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動態 > 正文

焦點對話:深圳佳士工潮 左派挑戰習近平?

深圳佳士公司工人組建工會的風波今天出現重大進展。今天,也就是星期五凌晨五點,中國防暴警察強行進入佳士工運聲援團人員的所住地抓人。目前被帶走的聲援者下落不明。佳士工潮的消息在中國大陸被全面封殺,但是外界普遍注意到,這次工潮得到了中國新舊左派勢力的支持,其中既有烏有之鄉等毛左勢力,也有以北大畢業生岳昕為代表的新左派勢力。他們的共同訴求是維護工人的權利,打的是馬列主義和毛澤東思想的旗號。中國左派以共產黨傳統意識形態為旗號,對當局形成什麼特殊的挑戰?當局對他們的打壓,在民間可能引發什麼反應?

參加討論的嘉賓是:中國著名經濟學者、葉檀財經創始人葉檀女士;北美“世界日報”副總編魏碧洲先生;政論作家,時局分析人士陳破空先生。

 

防暴警察對佳士聲援者清場,網上立刻出現對事件的反應。有不少人對“這群年輕人表示敬佩”。但也有人說,工人訴求就是建立獨立工會,合理合法,希望有人不要在這裡做“革命大頭夢”。當局的清場行動是否令人驚訝?

陳破空說,他對清場行動一點也不感到驚訝,清場就是維穩,維穩是必然的,因為中共當局就是穩定壓倒一切。這個事件最大的看點就是工人維權要組織工會,是一個從一個無組織的抗爭,上升為有組織的集合,而組建工會又是符合中共憲法的,全國各地有各種各樣的工會,包括深圳的總工會。左派、青年學生和老黨員、老幹部也有介入,中共感到非常棘手。因為這個時候再不清場,等到人數發展到成千上萬,要控制就不容易了。左派的特點就是符合黨章和憲法,在中共有正統性,中共宣稱自己是工農聯盟、工人階級領導的無產階級政權。現在左派出來聲援,就是讓中共驗證,你是不是這樣一個性質?中共就很尷尬,因為中共已經不是這樣一個性質了,被揭穿了。

魏碧洲說,青年學生為自己和工人的權益講話而遭到這樣的對待,這非常讓人難受。整件事情也是對中共政權的嚴重打臉。這些學生打著毛澤東思想的旗號,根據黨的教育,他們沒有做錯,他們的所作所為也正是黨希望他們這樣做的。但是顯然他們的做法和現實生活是不相符合的。是否會發生像波蘭工會那樣的事情,我們現在還不得而知。但是不要小看社交媒體的串聯能力,相信這樣的事情也會在其他地方出現。如果經貿戰造成出口停滯、解僱工人、薪資不符合物價上漲等等,那麼現在的情況還只是個開始。所以不能完全置之不理。中共現在完全錯判形勢,不知道如何導引學生,把學生和過去的老黨員當作一般的政治對手來處理,這是完全錯誤的。

為何在廣東發生的經濟維權事件特別多?葉檀說,廣東是中國市場經濟發展最早的地區,很多打工人口是聚集在廣東地區的。葉檀女士列舉了一個數據:榨菜和速食麵的銷量。榨菜的銷量八九十年代到2000年代的時候,一半是集中在廣東的,這說明廣東經濟相對發達,廣東打工人口、勞動力非常多。這些人對於價格是非常敏感的,如果榨菜價格或者房租價格上升,表面上看上升不多,但是對於工人來說成本就在大幅上升。我們也看到,現在廣東的打工人口在下降。榨菜在廣東的銷量下降了一半,也就是說打工人口已經在流出廣東。但是這些人回到老家,必須找到新的就業機會,如果他們沒有新的就業機會,就會滯留在廣東,會對廣東當地造成一定的衝擊。這些人也很可憐,他們沒有基本保障,工資低,沒有當地戶口。所以現在整個成本上升的話,對於這些人的衝擊是很大的。經濟發生變化,這些人的生活發生衝擊,我們就會看到這些現象。發生在廣東不奇怪,因為廣東是製造業的聚集地。

這次參與的新左派,有不少是中國高校的學生。如北大畢業生岳昕,中山大學碩士畢業生沈夢雨等。陳破空認為,左派和青年學生介入工人維權運動可以從三個層次來理解。第一個層次就是中國的左派和毛左派可以分為兩種,一種是投機的,一種是理想主義的。投機的比如司馬南、孔慶東等人,昨天支持薄熙來,今天支持習近平,這種投機的左派不可取。另外一種是理想主義的,回到原教旨主義的共產主義,為窮人和被壓迫的人說話,這種是可取的,因為他們是多元社會中的一種,社會中應該有他們的席位。這次我們看到理想主義的左派,包括一些老黨員老幹部,舉著毛澤東的畫像出來了,他們有說話的權利和自由,遵守中共黨章和憲法,中共鎮壓他們,不僅違反憲法和黨章,也違反自己所謂的“不忘初心、牢記使命”。

第二個層次,習近平上任以來,夥同王滬寧等人,一直推行極左路線,在高校禁止宣傳西方的東西,不許用西方的教材,大規模宣傳馬列主義、毛澤東思想,現在造成一個效果,就是在大學生、研究生里造成左傾思想的回潮,很多學生開始崇拜毛澤東式的暴力革命,廣東組織了讀書會,高校左翼活動也都很活躍。有一天大學生走上暴力革命的道路,我們都不要感到奇怪,這恰恰是中共極左路線教育的結果。

