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徐沛:潘漢年治下 受共產國際操縱的紅色文化戰線

——徐沛:《無恥的洋人》受共產國際操縱的紅色文化戰線(組圖)

共產黨在上海成立了“特委”後,又於一九二九年下半年,成立領導文藝界的中央文化工作委員會簡稱文委,書記是潘漢年。中共媒體稱潘漢年是“最早從事黨的文化統一戰線工作的領導人”。魯迅和郭沫若都是他的統戰對象。潘漢年先後組織領導了“中國自由運動大同盟”、“中國左翼作家聯盟”、“中國左翼戲劇家聯盟”、“中國左翼社會科學家聯盟”、“左翼文化總同盟”及“中國無產階級革命文化運動總同盟”等文化團體的籌建工作。

在這些由紅色代理人領銜在中華民國成立的無數共產國際組織中,以宋慶齡為首的“中國民權保障同盟”和以魯迅為首的“左聯”最為出名。“左聯”籌備小組成員一共十二個人,除魯迅和鄭伯奇外,都是共產黨員。夏衍還在自傳《懶尋舊夢錄》中稱讚史沫特萊、尾崎秀實、山上正義、鹿地亘和池田幸子並呼籲,在談到“左聯”歷史時,“不要忘記這幾位外國同志”。一九二一年就加入共黨的茅盾在“左聯”成立後,從日本回來出任行政書記,創辦《北斗》,並於一九三三年響應共黨號召,發表《子夜》,用小說鼓吹階級鬥爭。

一九一八年,魯迅在錢玄同的鼓動下,開始為“共產主義幽靈”在中國的落腳點《新青年》撰稿,從此開始發出“聽將令”的“吶喊”,詆毀中國文化,主張廢除漢字。在大陸每個學生都學過的《紀念劉和珍君》也算“聽將領”的產物。中共在蘇共的扶持下成立後,一直打著愛國主義的旗幟搞赤化活動。“五卅運動”(一九二五)、“三•一八慘案”(一九二六)、“一二•九運動”(一九三五)、“反飢餓、反內戰、反迫害運動”(一九四八)等無一不是共產黨操縱的名為愛國的整人運動。一九二六年,以李大釗為首的中共地下黨員在北平發起所謂愛國大遊行,在段祺瑞執政府門前示威,居然企圖解除衛兵的武裝,導致“三•一八慘案”的發生,劉和珍等人的慘死。劉和珍們可以算共產黨的第一批犧牲品。

在慘案發生後的十二天內,一九二五年加入共產黨的邵飄萍在他主持的《京報》上連續發表了一百多篇有關“三•一八”慘案的報道,歪曲事實,製造輿論。魯迅就此慘案連續寫了七篇檄文,《紀念劉和珍君》只是其中之一。“六不總理”段祺瑞被誣衊成“民族的罪人”,被迫引咎辭職,自願終身食素。《中國歷史上的捧人與殺人》的作者張耀傑認為,“段政府的垮台其實就是辛亥革命之後在中國初步建立起來的並不完善的憲政民主制度的徹底垮台”。

無論如何,最遲在一九三零年三月“中國左翼作家聯盟”成立時,魯迅就可算作共產國際的筆杆子。後來以筆名魯特•維爾納(一九零七-二零零一)在東德發表回憶錄(中譯本名《諜海憶舊》)的左爾格女助手透露,一九三零年到一九三五年她在中國從事地下活動時,聯繫人中有魯迅。魯迅在他的日記中稱這位十九歲加入共產黨的德國女間諜為“漢堡嘉夫人”,因為她當時的革命伴侶姓Hamburg。《魯迅全集》第十四卷八百五十頁(一九八一年版)上的注釋稱位於靜安寺路的“瀛環書店是漢堡嘉夫人辦的西文書店”。維爾納沒開過書店,魯迅提到的這家書店可能是與她有聯繫的一個紅色書店。

一九三二年五月二十日,魯迅在紅色刊物《北斗》上發表《我們不再受騙了》,強詞奪理地為蘇聯辯護,此文後來收入《南腔北調集》。魯迅被時人稱為“文妖”,一點不錯,因為文妖的特點就是言行不一,以言惑眾。魯迅一邊撰文表示“辱罵和恐嚇決不是戰鬥”,一邊辱罵不休。這次,在他聲稱“我們不再受騙了”的時候卻在騙人騙己。魯迅在此文中針對有關蘇聯的真相,比如說蘇聯“怎麼破壞文化”等逐一駁斥。魯迅斷言,“我們被帝國主義及其侍從們真是騙的長久了。十月革命之後,它們總是說蘇聯……怎麼破壞文化”。魯迅無視事實,一再撰文為蘇聯辯護,是否是為了盧布,暫且不談,但史料顯示,魯迅兜售斯大林的宣傳,也受到共產勢力的扶持和吹捧。民國女作家蘇雪林在其專著《我看魯迅》中也表示,魯迅與共匪互相利用。

