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中國經濟 > 正文

燕郊樓市崩盤真相:老投資客賠首付 新投資客入場

曾經一高歌的燕郊樓市,今年顯得格外冷清:無新盤開售,二手房普遍下跌1萬元/平米,成交量驟降,投資客紛紛離......

如今,走在燕郊的大街上,中介門庭冷落、關店成群,晚八點還未到就已閉門謝客,中介人員要麼百無聊賴地玩手機,要麼湊在一起喝茶聊天。聽他們說,有一大批中介人員去了外地,開始轉戰香河、大廠、滄州等地,那裡的房子還能賣出去一些。

房子在燕郊已成為熱點話題。上周末,90度地產來到燕郊,逢人問幾句,都能問出幾件“夾帶著前因後果”的生動案例來。在這些活生生的例子中,“投資客”成為最受人關注的一個群體。

那些“老投資客”們,曾經盲目加入炒房大軍,如今想要瀟洒抽身卻變得愈加艱難,心裡的痛和悔無人言說,慢慢舔舐消解傷口同時,還必須硬著頭皮想辦法填補房貸這個大窟窿。而在“新投資客”的眼裡,燕郊樓市投資泡沫已基本被擠掉,儘管樓市依然冰封,但卻擋不住他們變著花樣悄悄入場。

資料圖

老投資客賠掉首付

當初盲目入局的投資客如今已經“賠掉了首付”。逼不得已,超低價賣房還房貸在燕郊樓市已司空見慣。

劉雲是燕郊一家房產中介的經紀人,2016年市場好的時候根本不缺客戶,一個月收入多的時候能掙十來萬。

也就是在那個時候,劉雲利用工作中的關係,一口氣在燕郊買了5套房子,都付了首付,每月從工資里抽出差不多一萬五還5套房的貸款。區區一萬五的月供對於拿著“高薪”的中介大姐來說,輕鬆自如。

但今時不同往日了,市場進入冰凍期,幾個月都賣不出去一套房子,每個月工資都要發不出了,更別提還房貸了。

“當初,燕郊的房子成了投資客眼中的‘香餑餑’,一個人囤房5套、10套的現象很常見。現在囤房的基本都挺不住,房貸都還不起了,只能忍痛割愛,超低價賣掉其中的兩到三套房子還房貸。”手上拿著5套房,劉雲進退兩難。

還貸的錢就像一座大山一樣壓得劉雲喘不過氣來。為了還房貸,她賣掉了其中的兩套房籌錢,價格只有她買房時房價的一半,為了能儘快還其他幾套房的房貸,賣房時她特別註明買家必須全款交付。

“不賣不行啊,而且只能降價拋售,因為現在大家都知道燕郊房子在降價,買房的也都在抱著抄底的心理慢慢選房。”劉雲說。

不過唯一讓劉雲感到“平衡”的是,跟她一樣“苦不堪言”、甚至比她更慘的人還有很多,比如她所在的中介經理,當初在燕郊囤了10套房子,現在的處境更為尷尬,也在低價拋售房產籌錢還貸款。

另一位賣房中介杜猛說,之前盲目入局的投資客,當初四處借錢買房,現在很多人月供都還不起,直接連房子都不要了,“人”也消失不見。

杜猛是燕郊當地人,他負責的一位業主連續好幾個月都沒還貸款,銀行催繳不成,直接給中介打電話讓幫忙去催款,於是杜猛就寫了張催款條跑到業主家告知,去了幾次,業主都不在家。

“人跑了,房子也不要了。”杜猛說,這些不要的房子最終交由銀行處置,不過,這些房子對於銀行來說都屬於“不良資產”,銀行為了補平賬面,往往就會將這些不良資產拍賣或低價出售。比如,出售給跟銀行有合作關係的中介,中介低價買走後再等著高價賣出,或者如果這類房源較多的時候,銀行也會集中打包出售掉。

新投資客變著花樣入場

隨著3月和6月河北省廊坊地區兩次出台嚴格的限購政策,燕郊的房價經歷了2014年後的又一次高空跳水。

據媒體報道,目前,燕郊二手住宅單價普遍下跌1萬元,個別樓盤甚至暴跌三分之二。二手公寓住宅中,天洋城四代單價1.2萬~1.3萬元,比起4月份的高點3萬多元已經下跌了近三分之二。

但令人感到意外的是,這樣的市場環境下,仍然有新投資客變著花樣入場。

李山,算是燕郊區域知道頗多內情的“知情人士”,他告訴我們,現在燕郊的新投資客們為了取得“合規買房”的資格,想出了“買指標”的法子。

“現在燕郊有一些有錢的中介老闆或從事房地產相關的人,一個月內就從燕郊收了50多套房子,當然,這裡面也不排除背後有投資人。”李山說。

買指標的基本流程是這樣的:燕郊的新投資客們通過當地的“關係”,從燕郊當地農民手中買一大批“購房指標”。這些指標已經明碼標價,一個指標2萬元,可以使用2年,2年之後待房子升值、價格回升後再賣出去,賺取差價。

