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言論 > 正文

陳破空:為什麼說中共必然覆亡?

“紅色江山萬代傳。”“紅色江山萬年長。”中共念念有詞,甚至把這些話編進歌詞里。越是念叨的,越是它擔心的。

其實,這種心態,與歷史上專制王朝的幻想、迷信和恐懼心態毫無二致。再次佐證,中共建立的紅朝,本身就是專制王朝之一,也肯定逃脫不了到期覆滅的命運。

毛澤東曾以秦始皇自比,毛之後的中共當權者,動輒以百年論目標,諸如建黨一百年將如何、建國一百年將如何,都是王朝術語。到了“太子黨”登基、“紅二代”主政,中共完成了其紅色王朝的傳承儀式。

歷史上的專制王朝,或長或短,最終都免不了覆亡。不可一世的暴秦,一統天下後,僅存活了15年;唐、明兩朝較長,也不過三百來年;清朝苟延,也不過267年。專制王朝的共同特點,乃是依靠人治而非法治。監督與制衡缺位,權力必然腐敗,王朝必然腐朽。即便達到“大治”或“中興”,也必盛極而衰,漸至沒落,終至覆滅。

中共紅朝,具有歷代專制王朝的全部特徵,惟更加脫離時代,與二十一世紀的民主化方向格格不入。而歷經半個多世紀的鐵血統治,紅朝腐敗深重,超越歷朝歷代。其滅頂之災,已隱約可見。中共當權者雖絞盡腦汁、費盡心思,保黨,救黨。但歷來專制王朝自有定數,豈是人為所能迴避和苟延?

再從共產主義的興衰看中共命數。從共產主義學說出籠之日起,“第一國際”、“第二國際”、“第三國際”,乃至“第四國際”,先後破產,證明共產主義遭到人類的廣泛唾棄。共產黨陣營,以蘇聯為大本營,東歐八國為基地。而至上世紀八十年代末、九十年代初,東歐易幟,蘇聯解體,紅色專制瓦解,普世價值漸立。

縱觀蘇聯和東歐,共產黨的統治,短則40多年,長則70餘年,但最終都逃不脫覆亡的命運,昭示各國共產黨的普遍結局。發生在二十一世紀初的顏色革命,把又一批獨裁者或一黨專制掃盡了歷史的垃圾堆。當今世界,公平競爭的多黨制遍地開花,“吃大鍋飯”的一黨制日暮途窮。以中共為首的幾個殘餘共產黨政權,包括中國、朝鮮、古巴、越南、寮國,步蘇聯和東歐共產黨後塵,只是時間問題。

連毛澤東自己都承認:“一切事物都有它產生、發展和滅亡的過程。”進而論述:“到了那個時候,共產黨消亡了⋯⋯”認定:“共產黨總有一天要消滅。”如今,在中共中央的黨校里,討論“共產黨倒台之後怎麼辦”已經成了公開的秘密。

毛澤東還說過:“像希特勒這樣的法西斯國家的軍事生命是建立在進攻上面的,進攻一完結,它的生命就完了。”中共本身,就是事實上的法西斯,或曰,比法西斯還法西斯。於是,用毛澤東這句話來觀察今日中共行為,再恰當不過。

為了維護獨裁統治,中共不僅防守,而且進攻。對內,中共耗資天文數字,打造龐大維穩體系,實際就是打造對中國人民既防範又進攻的堡壘。對外,中共急劇擴張軍力,打造無限“硬實力”,實際就是打造對文明世界既防守又進攻的威懾力。

對內鎮壓,伴生對外威脅。中共在東海、南海、乃至於南亞的軍事動作升級,是它對外進攻的步驟。對外網路攻擊,僅僅是中共對外進攻的一部分,或者說,是中共對外進攻的前奏。這一切“進攻”態勢,都泄露出,中共領導人靈魂深處,孤獨而絕望,充滿隨時可能完結的心理恐懼。

古人云:皇天后土,德者居之。又云:惟賢惟德,可以服人。中共無賢無德,暴戾殘忍,竊據高堂,褻瀆神靈,豈能長久?民間有“天滅中共”的說法,意思是,中共壞事做絕、惡貫滿盈,中共不滅,天理難容。

當中共成為過去式,當中華民族從噩夢中蘇醒之日,一座共產主義受難者紀念碑,必將在神州大地豎立,讓人們記取,在中國歷史上,曾經鬧過共產黨,那是怎樣的殘暴血腥,又是怎樣的荒唐離奇!為這個民族,留下永難磨滅的慘痛、恥辱和教訓。

──摘選自《傾斜的天安門》陳破空著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亮軒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言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