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促成日本全面侵華的三大元凶禍首

1900年,北京菜市口刑場,處決義和團民。

近代史上大中國最大的災難性事件是日本侵華,攔腰斬斷了中華民族憲政文明的進程,使中國人與現代文明漸行漸遠。

人類現代文明的本質就是民進官退,官權對民權的讓步;而不是原子彈、航母、高鐵、摩天大樓。

上世紀初小日本面積只有大中國的三十分之一,人口十分之一,發展現代工業的礦產資源百分之一,為何能成功侵略中國佔領經濟總量佔全國90%的發達東部地區呢?

造成日本侵華的元凶禍首有三個:一是義和團;二是張學良;三是馮玉祥。

日本侵華的標誌性事件有兩個:九一八事變和盧溝橋事變。

兩次事變都是駐華日軍挑起。

如果中國領土上沒有日本駐軍,日本全面侵華的可能性幾乎等於零!

大中國神聖領土上為何駐有日本軍隊呢?

這都是義和團造的孽。

1895年甲午中日戰爭慘敗後,大清國官府計劃“聯俄制日”,1896年委派李鴻章與俄國簽訂《中俄密約》,允許俄國修建橫貫東三省的“中東鐵路”。

近代世界史一千次證明,地球上任何一個國家與俄聯手都是與狼共舞,最終就算不被俄國狼吞噬也會被反咬得遍體鱗傷缺胳膊斷腿,沒有一個例外!

歐洲一位傑出外交家說過:當你與俄國佬握手時,一定會被對方掰斷一根手指,沒有一個例外!

大清國也不是例外。

甲午中日戰爭以後,日本政府根本沒有繼續與大清國為敵的任何企圖,相反還擁有“還債”情懷,希望用實際行動償還日本在歷史上欠“中國老師”的文明債務,幫助中國富國強兵文明開化,然後兩兄弟精誠合作共同抵禦歐洲白種人對亞洲的入侵。

那時日本政要都是“種族主義者”,非我族類其心必異,對白種人極為反感,把歐洲列強視為主要敵人;同為黃種人的大清國則視為可以聯手抵抗西方侵略的同族盟友。

中國政客不關注國際形勢變化,在關係國家命運的外交上經常選擇完全錯誤的方向是有光榮傳統的。

…………

1900年慈禧太后招安義和團,在一個晚上向全世界所有與中國有邦交的國家宣戰,出動正規軍配合幾十萬義和團暴民進攻外國使館和教堂,對外國平民、中國基督教徒和使用過外國商品的中國人格殺勿論。

為了拯救被圍攻的使館教堂,也為了回應大清國的宣戰,西方世界組成了著名的八國聯軍。

義和團屠殺本國人民很英勇,可一見了外國軍隊就霎時崩潰作鳥獸散,臨陣脫逃時只恨爹娘少生了兩條腿。

八國聯軍輕而易舉攻克了大清國的首都北京。

與八國聯軍進攻北京同步,俄國另派遣一支大軍經中東鐵路侵入我國東三省,佔領了東北全境,並在海蘭泡和江東六十四屯製造了慘絕人寰的平民大屠殺。

義和團覆滅後,大清國與西方列強簽訂《辛丑條約》:西方各國撤出中國,保持大清國主權獨立和領土完整。中國賠款白銀四億五千萬兩,平均每個國民攤上一兩。這個數額雖然巨大,但和百年前和珅貪腐的摺合白銀九億兩來歷不明資產比起來,也不是不可容忍的。

一個大貪官對中國的傷害就相當於兩個八國聯軍!