“對於農民來說,他們既沒那麼多錢、也不會去買燕郊的房子,購房指標閑著也是閑著,現在有人願意出2萬塊錢用2年,農民是很樂意的。”李山說。

拿到購房指標之後,投資客再去市場上購買降價拋售的房子,在投資客眼中,這不叫買房而叫“收房”,為了避稅,收房人一般只收滿2年以上的房子。

在這些投資客看來,當下或許是抄底燕郊樓市最好的時機。不過,有業內人士認為,北三縣一直是炒房客的熱土,政府不會輕易放鬆政策,想在北三縣靠短炒致富並不現實。未來房地產稅一旦開始徵收,這裡也將是徵收房地產稅的重點區域。

距離北京近30公里的河北燕郊,曾經紅火的樓市,今年顯得格外冷清。當初盲目入局的投資客如今已經“賠掉了首付”,挺不住的囤房者房貸都還不起了,超低價賣房還房貸在燕郊樓市已司空見慣。

據90度地產11月24日以《燕郊樓市崩盤真相:老投資客賠首付新投資客花樣入場》為題報導說,如今走在燕郊的大街上,中介門庭冷落、關店成群,晚八點還未到就已閉門謝客,中介人員要麼百無聊賴地玩手機,要麼湊在一起喝茶聊天。

那些“老投資客”們,曾經盲目加入炒房大軍,如今想要瀟洒抽身卻變得愈加艱難,心裡的痛和悔無人言說,慢慢舔舐消解傷口同時,還必須硬著頭皮想辦法填補房貸這個大窟窿。

當初盲目入局的投資客如今已經“賠掉了首付”。逼不得已,超低價賣房還房貸在燕郊樓市已司空見慣。

房產中介經紀人劉雲表示,“當初,燕郊的房子成了投資客眼中的‘香餑餑’,一個人囤房5套、10套的現象很常見。現在囤房的基本都挺不住,房貸都還不起了,只能忍痛割愛,超低價賣掉其中的兩到三套房子還房貸。”。

還貸的錢就像一座大山一樣壓得劉雲喘不過氣來。為了還房貸,她賣掉了其中的兩套房籌錢,價格只有她買房時房價的一半,為了能儘快還其他幾套房的房貸,賣房時她特別註明買家必須全款交付。

跟劉雲一樣“苦不堪言”、甚至比她更慘的人還有很多,比如她所在的中介經理,當初在燕郊囤了10套房子,現在的處境更為尷尬,也在低價拋售房產籌錢還貸款。

另一位賣房中介杜猛說,之前盲目入局的投資客,當初四處借錢買房,現在很多人月供都還不起,直接連房子都不要了,“人”也消失不見。

“人跑了,房子也不要了。”杜猛說,這些不要的房子最終交由銀行處置,不過,這些房子對於銀行來說都屬於“不良資產”,銀行為了補平賬面,往往就會將這些不良資產拍賣或低價出售。

不過,報導還說,在“新投資客”的眼裡,燕郊樓市投資泡沫已基本被擠掉,儘管樓市依然冰封,但卻擋不住他們變著花樣悄悄入場。

據陸媒不久前報道,燕郊二手住宅單價普遍下跌1萬元,個別樓盤甚至暴跌三分之二。二手公寓住宅中,天洋城四代單價1.2萬~1.3萬元,比起4月份的高點3萬多元已經下跌了近三分之二。

燕郊鎮因距北京僅30公里,一直以來是環北京樓市中的熱點。很多在北京工作的人把住房買在此處,更有很多投資者因其投資回報可觀,在此買房投資。燕郊自2009年開始緊隨北京進入了樓市快速上漲的通道,也因此被視為北京樓市的晴雨表。

但在今年過去8個月的時間裡,隨著3月和6月河北省廊坊地區兩次出台嚴格的限購政策,燕郊的房價經歷了2014年後的又一次高空跳水,二手住宅單價普遍下跌1萬元,商住房總價跌去三分之二,成交量仍萎靡不振。

10月份,財新網報導,鏈家研究院在環北京地區調研發現,與今年3月份的高點相比,9月份燕郊二手房成交量下跌了90%。與今年3月份的高點相比,燕郊鎮二手房平均價格也下跌了16.9%。

除去二手房量價齊跌之外,環京地區新房的銷售也幾乎停滯。

陸媒今年8月報導,隨著客戶減少,地產中介員工的收入隨之下降,有員工表示,很多同行都拿著保底工資,根本不夠生活。為了增加收入,很多中介員工將代理業務逐步擴大,改售環京其它區域二手樓盤及煙台的海景房。堅持不下去的員工都轉了行,有的甚至去送外賣了。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楚天 來源:大紀元記者方曉報導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中國經濟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