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驚人之語 > 正文

老泉:縣官被人用高壓鍋壓成「肉湯」 官員和子女不安全

——如果允許中國人持槍 給你個縣長你敢當?

「我為自己的這個官員身份感到羞恥。我兒子在外面從來不說他爸是在交通局當副局長。去年在長沙,一個20歲的女孩子被衝進下水道失蹤了,大家一片同情,可一聽她母親是司法局的局長,父親是房產局的幹部,都說死得好······簡直太可怕了。」——一位交通局副局長的感慨

不建設真正的民主法治國家,沒有哪個人是安全的

我曾經說過,如果允許中國人持槍,給你個縣長都不敢當。現在我的說法改變了,我說“不建設真正的民主法治社會,沒有哪個人是安全的”。今年一月四日上午攀枝花市國土局局長槍擊市委書記、市長的新聞都看到了,如今別說我們草民百姓不安全,連廳級幹部也不安全。

其實,領導幹部比我們小民百姓更不安全,小民百姓的不安全主要來自上面的欺負,而領導幹部不但面臨底層的反抗,而且也來自內部的傾軋。

“我為自己的這個官員身份感到羞恥。我兒子在外面從來不說他爸是在交通局當副局長。去年在長沙,一個20歲的女孩子被衝進下水道失蹤了,大家一片同情,可一聽她母親是司法局的局長,父親是房產局的幹部,都說死得好······簡直太可怕了。”

這是一位交通局副局長的感慨。可怕嗎?為什麼呢?剛成年的女娃被生生衝進下水道,失去了最寶貴的生命,善良的人們無不心痛得流淚,覺得可惜。可是當大家知道其爸媽是幹部時,竟破涕為笑,失去了悲天憫人的人之常情。這“父母官”得造多大的孽,才讓人轉了這麼大的彎?

再說這位交通局副局長,“位尊而多金”,兒子非但不自豪,反而害怕外界知道自己父親“飛黃騰達”。這又是為什麼?因為身為幹部子弟,如今已處於危險境地!

人們站在“兒子”的角度想一想:如今的官員有不得罪人的嗎?比如強拆強征?比如替親戚贏了官司?比如為私利黑吃黑,和人火拚?受害人或許處於弱勢。但是對於他們的孩子,那就是強勢了。“人急造反狗急跳牆”,這是孩子不安全的主要因素!這是一。第二,如今教育失敗得一塌糊塗,那些遊手好閒的年輕人為了過上官員紙醉金迷的生活,想錢都想瘋了。你說他們最先瞄準誰?肯定要瞄準有錢人,和他們的孩子。所以如今哪個傻兒還敢說自己是達官貴人的孩子喲!第三,由於官員的口碑一日不如一日,老百姓提起他們就咬牙切齒破口大罵。老百姓如果遇到官員的孩子,必定想辦法刁難和欺負,以解心頭之恨。所以在將來,官員的孩子會一改過去的飛揚跋扈,變成夾著尾巴做人。因為誰跋扈誰死得快。

同理,官員如果沒有前呼後擁,他們將來也不敢獨自出門兒。就是現在,恐怕就有人晚上不敢離家半步。

我老泉的家鄉河南省息縣,前化肥廠廠長楊某,可能兼任著三大班子里的一個副職,他兩口子就被人從縣委大院劫持,然後用高壓鍋壓成了“肉湯”。原因就是都說楊廠長有錢,幾個亡命徒想勒索幾個花花。

然而,這種情況也只是出現在當代,發生在現在。

我們這輩人沒有經歷過過去,但從古書中和舊戲文里知道,過去的人們對達官貴人以及他們的家人,無不崇拜和羨慕,人人都想享受他們那樣的生活。可是,大家雖然有“攀”的心思,卻都是教育自己的子弟好好讀書,將來考上一官半職,從“正路”走向仕途。而不是說要自己的子弟當搶匪靠拼爹魚肉鄉里。事實上確實有個別家庭因為自己的子弟參與科舉考試改變了家族的地位。可是到了“解放後”,這現象很難發生了。我這個年齡的人只經歷過一次,那就是改革開放之初,要求幹部隊伍“四化”——革命化、年輕化、知識化、專業化——的時候才有過短暫的打破“士族門閥”的變相世襲。

回顧67年,前20年上面的幹部都是“從戰火中走來”,鄉村是從土改和鎮壓反革命運動中“成長”。到了我們成年,那必定是經過“激情燃燒的歲月”里“燒”過,好人誰能當官啊?別說當官,就是當兵當工人讀工農兵,都讓幹部子弟壟斷了。再後來,就像我上面說的“四化”過一批,這一批人如今有的已經被當作貪污犯弄號子里了,剩下的和紅二代一起壟斷著這個國家。不過,只要紅二代不高興,他們也會被陸續清除掉,因為維穩需要有人做犧牲品。——到了現在,選拔幹部完全是“圈兒里人”,沒有後台沒有靠山你連想都不要去想。比如我的學生公開競聘一個崗位,演講和答辯都是第一名,結果崗位讓第二的給佔了。

總之,用學者的話說現在就是“階層固化”,“上下不流動”——權力是他們的,財富是他們的,普通人只能望洋興嘆。

然而老百姓說:好吧,都是你們的,你們就自個兒玩兒吧。但是,千萬別把我逼急了······

看看各大機關,哪兒不是警察林立?哪兒沒有特警荷槍實彈?

尤其最近一樁不起訴的案子,人們算是把官府看透了,從今以後老百姓有事再不指望政府替他們做什麼,如果有能力都會“自行解決”,楊佳成為人民心目中的偶像。

划算嗎?庇護了五個人,讓全國的領導幹部、公職人員面臨危險。逆淘汰的結果只能做出如此愚蠢的選擇。

領導幹部來自權力內部的危險,一是權力分配的矛盾,二是金錢分配的不公,三是對女人的爭奪等等,我不再一一贅述。總之沒有民主法治作保證,各種利益只根據關係的親疏進行分配,而且對於高一級的官員沒有有效的監督,下級官員要麼做奴才忍氣吞聲,要麼鋌而走險。如此下級官權雖然處於劣勢,而上級官員“欠賬總是要還的”,他們又哪裡能睡上安穩覺?

日本首相下野後自己上街購物,自己騎自行車鍛煉,從來不擔心有人襲擊。這就是民主與法制的好處。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我的中國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驚人之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