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評論 > 存照 > 正文

林輝:周恩來鮮有人知的的奢華生活

吳法憲還寫道,當晚上火車後,夜已經深了,他因為睡不著,所以決定去找周恩來。他來到周所在的車廂時,卻發現一個女服務員正在給周恩來剪指甲。這樣的場景似乎在周以往的宣傳中並未見到。這一幕讓吳法憲也深感意外,所以他記憶猶新

近日看中共原空軍司令員吳法憲撰寫的《吳法憲回憶錄》,發現了與周恩來相關的生活細節,而這是外界甚少知悉的。

專列上服務員給周恩來剪指甲

據其回憶,在林彪出逃前,即1971年2月的某一天,周恩來秉承毛的指令,帶吳法憲等人到北戴河向正在那裡休養的林彪彙報。吳法憲等與周恩來約好晚上十點在北京火車站見面。他在書中這樣描寫道:“上站台看見一列專列駛過來,周恩來分給我們每個人一節車廂。車廂很寬敞,非常漂亮,裡面有沙發床和辦公桌。據說這是周恩來的專利。頭一次坐。周恩來除了有專列外,在空軍和民航各有一架專機。”

所謂專列,就是專為中共中央主要領導視察工作的專用列車。中共建政初的高官,主要是乘專列出巡。毛澤東的專列是三級,即為了安全起見,每次出巡,三趟專列同時開出。不過,按照中共以前公開的說法,因為周恩來為人“低調、樸素”,所以每次專列實際只有一節車廂,辦完公務,隨便接在哪趟旅客列車後尾,就能悄無聲息地拉走。然而,從吳法憲的描述中,我們顯然得出了相反的結論。

吳法憲還寫道,當晚上火車後,夜已經深了,他因為睡不著,所以決定去找周恩來。他來到周所在的車廂時,卻發現一個女服務員正在給周恩來剪指甲。這樣的場景似乎在周以往的宣傳中並未見到。這一幕讓吳法憲也深感意外,所以他記憶猶新。

講排場的周恩來

顯然,周恩來還有鮮為人知的面孔。另據大陸《炎黃春秋》雜誌2014年第11期刊登的《劉英談外交部的人和事》一文披露,在外交宴請方面,張聞天反對大吃大喝,而周恩來講氣派,要吃得好,要吃魚翅海參,每次宴會都要上茅台。劉英是曾任中共外交部第一副部長等職務的張聞天的遺孀。

劉英所言應該不虛。有資料稱,紅軍長征時期,周恩來曾用超過1兩的杯子喝下25杯茅台酒。1949年,在審定“開國第一宴”主酒時,周恩來建議使用茅台酒。而周宴請1970年流亡北京的柬埔寨西哈努克大概更可以佐證劉英的說法。

據中共官媒披露,西哈努克流亡北京期間,多次接受周恩來的邀請,去中南海西花廳做客。每次去,周恩來都會讓自己會做法式菜肴的廚師奉上一桌豐盛的法國餐,端上桌的菜總是琳琅滿目、色彩紛呈。西哈努克每次都是盡興而歸,他對周恩來說:“在你的餐桌上,我成了饕餮之徒了。”不久後,周恩來還為西哈努克在北京的寓所調來了一位來自上海的法國菜大廚,而西哈努克在上海豫園品嘗的14道菜肴中,尤以108隻雞做的湯連倒兩回的雞鴨血湯而聞名。

還有網友“靈犀青眼”披露,作為中共高官避暑兼開會的江西廬山景區,見證了高官們不同的生活習慣。被中共宣傳生活簡樸的周恩來每回上廬山,都要從上海錦江飯店帶來做法國菜的名廚。廬山賓館的特級廚師也只能給這個法國菜名廚做幫廚。周恩來對上菜要求最嚴格,即但每道菜須在上席前三分鐘才可下鍋,精料細作,隨上隨吃。

而中共在上世紀六十年代餓死三千萬人時,周恩來曾在北京西山賓館宴請在北京開會的夏衍、謝晉、于洋等一批文藝界人士,幾桌人喝了好幾瓶茅台酒,周恩來一杯接一杯喝下了七兩左右茅台。

周恩來的講排場其實早年就有顯露。中共官媒《人民日報》下屬雜誌《國家人文歷史》2013年第7期,曝光了周恩來1938年在漢口豪奢宴請其同窗的往事。文章稱,1938年吳國楨任漢口市長時與南開中學時的同窗好友周恩來在漢口相遇,花了16元在家宴請周,這在當時算普通宴席。但周恩來在回請他時,卻叫了當時漢口最好的酒菜。當時同席的另一位南開畢業、就任外交部秘書的段觀海不解地問周恩來,這是漢口最好的酒席,36元一桌,加上好的花雕,今晚破費大約50元左右,那你的薪金是多少?

當周回覆5元錢薪水時,在場人都吃驚:他怎麼能付得起如此昂貴的酒席?周笑著說,這頓飯錢由組織出……當時,周恩來身上穿的是緞子狐皮袍,面對質疑,周恩來稱,組織提供他所需要的一切。

另據中共早期黨員陳碧蘭撰寫的《瞿秋白、李立三、周恩來的奢侈腐化與毛澤民的庸俗醜陋——武漢政府清共前後的回憶》一文透露,當年她生孩子買不起東西時,瞿秋白、李立三、周恩來等卻經常在某上等酒樓聚餐。

此外,署名北海青年的文章《殺人魔王:中國的貝利亞——周恩來》在網上披露了周恩來愛吃活人腦和“周公湯”的來歷。在文革末期,周恩來病疾纏身大量食用“周公湯”。從這樣以食用少男少女的新鮮大腦作為延年益壽補品的惡行看,周恩來不正是個魔鬼化身?

無疑,生活中講排場、重奢侈的周恩來,偽善的面孔正在一點點被扒下。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亮軒 來源:DJY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存照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