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官場 > 正文

官二代警察打小警察 官媒定調:太原版王立軍?

——太原官二代襲警調查:拼爹入警不上班工資照領

太原公安局長被停職調查網傳其子涉嫌毆打交警

太原市早有39名老幹部,包括前任公安局長等舉報李亞力,都沒能扳倒他。李亞力曾公開表示:“網上的吵吵,好解決么。讓他們刪么!”李為了刪帖,已經花費數百萬元。據傳,這筆費用由太原江湖上一位綽號“四哥”者提供。這一遭“公子”惹禍,將李亞力在當地的“特權”由暗變明,從現有的信息看,一張權錢勾結的利益網,正在浮出水面。

12月12日,從山西省公安廳副廳長兼太原市公安局局長任上被停職的李亞力,正呆在太原市某醫院的病房裡。《新民周刊》記者在當地了解到,網上風傳已被雙規的李亞力,至12日尚未被雙規。山西省公安系統只是表示“正在調查”。然而,在醫院裡的李亞力,已不像之前那般囂張了。

記者在當地調查發現,李亞力可不是一般人物。《新民周刊》得到的消息是,太原市早有39名老幹部,包括前任公安局長等舉報李亞力,說他勾結晉中市某身家800億的煤老闆。該煤老闆掏了1000萬元“購買”村集體產業,可村集體產業搖身一變成私人企業後,估值立馬飆升到800億元。

太原市跑政法的某記者向《新民周刊》透露:“去年太原市公安局局長人選,曾傳出不少版本,可根本沒有李亞力。突然他就‘殺’出來了。”與此同時,上述煤老闆與李亞力之間的關係引起諸多猜疑,這名煤老闆與太原某老闆的煤礦糾紛,案子至今被壓在最高院尚未了結。

警察醉駕襲警

12月6日以前,李亞力曾公開表示:“網上的吵吵,好解決么。讓他們刪么!”

李亞力所謂“網上的吵吵”,指的是其子李正源涉嫌醉駕毆打執法交警的一段視頻。

10月13日上午7點多鐘,太原市交警支隊迎澤二大隊交警夏坤正在迎澤大街大南門十字路口接崗上班。這是一條被山西人稱為“省城長安街”的寬闊大馬路。按照太原公安系統不少人的說法:“在這條街上站崗執勤的交警,太原什麼好車沒見過?什麼頭面人物認不出來?”

7點40分左右,夏坤步話機中收到鄰近天龍崗交警發出的信息,要求協助攔截一輛牌號為KK8215的黑色現代越野車進行執法檢查,據稱該車在天龍崗十字路口不聽交警勸導強行違章左轉。

很快,夏坤攔下了這輛越野車。下車的司機,正是李亞力的公子、同在太原市公安系統工作的李正源警官。可惜夏坤並沒認出這位“馬王爺”。李正源下車向夏坤出示了太原市公安局的門禁卡,並稱要送媽媽和姥姥到火車站。夏坤看到門禁卡上的姓名為李正源,因見車上還坐著一位老年婦女和一位中年婦女,便讓李正源把門禁卡留下,先去火車站送人,然後再回來按規定接受處理,並稱自己剛接崗不會離開,還給李正源看了自己工作證上的姓名。

但李正源拒絕留下門禁卡。從網上流傳的視頻可見,李正源向交警叫囂:“你們大隊長是楊集彪吧?叫楊集彪過來!”夏坤向李正源要門禁卡,李正源不給;問他要駕駛證,李正源說沒有。後來,李正源留下了行車證。正當夏坤背身返回崗位時,剛走了七八步,他感到身後“咣當”一下很響的關車門聲,轉過身時,李正源已經跑到跟前開始對他連罵帶打,並使勁掐住夏坤的脖子。

面對警察襲警,夏坤只回了一句:“你是警察咋還打警察呢?”李正源反而變本加厲不停地罵:“打的就是你!打你要咋?今天我要打死你。”夏坤向路邊跑去,李正源繼續對其追打,夏坤邊跑邊用對講機求助,直到三名交警趕來增援,將李正源控制住。四位交警發現這位同行——李正源警官,竟然一身酒氣!與此同時,車內中年婦女緊急打電話通報李亞力。

網上視頻顯示,交警們給李正源做酒精測試,並對著對講機呼喚:“吹了——89!89!夠刑拘了!0303,這個人吹了89,是醉酒駕車!”

誰為醉駕開綠燈?