魯迅對蘇聯及其文學的吹捧,表明他是一個空前的民族敗類,因為一個獨立的知識人比如徐志摩不會相信和兜售蘇聯的宣傳。魯迅的方向其實就是共產國際及其反傳統的共產黨文化的方向。這也是魯迅詆毀梅蘭芳等傳統藝人的原因。以魯迅為首的紅色筆杆子不僅在自己創辦的刊物上以各種筆名搞紅色宣傳,還給其它刊物比如《申報》副刊等投稿,影響輿論。繼“左聯”後,共黨還於一九三零年八月在上海成立“左翼劇聯”,一九三三年成立夏衍任組長的電影組。夏衍是一九二七年入共的地下黨員。

被魯迅在病逝前兩個月指稱為“四條漢子”的周揚、夏衍、陽翰笙、田漢不僅是地下黨員,還是“文委”成員。後三者是導演紅色話劇,拍攝紅色影片的核心人物,被他們誤導的觀眾不知有多少。

田漢以愛國的名義寫作《義勇軍進行曲》的歌詞,挑起和渲染對日本的仇恨,以轉移共產國際與中華民國的矛盾。這首紅歌藉助夏衍編劇的電影《風雲兒女》傳遍中國,對共黨利用民眾的愛國激情轉嫁矛盾,掩蓋真相,為共黨擺脫當時的危機起了難以估計的誤導作用。

共產國際一邊在中國邊遠地區搞武裝鬥爭,一邊在心臟地帶搞文化鬥爭,因此,夏衍有“驚濤駭浪的左翼十年”的提法。豈知夏衍們讓共產黨起死回生的“左翼十年”則是他們遭受生不如死的“文革十年”的前因。當年“左翼文化運動”的領導者和參與者,都被打成了“黑幫”。

共黨篡奪中國的政權後,“四條漢子”先成為紅色中國文藝界的領導,領導了文藝界的一系列迫害行動,比如“肅清胡風反革命集團”和“反右”。一九六四年後,害人者自己先後淪為受害人,他們都失去在中華民國享有的自由並遭到殘酷迫害。夏衍、周揚和陽翰笙分別被囚禁八年、十年和九年,田漢則在迫害中死去。

【徐沛】《無恥的洋人》受共產國際操縱的紅色文化戰線

(網路圖片)

【徐沛】《無恥的洋人》受共產國際操縱的紅色文化戰線

(網路圖片)

【徐沛】《無恥的洋人》受共產國際操縱的紅色文化戰線

(網路圖片)

夏衍出獄時“雙腿折一,兩目近盲”。而潘漢年一九五五年就被打成“內奸”,因被潘漢年牽連而遭受迫害的人數超過“胡風反革命分子”。潘漢年夫婦在迫害二十二年後先後含冤去世。一九八二年,中共中央發出通知,“潘漢年同志幾十年的革命實踐充分說明,他是一位堅定的馬克思主義者,卓越的無產階級革命戰士,久經考驗的優秀黨員,在政治上對黨忠誠,為黨和人民的事業作出了重要貢獻。”

那些跟隨他們的紅色藝人比如趙丹(一九一五-一九八零)同樣不得好報。趙丹一九三二年加入“左翼劇聯”,成為紅星。

一九三六年四月,在杭州錢塘江畔的六和塔下,趙丹與葉露茜,藍蘋(即江青)與唐納,顧而已與杜明潔集體結婚,沈鈞儒專程去杭州做他們的證婚人。鑒於他們都是接受共黨領導的紅色藝人,這個婚禮應該象一九三零年由史沫特萊出面舉辦的魯迅五十歲生日活動一樣,是個由共黨組織的紅色宣傳秀!

一九六七年底,趙丹等十八名三十年代在上海參與過紅色文藝演出的藍蘋同事全被打成“特務、叛徒、歷史反革命、黑線代表人物”,受到了肉體和精神的殘酷迫害。趙丹留下兩大捆被他的第二任妻子黃宗英稱為“在紅色恐怖高壓下,嚴刑拷打摧殘下,無所不用其極的精神折磨下被逼迫寫的”材料。趙丹飽嘗“比法西斯還法西斯”的共產黨的苦頭。趙丹曾因其赤化活動在新疆被盛世才投入監獄五年,後被混跡國民黨將領中的紅色鼴鼠張治中釋放。在“舊社會”坐牢沒讓趙丹留下傷痕,但在“「新中國」”坐牢後,趙丹滿身傷痕,包括兩隻耳朵。趙丹加入“左翼劇聯”後,在“舊社會”拍了至少三十二部電影,但在他為之奮鬥過的“「新中國」”,他演主角的《武訓傳》成為中國電影史上第一部被槍斃的影片,從此,趙丹失去演戲的自由,飽嘗作踐自己的痛苦。(未完待續)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吳量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史海鉤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