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評論 > 言論 > 正文

草云:著名詞作家閆肅是如何安然度過文革的?

著名歌詞作家閻肅(原名閻志揚)病逝,他兒子發布消息稱,我父親閻肅,於今晨,2016年2月12日晨平靜地離開了塵世。很平靜,沒有任何痛苦,就像睡著了一樣。老爸可能覺得已經完成了自己的使命,所以就這麼離開了……細細推敲這段話很有意思,晚年紅得發紫的老先生,隔三差五在央視上亮相,出鏡率無人能出其右。2016年2月,當選中央電視台“感動中國2015年度人物”。現在才知道,他是負有使命的,什麼使命?早年叫團結人民打擊敵人,中年時用無產階級革命文藝驅除封資修,晚年時就是傳遞正能量。他是幸運的,好像一直沒有站錯隊,跟錯人,不同時代不同使命完成的都恰到好處,戴著中國劇協副主席、中國音協委員、空政原歌舞團編導室一級編劇、專業技術一級、文職特級等頭銜,享受大區正職的生活待遇,享受政府特殊津貼。其人生可以畫一個圓滿的句號了。這樣的人生可以說是鳳毛麟角。

牛逼的一塌糊塗的國歌詞作者田漢,歷任中國文聯副主席,戲劇家協會主席,政務院文化教育委員會委員,文化部戲曲改進局局長,藝術事業管理局局長,第一、二屆全國人大代表,第一、四屆全國政協委員,作為創作通才,中國現代戲三大奠基人之一,文革早期被迫害致死,終年70歲。1968年在禁閉室死的時候,名單上寫的是假名,跟國家主席劉少奇死的時候一樣悲慘。有糖尿病的他被逼趴在地上把自己的小便喝掉,吃掉,活活被逼死。

另一個有紅色音樂家之稱的牛人李劫夫1937年5月奔赴延安,“文革”前任職瀋陽音樂學院院長,創作的紅歌響徹中國大地,如《我們走在大路上》、《革命人永遠是年輕》、《沁園春·雪》。1976年12月17日,因心臟病發作,猝逝於“學習班”。遼寧省紀委於1979年11月20日作出決定:“李劫夫積極投靠林彪反革命陰謀集團,問題性質是嚴重的,但考慮其全部歷史與全部工作,定為嚴重政治錯誤,並因其已死,對其處分不再提起。”此人很不幸,文革已接近尾聲,卻攤上了大事。

遍查資料,閆老先生從1964年完成歌劇《江姐》,一舉成名,受到偉大領袖的接見,1977年該劇獲第四屆中國人民解放軍文藝會演創作獎。中間包括文革在內的13年,他在幹啥,有沒有攤上過事,還是給別人攤上過事,都沒有交代,是個空白。一般來說,文革前的成名人物,文革中不被整或者不去整人的幾乎為零。那個時代,不姓“無”便姓“資”,不保皇便造反,不革命便是反革命,幾乎沒有什麼人可以置身事外。閻肅不可能啥事也不幹,閉門讀書,潛心研究詩詞創作,組織和他個人兩相忘。在炮打司令部、紅衛兵運動、三支兩軍、上山下鄉、批林批孔、反擊右傾翻案風以及特別以詩詞發難的四五運動發生時,他都能做到視而不見,不置一詞?

那時的每一個鬥爭回合都可能將他捲入,都需要他選邊站,需要他表態。特別是像他那樣擁有強烈使命感的人物,更不可能坐山觀虎鬥。像田漢大人,因為具有非凡的使命感,便早早地在第一回合倒下了。像李劫夫,因為使命感越來越強,強烈到要為黨章確定的接班人譜曲做歌,於是在第三回合伴隨林彪集團灰飛煙滅而倒下。肩負繼承毛遺志使命的四人幫則是在最後一個回合敗亡的。閆肅竟然次次過關,一直毫髮無傷,真是神人、真人。從這個意義上看去,閆老先生臨終前獲評感動中國人物,太恰當不過了,可謂獎得其人,高山仰止啊。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博客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言論熱門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