1870年普法戰爭法國戰敗後,賠款可是10億兩白銀。法國只有大中國一個省那麼大。

俄國佬不但不履行《辛丑條約》從東三省撤退,還大力強化在東北的殖民統治,企圖把東北變為“黃俄羅斯”。

1905年日俄戰爭前夕,俄國已經在東三省完成了“俄羅斯化”,東北事實上已成為俄國領土的一部分。

俄國佔領東北後與日本成為鄰國。那時朝鮮已是日本衛星國,俄國隔著鴨綠江和長白山對朝鮮虎視眈眈。

自強後的日本對歐洲列強高度警惕,對俄國則持有無法調和的本能敵意。

日本為了自身的安全,自然不能容忍日本佔領中國東北。與腐敗無能的大清國為鄰,比與吃肉不吐骨頭的俄國狼為鄰要好受得多。

於是日本和大清國密謀,要求大清國允許日本出兵趕走俄國狼收復東北。

大清官府大喜過望。這塊被俄國鬼子侵佔並且不可能收復的廣大領土,日本出兵代你收復,天底下哪有這麼好的事。

於是日俄在已被俄國佔領的大清國東北開戰,大清國則作壁上觀。

日俄戰爭結果,甲午奇蹟再度重演。龐然大物的專制俄國被新生的憲政小日本擊敗,俄國太平洋艦隊在對馬海峽全軍覆沒。

憲政PK專制無往不勝!

日俄戰爭日方戰死了十多萬優秀軍人,軍費更是天文數字。

日本付出巨大犧牲把俄國鬼子趕出東北後,自然也想代替俄國佬做東北的主人,換上任何國家都會這樣想,否則就會被本國人民痛罵吃裡扒外。

但日本政府那時很注重國際名聲,不象俄國佬那樣臭不要臉。

美國提出的對華“門戶開放”政策已得到包括日本在內的文明世界認同,保持大清國主權獨立和領土完整。

小日本不好意思象俄國佬那樣公然與文明世界為敵,代替俄國佬佔領原本屬於大清國的東北疆土。

於是日清開始談判。日本答應把東三省歸還給大清國。但日本付出了那麼大的犧牲把已經丟失的巨大領土交還給大清國,大清國總得給點“報酬”吧。

大清國給出的“報酬”就是把俄國中東鐵路的南滿部分轉交給日本經營,允許日本在南滿鐵路兩側開發駐軍;同時把十九世紀末租借給俄國的旅順、大連轉租給日本;允許日本國民在滿洲租地建屋。

日本要求的“報酬”多是當年大清國給予過俄國鬼子的;交還給中國的大片領土則是俄國實際佔領已不屬中國的。

也就是說日本要求的報酬並不是大清國“擁有”的;日本給予的則是大清國已經“完全失掉”的。

這個“報酬”對大清國一點也不苛刻。

《日清條約》比《中俄密約》多餘的部分則是“駐軍”。當時大清國允許日本在南滿駐紮一定數量的軍隊也是出於無奈,根本原因是防止俄國鬼子捲土重來。沒有日本軍隊的協防,大清國根本沒能力抵抗俄國軍隊再度佔領東三省。

如果大中國今天出動軍隊付出巨大的犧牲,把日本北方四島從俄國鬼子手中奪回交給日本人,我們要的“報酬”不會比這個更低,否則就會被中國人民罵為漢奸賣國賊。

於是小日本開始在東三省駐軍,這就是“關東軍”的來歷。

1931年“九一八事變”前夕,日本關東軍接近一萬人。

“關東軍”是義和團惹的禍,沒有義和團就沒有日本關東軍,沒有關東軍就沒有九一八事變。

…………

1937年盧溝橋事變前夕,京津地區為何也有日本駐軍呢?

西方各國對義和團不分青紅皂白屠殺平民婦孺圍攻外國使館印象深刻。為了防範大清國這個反文明反人類的瘋子政權下一次發瘋時能快速轉移本國平民和外交人員,《辛丑條約》規定八國在北京至渤海大沽口的鐵路沿線駐紮一定數量的軍隊保護出海的鐵路線暢通。於是京津地區有了日本駐軍。

盧溝橋事變是日本京津駐軍與中國軍隊擦槍走火。

沒有日本京津駐軍就沒有盧溝橋事變,也就沒有日本全面侵華。

日本京津駐軍也是義和團造的孽。

義和團在近代中國造的孽罄竹難書!

百年過去了,中華文明並沒取得多少實質性的進步,上面依舊是慈禧思想當道,下面依舊是義和團精神橫行。

只要義和團幽靈不散,中國下一次大災難就不會太遠!

