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評論 > 驚人之語 > 正文

陳光誠:衛生筷等勞改犯生產的日用品臟到令人恐怖

——勞改產品到底有多臟?

一些商家見利忘義,不負責任,從當年的三鹿奶粉,三鹿牛奶到今天的蒙牛、伊利都跟監獄有合作,很多產品也間接或直接出口國外。各類被囚者都有,不時查出有人患有各種性病,至於乙型肝炎、肺結核、皮膚病······更是不稀罕,而且基本得不到適當治療……

勞改產品到底有多臟?看完以下文字,我相信你再也不會使用或食用出自關押場所的產品了。

據我所知,看守所或監獄裡強迫被囚者勞動所生產的東西主要包括牛奶盒、提牛奶箱的紙質手提袋、一次性餐筷和手套(就是帶著啃骨頭的那種)、棒棒糖、剝了皮的大蒜,還有磨好的紙錢、花圈用花、插好的假髮,搓成的草繩、別針、聖誕節用的彩燈等各種手工勞動產品。

當然,也有些被囚者被強迫下井從事挖煤,或做編織縫紉等勞動,每天工作時間長達12小時甚至達15、16個小時的都常見。

除了被關押的與政治有關、與捍衛社會公正有關的人士之外,可以說監獄是藏污納垢的地方。搶劫、盜竊、殺人、強姦、貪污受賄······各類被囚者都有。不時查出有人患有各種性病,至於乙型肝炎、肺結核、皮膚病······更是不稀罕,而且基本得不到適當治療。中共法外規定,沒有危及生命不準保外就醫。因此,一般情況下一旦得病就只好忍著,聽天由命,任其發展傳播。

記得有個剛入監的年輕人被查出患有尖銳濕疣後,開始不再讓他包筷子,他只是坐在走廊上,我遇到過幾次。“勞動號”(被迫勞動的被囚者)的頭兒帶著好奇的“勞動號”,把那個年輕人叫到廁所,命他退下褲子看長在陰器上的疣體。作為“新號”,他當然只有乖乖服從。“勞動號”們帶著几絲小心討論著疣體的樣子······

但是兩天後,組長覺得讓他總坐在走廊上是人力的浪費,畢竟生產任務完成得越多,組長得到的減刑或假釋的積分就越多。於是組長又讓他回到車間幹活。

當時車間里在包“衛生筷”,餐館需求量很大。那時監獄為了節約用水,早餐後洗完餐具便停止自來水,午飯前再重新供應,下午也是如此。

在沒有水的時間裡,被囚者們上廁所後就無法洗手,經常是放下筷子上廁所,回來拿起筷子接著包。

被囚者入監的第一天,每人的任務是2,000雙筷子起步,兩周後每天必須包裝出5,000雙,完不成任務者將被懲罰。每天都有大量的所謂“衛生筷”源源不斷流向市場。在此,我想說“衛生筷”真的不衛生,奉勸大家再也不要用了。

2006年在看守所疊一次性手套時,有位獄友曾告訴我說,某某人實在太壞了,有時他會從身上撥幾根陰毛包在手套里。當別人說他缺德時,他滿不在乎地說“包裝袋上寫的不是英文就是韓文,讓老外們就著吃吧······”

對被囚者來說,包棒棒糖相對而言就是件令人高興的差事了。因為監獄裡賣給犯人的商品比市場上貴出很多(價錢與火車上差不多),包棒棒糖時,就可以免費吃到各種不同味道的糖果,一解長期虧嘴之饞,所以通常比較高興。

在面前的矮桌上,通常放個盛滿棒棒糖的盆子,他們一邊聊天一邊拿起糖包著。有時把糖放進嘴裡含著,若覺得某種味道的糖不好吃,再從嘴裡拿出來包好,放進箱子,然後再吃其它味道的······他們有時候開玩笑說“吃了那麼多不同味道的糖,但棒棒糖卻可以一根都不不少”。

一些商家見利忘義,不負責任,從當年的三鹿奶粉,三鹿牛奶到今天的蒙牛、伊利都跟監獄有合作,很多產品也間接或直接出口國外。

專制獨裁是人性之惡——自私的最高表現形式。他造就了不公不義,扭曲著人們的靈魂、傷害著人們的身體。心靈一旦被扭曲,做出令正常人難以理解和接受的事也就不奇怪了。在人性被扭曲的地方,人們便難有正常人應有的心態和生活狀態,更可怕的是,罪惡、醜惡多了,久了,人們可能漸漸習以為常,把病態當作常態,不予治療,甚至拒絕治療。

即使如此。我們仍然不能灰心,根治專制獨裁製度之惡疾,是個目標,也是個過程。當惡疾被根除,病魔被驅走後,大病得愈的社會與人會由衷感謝那些為根除惡疾而努力的人們所做的一切。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亮軒 來源:RFA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驚人之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