第三個層次就是策略的考慮,這次我們看到兩名女生非常優秀,沈夢雨、岳昕都是女生。岳昕還在#metoo運動里揭發性侵而受到校方打壓,現在她畢業了,就組織了這個維權運動。他們提出的口號是馬列主義、毛澤東思想,甚至還有習近平指示。有人說他們天真,我覺得他們很聰明。在共產黨體制內,以毒攻毒就很解決問題了,暫時不談民主憲政、自由這些概念,就談你共產黨本身的這些黨章、憲法。黨章憲法規定的言論自由、工人聯盟,那就把黨章憲法拿來落實即可。就像達賴喇嘛說的,我不追求別的東西,就把中華人民共和國區域自治法落實到西藏的自治即可。事實上中共恰恰不能面對的就是它自己的東西,因為這不是法治國家,這是個人治國家。青年學生非常聰明地抓到了這一點,不要小看80後90後00後,他們是中國未來的希望。

談到企業與勞工的關係,魏碧洲介紹說,美國大量研究表明,工會的存在和美國中產階級的崛起有相當的關係,並且促進美國中產階級作為美國經濟消費的主力。以前工作是每星期60個小時,現在是40個小時,另外有各種假、薪資保障、健康保障,這是工會爭取來的。如果資方可以和工人合作,把工人待遇提高,對整個公司運作都有好處。作為國家來說,它不應該介入干涉勞資糾紛,抓這個抓那個,而是應該讓雙方坐下來。唯有建立一個有消費能力的工人階級,才可以帶動經濟。政府如果保護資方,就只有一個解釋,就是資方是和黨國站在一起的國家資本主義。中產階級是和工會是緊合在一起的。政府的角色應該是幫助工人談出一個讓工人專心工作、帶動經濟消費的方案。共產黨應該仔細想想自己的角色。

隨著中國經濟放緩和貿易戰等原因,中國低端企業如私營的製造業企業處境是否會更艱難?是否也影響到勞工福利?葉檀說,這個影響確實是比較大。但是她覺得現在要比較不是美國的現在或者是歐洲的現在,而應該是大蕭條之前的美國。中國的現狀不應該和現在的發達國家比,而應該是跟一百多年前的發達國家比。現在中國的工人可憐,但是企業家也在焦慮,成本上升,有的企業利潤在下降,有的企業也快過不下去了。中國以前的經濟狀況是,工人工資比較低,為什麼呢?除了壓榨這些話,主要也是為了把成本降低,這樣中國的產品才能以比較低的價格銷售全球。現在成本提高,整個產業鏈會發生變化,經濟就不平衡了。另外,國內貧富差距加大,我們會看到類似深圳的事情會出現,會出現類似《21世紀資本論》這樣的暢銷書。都知道中國經濟需要改,到底怎麼改?改的過程會是痛苦的。最後說一下勞動力前景,年輕人其實不願去工廠做工人,因為工資低又很辛苦。整個工廠工人的數量在下降,他們又覺得沒有前景。正是因為將來的就業前景堪憂,才會發生現在這樣的情況。我們以2006年的數據為例,深證市政府的數據是1.5萬家製造業離開,如果每家有幾十個就業人口,就會牽扯到幾十萬人。對於這幾十萬人的就業,他們就會有恐慌感。所以現在不光是製造業,而是整個中國的經濟版圖的重構。在重構的過程中要找到制度、找到新的產業,這是比較痛苦的事情。

中共當局傳統上打擊自由派,但是對左派基本上是網開一面。這次佳士事件中左派和當局的較量,是否會改變當局對左派的處理方式?

陳破空說這,左派參與就是為什麼這次事件持續這麼久的原因。中共很猶豫,因為打壓自由派、民主自由憲政,中共有憲法和黨章為基礎,有一黨專政為法統。但是要打壓左派,中共就自相矛盾。中共打壓了,就公開自己是利益集團,一方面它絕不不公布官員財產,另一方面它不和群眾分權。有人說對中共來說,自由派只是想分權,毛左派卻是要中共的命。毛左派才是最大的威脅。中共所宣傳的這套,結果就是在整個中國社會壯大毛左派。

中共還提出“全世界無產階級聯合起來”,人民看到的是全世界獨裁者聯合起來,它聯合的是像委內瑞拉、柬埔寨、朝鮮這些獨裁者,它並沒有聯合無產階級,而且在北京還大規模驅逐無產階級、低端人口。

自由派被趕盡殺絕的時候,就失去了平衡。毛左派一支獨大的時候,中共真正的威脅才到來。

這一次最讓人驚訝的不是毛左的介入,而是學生介入工人運動,這是一個巨大的變化。今年的卡車司機維權、老兵維權、出租司機維權等等,工人就是工人,軍人就是軍人。

但是這一次,社會各階層都進來了,這是一個新的萌芽、新的動向。將來中國的維權運動也會是一個縱向發展,向有組織、跨行業的形態發展。因為人們越來越形成一個共識,那就是今天的中國社會是個不平等的社會,他們必須向既得利益者、腐敗集團發起挑戰。這樣才能解決中國的問題。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zhongkang 來源:美國之音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動態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