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軍政 > 正文

全能神退伍兵信徒:部隊精英內幕揭秘 開戰必敗

——對大紅龍鼓吹的部隊精英的實況揭露

他們所吹噓的海上「陸戰隊」「精英部隊」全是跑龍套的,他們的「演習」其實都是在「演戲」,電視新聞報導的演習畫面全都是假的,都是為欺騙百姓、欺騙國際的鬼把戲,根本不是什麼真功夫。一次,我們看陸戰隊搞演習,官兵們坐著登陸艦快到岸了,然後趕緊坐上衝鋒舟上岸,接著「砰」一聲爆炸,「啪」插上紅旗——勝利了,演習結束了,整個演習過程一共沒用半個小時!簡直讓人啼笑皆非。

阿波羅網編者王篤若註:網路流傳文章無作者無來源,文章因指“中共是大紅龍”引起編者注意,搜索發現這是來源於全能神的文章。原作者註明是山東剛強。在中共對全能神發動的媒體輿論攻勢下,中共和全能神信息極度不平衡。本著新聞自由信息自由的原則,阿波羅網提供讀者參考。


我從小是在大紅龍所大力倡導、弘揚的“當兵最光榮、保家衛國、為國奉獻”的號召中長大的,因深受這些東西的薰陶,所以我從小就特別嚮往將來能當一名光榮的軍人、戰士,能保家衛國、報效祖國,所以,上學時,老師問我的理想是什麼,我毫不猶豫地回答說要當兵、當警察,並且長大後,我也為實現這一理想而努力爭取,最後,我如願以償當了一名對我來說極其光榮的軍人。但是自踏入軍營後,我親身經歷、親眼看到了太多不公平的事,看到現實中的部隊、軍人的形象與國家所宣傳的簡直大相逕庭,格格不入,這裡與社會一樣的黑暗、邪惡,甚至比社會更勝一籌!這是我做夢也沒有想到的。我還是從我一開始參軍說起吧。

我十七歲那年就參加了驗兵並且體檢也過了關,但當時年齡小,去濟南炮兵連的話年齡還不夠,因我表叔的同學在濟南是個軍官,所以當時表叔說不要緊,只要派出所那裡弄好就行了,但過後因關係不夠硬,再加上到派出所找關係找晚了,所以那年我沒去成,只好又等了一年。等第二年徵兵時,我爸早早就把禮物送上了,並且後來的體檢也過關了,但我爸為了確保萬無一失,在徵兵的軍官來我家家訪時,就又給他一些錢,只見那軍官嘴說著不要,卻急忙把錢順手放進了口袋裡。就這樣,我參軍的事業就板上釘釘了。

到了部隊剛幾天,那個徵兵的軍官就來找我說:“這裡的大隊長是我老鄉,以後有什麼事就找我。”我看著他,心裡嘀咕:前幾天穿的是軍官的衣服,怎麼今天穿的是士官(即志願兵)的衣服呢?過後,聽班長和老兵說才知道,每年部隊到地方徵兵時,部隊里去徵兵的都是通過關係送禮,混個徵兵的職位後,便趁這個機會到地方上撈錢,這些到地方徵兵的人不管是兵還是官,只要送給領導錢,就可以去。更可恨的是,就連部隊軍醫也紛紛送禮,加入了徵兵的隊伍中。怪不得有些志願兵借套軍官的衣服就能冠冕堂皇地到地方去徵兵,去糊弄、欺騙老百姓,肆意地搾取老百姓的血汗錢,原來裡面有這麼大的“學問”!

這些徵兵人員到地方後,因老百姓不知內情,認為凡是來徵兵的都是軍官、管事的,就對這些人畢恭畢敬、唯命是從,在對方的各種暗示下送禮送錢,以保證自己的兒女參軍能順利過關。那年我們去的這一批兵都送過禮,有的剛開始沒送禮,徵兵的就找事,說些“名額有限、競爭激烈”之類的話,以暗示家長們抓緊時間送禮,別錯過機會。我們區隊的同年兵有一個東北兵,體重有240多斤,不用查體,打眼一看就知道嚴重超重,可就這樣的人也混進了部隊,原因是這人家裡很有錢,早送了厚禮。知道了部隊徵兵的這些黑幕、詭計後,我們新兵都有被耍了的感覺,都偷著罵他們太貪婪、太可恥,竟用這種手段欺騙、訛詐老百姓!這時,我才知道這個“紀律嚴明、軍令如山”的部隊也經不住金錢、權位的誘惑,他們天天鼓吹、標榜的美稱都是騙人的把戲!