下面說說張學良和馮玉祥。

上月有人問飛駿:九一八事變時日本關東軍不到一萬人,東北軍則有三十多萬雄獅,兩軍交戰東北軍能完勝。為何張學良要拱手把自己的根據地讓給日本人呢?蔣介石“不抵抗密令”純屬瞎扯蛋!別說沒那個所謂密令,就算真箇有張學良也可不聽啊?此前可是蔣聽張的多張聽蔣的少。為了不便公開的“一紙密令”承受實質性災難,讓出張家百戰得來的廣大根據地,只有瘋子傻子才會聽從那樣的密令。

飛駿的回復如下:

1、張學良是花花公子,吸毒玩女人內行打仗外行。

2、九一八事變時張學良的根據地不止是東三省,還有富庶繁華的平津地區,東北軍有退路才讓出東三省。如果東北軍沒有關內退路,自然不會輕易把東三省交給日本人。

3、張學良擁有平津地區,造成東北軍擁有關內退路的罪魁禍首是馮玉祥!他主導的中原大戰,使富庶繁華的平津地區漁翁得利落到張學良集團囊中。

4、張學良在擁有壓倒優勢兵力和百分百地利民心的大好形勢下拱手讓出了東三省,極大刺激了日本軍隊的侵華胃口。日本侵略軍因此食髓知味,對大中國滋生出不可遏制的領土野心。

…………

1930年中原大戰以前,張學良的地盤只有東北三省。

中原大戰是蔣介石統領的國民革命軍和馮玉祥、閻錫山、李宗仁等亂世草頭王爭奪中國控制權的戰爭。總司令和政府主席雖然由閻錫山、王精衛充任,但中原大戰的總推手則是後面有蘇俄鬼子掙腰的馮玉祥。李宗仁集團則只打嘴炮反蔣而少實質性參戰。

蔣介石和馮閻兩大勢均力敵的軍事集團在中原大打出手,擁兵三十萬的東北草頭王張學良自然漁翁得利身價陡漲,成為決定雙方力量消長的決定性因素。張倒向哪一方另一方必敗無疑。

1930年9月18日,戰爭天平開始倒向蔣介石統領的國民革命軍一邊。張學良看到時機成熟,就在東北通電擁蔣,兵出山海關佔領平津地區。馮閻集團全面潰敗。

張學良出兵佔領平津後,就賴在那裡不走了。這個擅長吸毒玩女人的花花公子,對富庶繁華平津地區的感情,要比寒冷單調的東北地區濃厚百倍。蔣介石出於對張學良在關鍵時刻助他一把的感激之情,也默認張學良成為北中國的主宰。

花花公子張學良對平津地區的感情一邊倒,東北三省的重要性自然直線下降。

隨後的一年,張學良不斷抽調東北勁旅出關加強平津地區的攻防力量,東北兵力空虛。

1931年9月18日,離張學良麾軍出關擁蔣剛好一年,日本關東軍策劃“九一八事變”,炮轟北大營,發動征服東北的戰爭。

在力量占絕對優勢的大好形勢下,如果是張作霖,一定會不惜一切代價抗擊日本侵略軍保家衛國。東北三省是他身經百戰一刀一槍拼出來的,他對這塊土地擁有深厚的感情,自然不會輕易丟棄於日本人之手。

張學良則不同,他的心靈家園在平津煙酒繁華地,而不是東北苦寒鄉。當初攻佔經營東北他基本沒出過什麼力,對東三省的感情自然遠不如他父親張作霖。現在他擁有京津這個廣大的溫柔富貴鄉,自然不肯下血本和日本關東軍玩命保衛東三省。他的主要目標是保存實力,確保他在北中國和南京政府抗衡的資本。

如果沒有馮玉祥策動的中原大戰,張學良就沒有機會佔領平津地區,他的全部地盤就只有東三省。當關東軍向他的地盤發動進攻時,後面沒有退路的他就算不想打也只得硬著頭皮努力抵抗,否則丟了地盤就成喪家之犬。

如果張學良用三十萬東北軍和日本軍隊全力爭鋒,日本就算最終能佔領東北全境,也必將付出難以承受的慘重代價。日軍對山海關以西中國本土的侵略胃口就會縮小到接近於零。日軍全面侵華就很難發生。

所以張學良不戰丟棄東北極大刺激了日本全國侵華的狼子野心。馮玉祥策動的中原大戰則給張學良在日軍侵略面前臨陣脫逃提供了條件。

所以張學良和馮玉祥是日本全面侵華的另兩大禍首。

二〇一六年九月三十日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東方白 來源:博客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史海鉤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