發現李正源警官酒駕的同時,夏坤用對講機調頻查到,李正源開的那輛車還是個套牌車。可網上視頻顯示,有人用對講機不耐煩地對夏坤說:“我知道了,我知道了。我只能告訴你,他是廳長家兒子,梅支隊長已經知道了,梅支隊會給你處理的。”

據夏坤講,早上事情發生時,他按規定用執法記錄儀錄下了整個執法過程,而就在當天中午,該視頻便被夏坤所在中隊的中隊長趙剛要走。面對夏坤要求依法行事,其領導竟說:“你有病!”

《新民周刊》從太原不願透露姓名的警察處了解到,李正源一大早醉酒駕車,屬於宿醉。之前,李正源與太原市內幾名警察、小姐在歌廳喝酒,直到凌晨5點多。李正源一早送姥姥、媽媽去火車站,一方面怕誤了火車,另一方面酒壯人膽,本就飛揚跋扈的他,就更無顧忌了。

據夏坤說,副中隊長楊波開著私家車到現場後,要夏坤開李正源的套牌車,楊波自己開私家車帶李正源到迎澤二中隊在解放路文源巷的一個休息點。

按照正常程序,測試儀測出醉駕後應立即抽血,以防止酒精在血液中不斷揮發導致測試結果不準。可是據夏坤稱,當提出抽血要求時,楊波立刻制止。而視頻顯示,8點37分,在交警休息點外,有人正在斥責夏坤給媒體打電話——“你想咋?行了,別麻煩個球了!”

隨後,一位穿著便衣的男子開著便車過來將李正源從休息點接走。據後來警界人士對照視頻指認,此便衣男子是李正源的鐵哥們,號稱“太原第一派出所”的迎澤派出所所長劉波。劉波本系太原市公安局警令部的一名普通幹警。他曾向迎澤派出所幹警表示,自己得到所長職位,全靠李正源提攜。當然,即便如此,他也花費了百萬巨資,算是“優惠價”打點李氏父子。

關於李正源酒駕的處理結果是——李亞力找人偽造了李正源當時酒精含量66ml的檢測結果,以酒後駕駛,給予罰款1000元扣6分的行政處罰。至於襲警,則更是大事化小,由李亞力包庇其子免受刑事處罰。

替子“滅火”

事發當天,迎澤交警二大隊的大隊長、中隊長讓夏坤寫許多假證明,並“收繳”了他的執法記錄儀。更讓人意想不到的是,他們還收走了夏坤自己買的私人手機,然後花500塊錢又買了個手機還給他。這樣一來,他們就能對夏坤的新手機實施監控——凡是與這部手機聯繫過的電話又都分別實施監控。

太原當地兩名記者向《新民周刊》透露,他們曾找到夏坤了解情況,可他們前腳剛走,後腳警察就過來找夏坤談話,說:“你怎麼學會動用記者手段?”甚至報出了夏坤姥姥家的地址,並對夏坤說,決不許說出去。這讓剛入職兩年的小警察夏坤,著實心裡害怕。

當太原警方緊鑼密鼓地封鎖消息的時候,消息還是走漏了出去。《新民周刊》了解到,此時,任職太原市公安局局長的李亞力,急招杏花嶺區某派出所副所長,將其調任至公安局技偵支隊情報大隊任副隊長,專門負責監聽夏坤是否走漏消息。此時,穿著警服,警帽上戴著國徽的警官們,拿著國家的俸祿,卻做起了李亞力家的“家丁”。

“家丁”們通過調閱與夏坤通話的所有電話記錄,進行所謂“案情分析”,尤其是分析往來簡訊,如果發現其中有李亞力字樣的立即查詢到人,想辦法“做工作”。“家丁”們甚至以安保為借口對手機簡訊實施關鍵字檢索過濾,發現有李亞力名字的內容便立刻予以實施監控,然後根據需要“做工作”。據夏坤回憶,在自己執勤遭打事件發生快兩周時,有一天領導拿著從網上列印下來的一篇文章找他詢問,懷疑是否是其家人寫上去的。夏坤當時很納悶,因為他的父母輩親戚,沒有一個會用電腦的。

太原警方通過發帖的IP地址,查到在網上發帖子“捅婁子”的,是夏坤媳婦的遠房親戚,也在公安系統工作。夏坤的母親連續接到兩次恐嚇簡訊,問她“想坐牢嗎”?李正源則傳話說:“多少錢可以擺平,說個數!”