大紅龍總是搞極端變態,讓人實在接受不了。踏入軍營後,這裡的生活讓我一下子聯想到了監獄裡的境況。剛來的新兵就像監獄裡剛去的罪犯一樣,處處得受奴役,新兵吃不飽,熬成老兵就吃不了。在新兵連,伙房炒菜不放肉、不放油,有時炒點肥肉基本都是清水煮,即使這樣,我們也沒有一頓能吃飽的。沒當兵時,家人都說千萬別到炊事班,這太丟人,沒出息,若去炊事班做飯還不如不去部隊,可沒當兵的人哪裡知道,新兵只有在炊事班幫忙才能吃飽飯,否則都得經受飢餓之苦,所以來了部隊後,每個新兵都願意去炊事班。其實,新兵連的炊事班並不是不買肉,每天炊事班都帶著一兩個新兵去買菜買肉,我就去過好幾次,但肉沒到食堂就被搶沒了,那肉呢?一部分流向了那些厚臉皮的軍嫂的菜籃子。每天炊事班買菜時,那些軍嫂早就等著了,她們都分別從自己丈夫所管轄的中隊、分隊、區隊的炊事班那裡將部分肉拿走,說白了就是搶;另一部分肉則流向了比較“文明”的上一級的領導家裡:每天,炊事班負責買菜的買回菜後,都會親自將肉送到領導家。最後還剩下一部分肉就被炊事班的人員或領導、班長開小灶享受了。

經過這多層的瓜分,新兵連食堂里的肉就全不見了蹤影,新兵們只得當起了不吃葷的“小和尚”。其實,對於新兵連里這一毫無人道的實況部隊領導都心知肚明,所以到過年新兵連改善伙食時,開飯前中隊長都會“好言相勸”:少吃點油的,不然會腸胃不好。可新兵們哪有聽的!個個都狼吞虎咽,結果接下來就是拉肚子,上廁所都排隊。對於這一生理反應,相信大家都很好理解,因為人平時不吃帶油、帶肉的食物,突然一頓吃這麼多,腸胃肯定受不了。這是年年過年出現在新兵連的怪事。

新兵們吃不飽怎麼辦?部隊有軍人服務社,可以到那裡買食物充饑。這“軍人服務社”名字好像是為軍人服務的,但實際上都是部隊領導掙錢的地方,他們安排自己的家屬在這裡賣東西,東西比外邊平均貴出一到兩元,但人餓得沒辦法,再貴也得買,即使知道是趁火打劫,但也無可奈何。更可恨的是,部隊還借打電話來搾取士兵的錢。2000年,在外面打長途可能就五六毛錢,可在部隊每分鐘卻高達兩元!而且更欺人太甚的是,在這裡有一條不成文的規定,就是只要撥號了,即使沒打通也得交兩元錢話費,原因是浪費時間了。在這裡“宰人”沒商量,根本沒理可講,新兵們只能忍氣吞聲,任人敲詐。

談到部隊的訓練,實際上就是在折磨人,每次訓練都是根據中隊長、區隊長、班長的心情而定,它們的心情好就少練點,心情不好或看哪個人不順眼就獸性大發,狠加訓練強度,簡直讓人受不了。若有一個人不聽話,那整個隊的人就都跟著受罰,本人還得多罰。一次副隊長講話,我們都半蹲著,因蹲了半個多小時都受不了了,其中一個士兵動了動,副隊長看見後火冒三丈:誰讓你動的?再蹲半小時!無奈,我們只好順從命令。還有,站軍姿時,如果汗流進眼睛裡或被蚊子叮咬,那也都不許動,如果偷著動一下被班長發現,班長上去就是一腳或一拳,打得士兵措手不及,這種事都是家常便飯。

