舉行十萬人批鬥大會。

賀龍情急之下,躲進了中南海周恩來家政治避難,而這又犯了毛的大忌。一個是握有實權的總理,一個是握有兵權的元帥,兩人若勾結在一起發動兵變,豈有毛的活路?毛遂勒令周恩來勸賀龍離開中南海,周恩來為自保,委婉勸說賀龍前往西山兵營暫避。

1967年1月,曾在賀龍為指揮的紅二軍團當過師長的許光達被誣陷為賀龍“二月兵變”的總參謀長,後含冤而死。2月,毛在會見阿爾巴尼亞國防部長巴盧庫時說:“我們的軍隊也不是沒有問題的。像賀龍是政治局委員,羅瑞卿是書記處書記、總參謀長。”“……比如楊成武,他是代總參謀長。總參管好幾個部,其中一個作戰部的部長、副部長寫大字報要打倒他,那是賀龍挑起來的。”

9月初,在中央碰頭會上,葉群作了長篇發言,大肆攻擊賀龍,並建議立案審查。毛同意。9月13日,“賀龍專案組”正式成立,康生任組長,楊成武、葉群為副組長。辦公室設在軍委,抽調了10名軍隊幹部參與調查。11月8日,康生和葉群主持討論並批准了“關於賀龍專案工作的設想”,指出要把三十年代賀龍“投敵叛變”問題作為全案的“要害”和突破口,並專門布置動員原紅二方面軍的幹部揭發賀龍問題。專案人員對被調查對像大搞逼供、誘供,甚至大打出手。如賀龍80多歲的堂叔賀勛臣,被打得鼻子鮮血直流,昏倒在地;長沙的省參事室參事王尚質被逼得無路可走,跳樓自殺。然而,結果依然是沒有查到賀龍“叛變投敵”的任何證據。

11月22日,中共中央、中央文革發出的《中央關於對徵詢召開九大代表的意見》的文件中指出:“劉(少奇)、鄧(小平)、陶(鑄)、彭(德懷)、賀(龍)、彭(真)、羅(瑞卿)、陸(定一)、楊(尚昆)、王明等絕對不能留在中央委員會,不能當九大代表。此文件發到全軍連隊黨支部。”

1968年2月5日,在中共中央、國務院、中央軍委、中央文革轉發黑龍江省革命委員會《關於深挖叛徒工作情況的報告》的批示中指出:“劉、鄧、陶、及其同夥彭、賀、彭、羅、陸、楊、安(子文)、肖(華)等叛徒和反革命修正主義分子,長期隱藏在黨內,竊取了黨政軍領導機關的重要職位,結成了叛徒集團,推行招降納叛的組織路線……”這是第一次對賀龍點名定性的中央文件,經毛圈閱後發到全國。

從此以後,賀龍被當作“黨內一小撮最大的走資本主義道路的當權派”和“反革命修正主義分子”,在中共中央、國務院、中央軍委、中央文革和省市的文件中,頻頻被點名批判。他被排在劉少奇、鄧小平、陶鑄、彭德懷之後,要被打倒的第五位人物。

根據大陸出版的顧永忠著的《共和國元帥:賀龍的非常之路》一書,在此期間,賀龍夫婦受到了非人的待遇。他們的被褥、枕頭被收走,使他們在一段時間內只能睡在光光的床板上;伙食也越來越差,飯里的沙子是越來越多;大夏天供應的水也是有限的,甚至有40多天停止供水。患有糖尿病的賀龍只能節省用水,並接雨水解渴。

後來,賀龍夫婦又被調換了駐地,處於嚴密的監視之下。而且,提供的飯菜也是見不到一點油花的清水煮白菜、糠蘿蔔等。對賀龍的糖尿病,也在醫療上進行限制和拖延。賀龍的身體愈來愈虛弱,最後連上廁所也走不動了。

3月下旬賀龍終於病倒了,患了腦缺血失語症,被送進了北京衛戍區某醫院。由於醫護人員的種種刁難,賀龍病還沒有好,就出院了。在西山,賀龍的醫療原由北京衛戍區警衛一師某營營部的一位姓沈的醫生負責。他對賀龍生活上比較關心,有時悄悄地給買點常備藥品和日常生活用的東西,在醫療上也比較認真和用心。

9月18日,賀龍突然收到中央軍委辦公廳的一封信,內容是要其交待歷史上的所謂“罪行”。賀龍十分生氣,遂將自己的經歷、看法寫成材料回復。這份材料據說在康生的命令下沒有讓毛看到,而只是由專案組作了摘要寫成報告,並談了他們的看法。報告中說,賀龍寫的材料“極力吹噓標榜自己,不交待實質性的問題。”

10月13日至31日,在毛主持下,中共中央召開了八屆十二中全會。毛在會上再次宣布,他對賀龍不保了。賀龍的命運由此被註定,其處境每況愈下。

12月底,賀龍的主治醫生被換成了一個神經科的男護士,他根本不懂得賀龍所患的糖尿病和高血壓該如何調養。他只是按照專案組的命令,減少、調換和中斷使用一些重要藥品,使賀龍連每天3片必需的最普通的降糖葯也無法保證,且每次服藥都要在他的監視下服用。

1969年1月15日,“賀龍專案組”竟然向“醫生”下達了這樣的指示:“盡量用現有的藥物,維持現在的水平就行,也不要像‘對待好人那樣’對待賀龍。”6月8日早晨,賀龍發病,連續嘔吐了3次,呼吸急促,渾身無力,但拖了13個小時後才被實施搶救,而且不僅沒有輸治糖尿病的特效藥胰島素,而是輸了葡萄糖。9日,賀龍去世。當晚,賀龍的遺體就被悄悄地送往八寶山以“王玉”的化名火化了,火化時不讓親屬到場,火化後,“賀龍專案組”把骨灰盒,秘密放在一個小殯儀館裡,並下令:“不準傳出去,要絕對保密。”

林彪出事後,毛深受打擊,決定挽回軍中老人的心。1973年底,毛在軍委會上承認在對待賀龍的問題上“搞錯了”,並說“我聽了林彪一面之辭,所以我犯了錯誤”。1974年中央為賀龍“平反”。曾經一心忠於毛但被其害死的賀龍若地下有知,該作何感想呢?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吳量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史海鉤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