而另一路“家丁”——太原市公安局網監支隊一幫人,在支隊長康文志帶領下,上到北京,下到深圳、海南,為的就是“網路刪帖”。比較典型的是惠州論壇發出帖子,提醒網友不要再在其論壇上發關於李亞力的帖子,否則會被凍結域名、關閉伺服器。消息人士透露,李亞力為了刪帖,已經花費數百萬元。據傳,這筆費用由太原江湖上一位綽號“四哥”者提供。不管刪帖費用誰出,康文志已被太原群眾奉送雅號“刪帖帝”。

這些情況,讓入警僅兩年的夏坤越來越感到不正常。據了解,由於父親早逝,夏坤一直與母親相依為命,母親知道他執法遭毆打後當晚便心臟病發卧床不起。因為挨打後一直胸悶,後來夏坤只得自己去醫院做了檢查,結果是胸部軟組織挫傷。肉體傷害還在其次,精神上,整宿的失眠折磨著這個年輕人,至今未能到崗上班。

太原版王立軍?

太原坊間如此評價李亞力、李正源父子——一個是太原版的王立軍;另一個是太原版的“我爸是李剛”。“李正源這小子,完全就是個‘坑爹貨’。”太原市民如此說道。

李亞力到任一年未滿,已經突擊提拔幹部一百多人,經常在公安分局局長、各支隊支隊長不知情的情況下,突然下派一個派出所所長或大隊長,事後人們才知道是李正源安排的,比如李正源的鐵哥們劉波等。據傳,曾是街面上小混混的“四哥”,是李亞力父子賣官的中介之一,經其手推薦提拔重用的公安系統幹部有20多人。

而李亞力對普通警員要求極嚴,不少幹警由於小錯誤導致脫下警服,乃至坐牢。

《新民周刊》了解到,李正源醉駕襲警事件發生後,公安部、紀檢部門均啟動了相關調查。此時,人們已經完全了解李正源的身份——時任山西省公安廳副廳長、太原市公安局局長李亞力家的“衙內”。

公開資料顯示,1987年5月10日出生的李正源,2008年,年僅21歲從山西師範大學本科畢業,就到山西省晉中市公安局介西分局當警察。如此推算,李正源要麼5歲開始上學,要麼曾經跳級,否則這個學歷頗值得玩味。

2008年山西省晉中市的警察招考記錄顯示,該市當年並沒有公開招考過警察。消息人士透露,李亞力時任晉中市公安局副局長,以偽造的假手續幫助兒子入警,李正源工作後一天也沒有正式上過班,每天在社會上廝混,工資照領。可這並不影響他2009年調入太原市公安局刑偵支隊。2012年,李亞力擔任太原市公安局局長後,李正源調入山西省公安廳網監總隊。李正源酒駕案發時,本已調任太原市萬柏林區小井峪鄉任副鄉長、正科級。案發後,公示撤銷。

12月6日晚的太原市全市公安幹部大會上,宣布了中共山西省委和太原市委的決定,停止李亞力的山西省公安廳副廳長兼太原市公安局局長職務,接受調查;免去其太原市公安局黨委書記職務,由太原市委常委、政法委書記柳遂記兼任。

柳遂記上任第一天,就安慰了夏坤,說:“你執法,沒有錯!”並要夏坤“放下包袱,輕裝上陣,工作方面,有啥要求,提出來就是了!”而夏坤正期待,能換一個環境,換一個崗位。

至於幫助李亞力父子作偽,乃至充當“家丁”的警員,正在被逐一談話。截至12月12日,已有兩名警察被雙規。如今,太原市民正在計算著,一共會有幾人被雙規,“陰溝翻船”的李局長,會被雙規嗎?會受到刑事處罰嗎?

鏈接

2010年10月16晚,在河北大學新區超市前,一牌照為“冀FWE420”的黑色轎車,將兩名女生撞出數米遠。被撞一陳姓女生於17日傍晚經搶救無效死亡,另一女生重傷。肇事者口出狂言:“有本事你們告去,我爸爸是李剛。”

後經證實,該男子名為李啟銘,父親李剛是保定市某公安分局副局長。此事一出迅速成為網友和媒體熱議的焦點,“我爸是李剛”也迅速成為網路最火的流行語。

2011年1月30日,河北保定李啟銘交通肇事案一審宣判,李啟銘被判6年。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于飛 來源:環球網姜浩峰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官場熱門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