以前常說新兵受老兵欺負,這一點不假,老兵對新兵不是打就是罵,新兵如果反抗,幾個老兵合夥一起收拾他,現在雖說部隊規定不讓再打人,但是那些當官的不來硬的了,來更陰的,就是以訓練為名來體罰,加大訓練量來整治人、打壓人。比如,隊長要求早操跑五圈,若我們“啊”一聲表示嫌多,班長接著就冷冷地說:“六圈!”聰明的人就趕緊開始跑了,而有的不服,還站在那兒,班長見狀就說:“七圈!”就這樣一直往上加,越反抗越往上加,沒辦法,最後還得跑。連隊的緊急集合也完全是根據領導們的心情,他們若心情不好,那新兵就該倒楣了,練起來沒完沒了,好像領導就是拿新兵取樂似的。

在新兵連熬過幾個月後,我就被分到了船上。我到船上的第一個感受就是終於能吃飽了,但在這裡,我又看見了部隊搾取我們納稅人的錢財的一幕。我們軍艦出海訓練有航海補助,俗稱航補,每次負責報航補的軍官都是虛報、多報,比如,一天出海訓練兩小時,就報六小時,一個月出海三天,就報出海八天、十天,因為航補是按小時算的,所以多報幾小時或幾天,自然就多得錢了。其實多報、虛報這是部隊早已公開的秘密,那為什麼上級能批准呢?就是因為負責報航補的人早把上級領導的名字和出海時間都加在了我們船上(其實我們出海時,他並不在船上),因為有了某某領導的出海記錄和航補費,這樣管事的一看有領導的出海記錄就給批了,如果不批,領導拿不到航補,那他就麻煩了,就該倒楣了。

還有,就是出海訓練,那哪是訓練啊?簡直就是一部荒誕不經的諷刺劇!訓練時,船在海上航行著,而士兵們在船上酣睡著,這就是所謂的訓練!大紅龍的電視、報紙、廣播里整天頌揚什麼“精兵強將、保家衛國”,實際上都是胡說八道、自吹自擂,它嘴裡的“精兵強將”都是一些酒囊飯袋!根本沒有什麼真本事。我在船上一年多就有一次實彈訓練,但這次實彈演習說起來也極具諷刺意味,完全暴露出大紅龍內部的腐敗、墮落與黑暗,處處可見貪官污吏的黑手與劣跡。訓練時,領導讓我們把三個瓷罐子打到海里,前炮、後炮共兩門炮,各二十發炮彈,最後就後炮打中一個罐子。訓練發射深水炸彈時,班長對我們說:“這發射葯是1964年的,不一定好用,打不出去就把炸彈推到海里去,然後報發射失敗。”

堂堂的國家軍隊就這樣的裝備、這樣的訓練成績怎麼能保家衛國?大紅龍就知道厚顏無恥地吹牛皮。可見,部隊的軍費全部被從上到下的貪官私吞了,還上哪兒有戰鬥力?就他們所吹噓的海上“陸戰隊”“精英部隊”全是跑龍套的,他們的“演習”其實都是在“演戲”,電視新聞報導的演習畫面全都是假的,都是為欺騙百姓、欺騙國際的鬼把戲,根本不是什麼真功夫。一次,我們看陸戰隊搞演習,官兵們坐著登陸艦快到岸了,然後趕緊坐上衝鋒舟上岸,接著“砰”一聲爆炸,“啪”插上紅旗——勝利了,演習結束了,整個演習過程一共沒用半個小時!簡直讓人啼笑皆非。

更可笑的是,等這些“精英們”集合時,還有好幾個暈船的連路都走不了,還得有人攙扶著走,真是成了天大的笑話,這就是大紅龍口中的“陸上猛虎、海上蛟龍,空中雄鷹”!這就是展現在人民眼前的軍威、國威的最真實的一面!大紅龍全是謊言欺騙,它從始至終都在用謊言欺騙人民,用假相蒙蔽國際,實際上大紅龍就是個外強中乾的紙老虎,它所養育的貪官污吏已經將它的內臟掏空,它現在只是自吹自擂,竭力在外表粉飾太平、繁榮、強盛,以掩蓋它內部的空虛。

