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人物 > 正文

敢當眾在江澤民面前撒嬌的這個女人

——中國最有權力的女人 敢當眾在江面前撒嬌(圖)

深圳市委書記黃麗滿曾任江澤民的秘書,因而仕途亨通。江與黃的關係性質傳聞甚多。廣東官場說,黃徐娘半老,風韻猶存,在江面前說話還要撒嬌。這連李長春都看出來了。

(2003年)八月初深圳市委接到上級通知,市委書記黃麗滿將上調北京,數日間此消息立刻傳遍深圳官場。據悉黃麗滿調職北京是新任總書記胡錦濤親自插手過問的。今年(2003年)三月胡錦濤南下深圳視察時,曾對廣東省委書記張德江說過,深圳的領導班子應重新安排。可見黃麗滿調進深圳中央早在年前已有部署。

江澤民陪卡斯特羅訪深圳

深圳官場和文化界對黃麗滿的調離可以說是皆大歡喜。一位深圳市官員說,聽到這消息後,他辦公室的同事還一齊出去吃了餐飯慶祝“黃老太婆另謀高就”。

深圳人對黃麗滿的不滿主要因為黃是深圳建市以來最平庸最無能的市委書記,而且很左,在輿論控制上把傳媒管得很死,而她能夠當上深圳市委書記完全靠的是她輿中共當今太上皇江澤民的特殊關係。深圳人說,黃麗滿唯一的才能是“討江澤民歡心”。

黃麗滿與江澤民關係非淺是在一九九五年十二月上旬江澤民陪古巴獨裁者卡斯特羅訪深圳時而廣為人知的。

當時年已四十歲徐娘半老的黃麗滿打扮得花枝招展,一直伴隨在江澤民身邊有說有笑,令很多人大吃一驚。

黃麗滿於一九九三年從北京電子工業部(當時任辦公廳副主任兼黨組辦公室主任)空降到深圳任市委副秘書長,次年即升為市委秘書長和市委常委,九五年再升市委副書記。因黃麗滿能力差,很多人對她官運如此亨通感到不解,當時很多人估計她可能是有政治後台。但也僅屬猜測而已。到江澤民來訪,大家才恍然大悟,而且隨後更獲悉,黃麗滿升職是江澤民直接插手的結果。江澤民曾與廣東方面領導人談話時表示很欣賞黃麗滿,說黃麗滿是一個人才。因此深圳官場遂有“江總書記一句話,黃麗滿連升三級”之說。

黃麗滿輿江澤民結緣是八十年代初的事。那時黃在北京任電子工業部黨組辦公室副處級秘書、副主任,後又任電子工業部辦公廳副主任,而江澤民任電子工業部第一副部長兼黨組書記,為黃麗滿頂頭上司。當年黃麗滿僅三十多歲,又活潑大方,部領導部喜歡她,黃尤與江澤民來往密切,甚至江與黃每天相處時間多過與老婆王冶坪一起。

有關江與黃麗滿的關係,大陸朝野傳得沸沸揚揚,而廣東和深圳官場則普遍相信黃確是江的紅顏知己。一位廣東高官私下對詢問的朋友說,“黃麗滿徐娘半老,風韻猶存,與江澤民講話還要撒嬌,連李長春(當時廣東省委書記)都看出來了。”

李長春尊重她,厲有為言聽計從

在大陸廣為傳聞的江澤民紅顏知己中,可能黃麗滿是最有跡可尋的。

因黃麗滿這層通天關係,廣東官場都怕得罪她。黃麗滿九八年調廣州任省委副書記後,李長春在她面前特別表示尊重,省委開會,特別要諮詢其意見。而深圳市委書記厲有為更視黃麗滿為太上皇后,對其言聽計從,厲身邊的人很不滿,私下談話不直呼其名,而以“那個慈禧太后”代替。深圳官場說,厲有為作風強硬,高姿態與經濟學家胡鞍鋼就深圳特區的存廢問題大打筆墨官司,首開中共地方官在媒體上論戰的先例,其有恃無恐就是因為走了黃麗滿這條路子而通了天。甚至深圳官場傳聞厲有為在經濟問題上差點出事,後來化險為夷也是黃麗滿幫的忙。因此在深圳也有人稱黃麗滿是“中國最有權力的女人”。

炮製五十午獻禮電視劇意識極左

黃麗滿任深圳常委時主管文化意識形態工作,以左著名。深圳文化界總結她的成績主要是兩方面。一是把媒體管得很緊,市委機關報“深圳特區報”等辦得面目可憎,官氣十足,尤其是與一地之隔的廣州生動活潑大膽的南方報業相比,可以說不忍卒讀。“深圳特區報”只報喜不報憂,深圳發生任何事故都上不了報紙。

另一成績就是大搞極左意識形態,如中共五十周年的獻禮工程電視劇《鋼鐵是怎樣煉成的》就是由黃麗滿主持搞出來的。

雖然當時有少數學者和作家批評在當今講民主和人權的時代,將講階級鬥爭和階級革命的斯大林主義作品再捧上神壇是否恰當,但大陸官方對此片甚為捧場,給予很高評價,而黃麗滿也頗為沾沾自喜。但隨後即風聞此片為中國引來一場外交風波。

因為《鋼鐵是怎樣煉成的》電視劇的故事背景在前蘇聯的烏克蘭,講述蘇聯紅軍如何與“兇惡的匪幫”彼得留拉作戰。但現在烏克蘭獨立,當年為烏克蘭獨立與紅軍作戰的彼得留拉成為烏克蘭的民族英雄,《鋼鐵是怎樣煉成的》將其醜化,烏克蘭政府因此向中國政府提出抗議。這大概是中國左派及黃麗滿們始料不及的。深圳官場人說,總之黃麗滿做事,眼中沒有深圳人民,“只求北京滿意江澤民放心”,不怕這件事帶來的麻煩。

排擠市長於幼軍,安插親信

黃麗滿能力低,心胸卻極其狹隘,在深圳人盡皆知,她與市長於幼軍不和,憑著自己有後台處處給於幼軍小鞋穿,最後迫得于幼軍打報告要求調走。接任於幼軍的代市長李鴻忠是江澤民系統人馬,亦是黃麗滿的的親信,當年黃麗滿任電子工業部辦公廳副主任時的秘書,對黃唯命是從,因此官運亨通。

由於黃在深圳主管文化宣傳,深圳一大批在她手下工作的文化官員皆雞犬升天,升任權力很大的行政官員,這種現象全國少有。

黃麗滿離開深圳上調北京任何職?職務是升還是明升暗降?是江澤民繼續關懷其知心人還是胡錦濤“去江化”。現在尚不清楚。但有一點很清楚,黃麗滿的命運已與江澤民緊緊聯繫在一起。黃因江而仕途飛黃騰達,也因江受到黨意民意的唾棄。十六大選中央委員,黃麗滿得票極低,不僅擠不進中委之列,在中央候補委員中也排名倒數第三。可以想像,一旦江在權力鬥爭中失勢,黃麗滿的好運也就會走到頭。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劉詩雨 來源:開放雜誌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人物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