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好文 > 正文

張鳴:日本艦長出現在定遠艦上的眼神

在英國學了八年的東鄉平八郎,後來雖然成為日本海軍的戰神,但當時資歷和聲望還不夠,沒有指揮對陣中國的日本聯合艦隊。但是作為一名艦長,他已經給了傲慢的中國人以足夠的教訓。甲午戰後,定遠號被自己海岸炮台上的克虜伯大炮擊沉在劉公島海域,而鎮遠艦則成為俘虜,變成了日本海軍的一艘主力戰艦。曾經中國的驕傲,下場居然是這樣的悲慘。

定遠號旗艦(圖片來源:公用領域)

定遠和鎮遠兩艘裝甲艦,是清政府在德國訂製的七千噸級一等鐵甲艦。當時,中國第一位工程師徐建寅親自監製,德國人也很賣力氣,把這兩艘軍艦打造得十分堅固,堅甲巨炮,每艦裝有305毫米口徑主炮4門,150毫米口徑副炮2門,其他大小炮14門,14吋魚雷發射管3個。在當時來講,已經堪稱重炮巨艦了。當它們出現在亞洲水面上的時候,整個遠東,都為之震驚。這兩艘巨艦,在後來的黃海大東溝海戰中,每艘軍艦挨了敵方不止千發炮彈,但卻大體完好。直到日本艦隊彈藥枯竭,不得不提前退出戰場。

關於這兩艘戰艦的故事,我們耳熟能詳的,是1886年兩艦在日本長崎補給,中國水兵上岸嫖妓,引發跟日本人的互毆,進而導致外交糾紛。兩艦褪下炮衣,劍拔弩張。在巨炮威脅下,日本政府退讓,互做賠償結案的故事。這個故事,一度讓某些國人很自豪,在當時更是如此。

但是,另外一個故事,也發生在這兩艘鐵甲艦上,就不那麼為人所知了。光緒十七年(1891年)七月,北洋艦隊再度訪問日本。這時,離中日甲午戰爭,只有三年。而日本針對定遠和鎮遠的海軍戰略,也已經展開,裝甲和速射炮的改進,接近完成。但中國海軍,卻已經沒有錢來做任何改進了,作為朝廷嬌子的北洋海軍,已經十餘年沒有再進口一艘鐵甲艦了。巨額的海軍經費,都變成了吃飯財政,再不就是被挪用修頤和園。

儘管如此,定遠和鎮遠的到來,還是引起了日本海軍的關注。一個日本的艦長東鄉平八郎,出現在定遠艦上,在參觀了這艘中國賴以自豪的旗艦之後,令北洋海軍提督丁汝昌驚訝的是,這個日本艦長,對這艘巨艦竟然沒有一句讚美之詞。在東鄉看來,中國旗艦上的人員缺乏紀律,槍炮不潔,大炮上居然掛了好些洗好的衣物。這樣對待武器的海軍,不值得重視。長期以來,人們傳說大清海軍士兵在大炮上曬褲子的傳聞,其實就是來自東鄉的觀察。

當然,如果也掛著提督銜的英國教練琅威理還在艦隊,那麼,這種大炮上曬褲子的事情,是不會出現的。但是,高度追求國產化的中國人,包括那個看起來很開明的李鴻章,已經把那個傲慢的英國海軍軍官給趕走了。所以,來自英國海軍的一些習慣和規矩,也就成了廢紙。在甲午開戰前夕,李鴻章和醇親王奕譞在校閱海軍之後,向朝廷奏報說,北洋海軍打靶打的准,魚雷發射,也個個中的。他不知道,這裡頭都是些騙人的名堂,中國軍隊糊弄人的招數,居然把這個老於行伍的人也給蒙了。這時的海軍,已經部分地沾染了中國舊軍的積習,有人甚至極端地認為,不過就是一海上的綠營。

在英國學了八年的東鄉平八郎,後來雖然成為日本海軍的戰神,但當時資歷和聲望還不夠,沒有指揮對陣中國的日本聯合艦隊。但是作為一名艦長,他已經給了傲慢的中國人以足夠的教訓。甲午戰後,定遠號被自己海岸炮台上的克虜伯大炮擊沉在劉公島海域,而鎮遠艦則成為俘虜,變成了日本海軍的一艘主力戰艦。曾經中國的驕傲,下場居然是這樣的悲慘。

東鄉平八郎早在1891年,就已經看到後來的一幕了。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作者博客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好文熱門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