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人物 > 正文

上海來稿:打倒共產黨 拒不妥協的魏勤要出獄了

魏勤女士是眾多上訪者中的佼佼者,與普通的上訪人一樣,經歷了相信共產黨到上當受騙的反覆過程,越來越多的接觸了共產黨的黑暗面,從而認清了共產黨 的無恥、無賴的邪惡本質。因房屋拆遷上訪入獄的魏勤女士,被中共以莫須有的罪名判刑2年三個月徒刑,法定日是2014年12月24日,還有四天就要刑滿釋放。

因房屋拆遷上訪入獄的魏勤女士,被中共以莫須有的罪名判刑2年三個月徒刑,法定日是2014年12月24日,還有四天就要刑滿釋放。

魏勤女士是眾多上訪者中的佼佼者,與普通的上訪人一樣,經歷了相信共產黨到上當受騙的反覆過程,越來越多的接觸了共產黨的黑暗面,從而認清了共產黨的無恥、無賴的邪惡本質。在2012年的7月1日,為祭奠維權英烈陳小明的儀式上,魏勤女士喊出了壓抑在心底的呼聲——打倒中國共產黨。儘管中共政權以其它的罪名構陷,完成了抓捕魏勤的行為,但是同樣是被偽政府抓捕刑拘、勞教、判刑的維權人士,與魏勤相比,含金量不可同日而語。

至今為止中共偽政權不敢以政治罪名處理上訪人,儘管共產黨將上訪人定為不穩定因素,動輒以敵對勢力煽動的不實之詞污衊上訪人,恨不得置訪民於死地。但是表面上依然要保持中國特色的上訪合法。既然訪民是不穩定因素,在這些因素沒有被化解前,肯定會不斷地尋找發泄的渠道,和解決的方法。那麼喊喊口號、拉拉橫幅、穿穿狀衣的各種形式當然見怪不怪了,何況中共偽憲法賦予公民言論、出版、結社、集會、遊行、示威的權利。法無明令民可行、官不可行,法有明令官可行、民不可行。即使封建社會都有明確的法律界限,區分罪與非罪的範圍,中共現行的偽法律,並沒有規定喊喊口號、拉拉橫幅、撒撒傳單、穿穿狀衣屬於違法犯罪,相反證明了中共各級政府的故意違法犯罪。中共故意踐踏法律的結果是法律權威掃地,導致人民無視法律的存在。中共偽政權製造大量的冤假錯案,罪名大多數是用尋釁滋事、妨礙公務、妨礙公共秩序、衝擊國家機關。。。。。這些罪名大多數是在江賊民時期強加橡皮筋,是公安機關隨心所欲地口袋罪。中共指責訪民一群群涌到東、涌到西,到處製造不穩定。這是豬八戒倒打一耙。前總理朱鎔基下台前後,已經尖銳地指出,政府引發的上訪潮,正在成為嚴重的社會問題。政府不是積極地尋找正確的解決方法,反而錯誤地認為民可欺,不擇手段地採用國家恐怖、高壓手段企圖用維穩壓制民意。提出穩定壓倒一切的反動口號。將大量的上訪人員投入監獄刑拘、勞教、判刑,或者投入黑監獄,更多的訪民被請喝茶、吃飯、旅遊、監視居室、貼身監控等特務手段限制自由。只有共產黨里這些不學無術的蠢材、庸才才會吃飽浪費沒事幹,想出如此損人害己的辦法折騰人民。

據說中共在抓捕魏勤以後,想給魏勤解決上訪訴求,這是中共慣用的手段,在你失去自由、處於人生低谷的最無奈的時候趁虛而入。讓你“自覺”以廉價的要求解決訴求,所有被失去自由的上訪人只要刑期稍長一點的人,都經歷過共產黨代理人在獄中向你拋出的橄欖枝。把你的訴求壓到不能再壓的地步進行化解,稍微有點頭腦的入都不會選擇在獄中與共產黨“談判協商”那是與虎謀皮,自取其辱。通過上訪上達天聽,達到解決訴求是每個訪民夢寐以求的希望,照道理應該在政府拋出橄欖枝時,迫不及待的做出反應。為什麼上訪人基本上都拒絕了在獄中接受,因為那是畫餅充饑,除非是按照他們提出的不準提要求、不準提條件,給你多少拿多少。否則就是試探你的底線,然後安排對付你的策略。據說共產黨代理人答應給獄中的魏勤按照回搬地塊的房價(450萬)另外再加(50萬)現金解決,被魏勤拒絕。因為那完全是欺騙忽悠,完全是為了完成中共在獄中讓魏勤配合走完程序,如果接受會讓希望變成失望,遭到更大的傷害。魏勤清醒地拒絕了中共的黃鼠狼拜年的陰謀,在獄中喊出打倒共產黨、消滅共匪的呼聲。在共產黨的威逼利誘面前,始終不改初衷,明確提出消滅共產黨的信念。

對於這樣的硬骨頭訪民,我們可以為她做那些力所能及的事呢?魏勤在本月24日刑滿釋放,請全世界有良知的正義人士關注魏勤出獄後的遭遇。同時關注亞信峰會被秘密逮捕、非法開庭的鄭培培、虞春香、尹慧敏、顏蘭英、吳玉芬、徐佩玲、石萍、謝金華、金妹珍等十多位訪民的遭遇。

來稿見作者阿波羅網博客:http://twbbs.aboluowang.com/home.php?mod=space&uid=14703&do=blog&id=23533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zhongkang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人物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