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死後繼續潛伏30年的中共特工

——「深度潛伏」閻又文

中共的“紅色卧底”不可謂不多,但在中共建政後、去世後仍“深度潛伏”30餘年者,恐怕就僅此一人了。在經過40多年默默無聞,差點被歷史湮滅的時候,終於撩開了神秘的面紗,露出了他的真實版“潛伏”經歷——他就是傅作義將軍身邊的重要助手和親信幕僚,被原中共調查部部長羅青長譽為“隱蔽典範”和“白皮紅心”的閻又文。

1949年2月,閻又文(右一)隨傅作義(右三)在西柏坡與周恩來(左三)合影(圖源:中國共產黨新聞網)

中共的“紅色卧底”不可謂不多,但中共建政後、去世後仍“深度潛伏”30餘年者,恐怕就僅此一人了。

閻又文可稱得上迄今中共潛伏最久的人。中共執政後的相當長時間裡,包括其家人在內,沒有人知道他的身份是紅色特工,以為他不過是追隨傅作義的“起義者”而已。他一生深藏不露,不僅生前少有人知道真相,且死後仍深度“潛伏”30多年。要不是王玉和羅青長揭開謎底,閻又文就成為名副其實的“無名英雄”了。

1962年9月25日,時任農業部糧油生產局局長的閻又文早逝,時年48歲。臨終前他對妻子留下一句話:“有事找組織。”他的骨灰被安放在八寶山革命公墓,碑文頗令人費解——既為中共黨員,又立了碑,理應寫明他參加革命的時間和入黨時間,但碑文中絕口不提。中共建政後閻的歷任職務清清楚楚,但中共建政前的部分卻語焉不詳,一筆帶過:“過去曾為革命做過許多工作”。

閻又文死時,閻家6個孩子,最大的24歲,最小的女兒才8歲。他們沒有想到的是,在那個“以階級鬥爭為綱”的年代,父親“不清楚的歷史及身份”帶來了厄運。他們在人生緊要關口(參軍、入黨、提乾等問題上)幾經坎坷,受盡牽累,付出了幾乎終生的代價。

為了弄清真相,閻家子女曾到統戰部查詢,因為他們知道,國民黨起義軍官的檔案應該都在這裡。可是,統戰部的名冊中居然查不到閻又文的名字。他們還找過水利部、農業部、中組部甚至信訪部門,都沒有答案。閻家子女判斷:“我父親的身份上無天,下無尾,中間是斷層,知道的人一定非常少。”

直到1993年,閻家的苦苦求索才出現了拐點。北京市公安局原副局長劉光人曾是閻又文二女兒閻綏蘭的領導。劉光人對閻又文不算陌生,他在北平從事地下工作時,公開的身份是《平明日報》記者,而閻又文作為傅作義的秘書,曾兼任華北“剿總”新聞處處長,兩人多有接觸,但雙方都不知道對方的真實身份。

1993年,在公安系統一個過年聯誼會上,劉光人遇到了曾經的同事、同樣是地下工作者的外交學院副院長王玉,聊天中談及閻又文和他的後人。沒想到王玉的情緒一下子激動起來。劉光人回憶,王玉先是長嘆一聲,然後對他說:“已經40多年了,閻又文應該可以解密了。你一定要幫我找到閻又文的子女。”王玉揭開的謎底證實了劉光人的猜測:閻又文是中共的地下黨員、統戰工作的秘密“使者”。而王玉,就是當年中央派出與閻又文絕密單線聯繫的聯繫人。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東方白 來源:同舟共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史海鉤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