大紅龍的黑暗腐敗傷及了所有的中國百姓,而我也毫不例外,在我參軍的那一天就早已註定了我失敗的命運。2002年11月份,面臨轉士官或退伍回家的選擇,我選擇了轉士官留在部隊。那時,我還是想得太天真,雖然對部隊中不公平的事也發洩不滿,但我並沒有看透部隊是最黑暗、邪惡的團體,也並不認為部隊是大紅龍公開授予的實施暴力統治的權力機構,更不知道部隊的權、錢交易更勝於社會,所以心想:領導都說過,我干好乾壞它都看在了眼裡,就憑我的實力、能力、努力,留下來的人中絕對有我一個。因為在船上我一直努力表現,吃苦耐勞,不怕臟不怕累,不管什麼活動都積极參加,並且各種理論專業知識考試也都是名列前茅,再加上人緣也不錯,和戰友相處得都很好,老兵對我都很讚賞,在我們同年兵中威望也很高,艦領導對我一直都很賞識、認可,況且我還參加了艦隊組織的第一屆士官培訓,去之前就說這個培訓是為轉士官打基礎的,去參加培訓的肯定能轉士官。當時,我往家打電話時我爸還問是否再找找表叔的同學幫忙,我勝券在握,一口回絕,覺得自己的表現領導都看在了眼裡,他們會公平合理地對待我的。

過了幾天,一個山東老鄉跟我說:“你得給教導員送禮才能留下,因為咱們船上跟你一年的新兵共22個,只有一人想退伍,其餘都想留下,但只有9個名額,在你出去培訓期間別人都早早送上禮了。”我聽後不屑一顧,沒當一回事。後來,其他船上的老鄉也提醒我:“你要想留下,就得拿錢砸。”我還滿懷信心地說:“不用,船上的老兵都說就像我這樣的表現肯定能留下。”最後,雖然我心裡並不相信部隊有那麼腐敗,但還是在他們的多次勸說下花了約300元買了兩瓶酒給教導員送去了。就在我翹首等待好消息的時候,退伍命令下達的頭一天下午,機關里一老鄉告訴我說,我們船上報出了表,我排11名,也就是轉士官沒我的份,聽後我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心裡特別難受委屈,不禁失聲痛哭,心裡不停地吶喊:怎麼這麼不公平?不是說在部隊有用武之地嗎?不是說只要努力拚搏就能有回報嗎?那怎麼會出現這樣的結果?……等第二天退伍命令宣布時,果然有我的名字,但是我已不感到意外,可船上所有的人都覺得意外,都認為該留下的沒留下,該退伍的卻留下了。

後來才知道,凡是留下的都是通過關係送錢買下的,他們有的送2000元,有的送3000元,有的送5000元(就是排名第一的),各方面都是最優秀的人也拿出1000元來鞏固。最讓人不解的是,我們隊的一個河南兵,他各方面都是排名靠後,而且他自己也不太想留在部隊,可他竟然給留下了!後來我問他,他說他家人非讓他再干幾年,便給找了他在北京海軍總司令部的親戚,結果一個電話就搞定。這簡直成了爆炸新聞,在整個船上都傳開了,大家都說這個關係太厲害了!直接打電話跟我們大隊長說:“你們某某艦叫某某的必須留下,留不下你也跟著轉業吧!”大隊長趕緊給我們艦長打電話說:“你們船上的某某必須留下,不要管那麼多,如果他退伍了你也跟著回家!”這是艦長文書說的。

他還說,其實某某退伍的紀念品都弄好了,都寫著他的名字,就在艦長房間里,只是這傢伙的關係簡直太厲害了。聽著這些話,我心裡七上八下,很失落,又很傷心,更悲憤,原來部隊竟然跟社會一樣黑暗、墮落!錢、權交易在這裡竟然比社會還要興盛!部隊領導外表“軍裝整齊,英姿颯爽”,可道貌岸然的外表下竟隱藏著如此骯髒、齷齪、貪婪的心,部隊領導都是這副“軍姿”,那整個部隊的軍風、軍紀就可想而知了。一直以來,中國媒體都在大力吹捧、表彰、宣揚中國軍隊,竭力高歌中國軍隊“保家衛國、捨身為人”的奉獻精神,原來這全是謊言、全是欺騙!在中共領導的這片土地上,到處都是大紅龍的貪官,到處都是搾取人錢財的黑手,簡直讓人防不勝防!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zhongkang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