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人物 > 正文

馬三家罪惡懼曝光 遼寧女法輪功學員出獄前1個月被迫害成植物人 蹊蹺離世

 

王彥秋在遼寧女子監獄馬三家監區被迫害致昏迷,一直是“植物人”狀態。經歷五個月的痛苦掙扎後,於2017年12月29日7點半悄然離世,終年56歲。(明慧網)

2017年的最後一天,12月31日,在遼寧錦州市殯儀館裡寒冷、悲涼襲擊著前來奔喪的王彥秋的家人。兒子王可新望著母親王彥秋的遺容,悲痛至極:“媽媽,您已經自由了,為什麼還要這麼早離開?”

此時,王可新回想起三年前他給獄中的媽媽寫的那封信:“媽媽:回想我來在世上的二十多年裡,最幸福的時光就是您煉了法輪功後,身體健康了,不對我發脾氣了,不嘮叨了,而且您還善待我父親,我十分感激您,我為自己擁有這樣一個身體和心靈都健康美好的母親而自豪!多麼希望時光能倒流,再回到從前的日子裡。我感覺自己還沒長大,有您的呵護我很踏實。

“可如今您深陷囹圄,原本健康的您才失去自由一年多,就得了十幾種病,這可叫我怎麼辦啊。媽媽您一定要多保重,要照顧好自己的身體。如果您認為自己沒有罪,那就更不應該悲觀,要心胸開闊些,開朗些。為了兒子,您一定要健康地出獄。”

明慧網報導,這封信,是在2015年中國新年前,王可新去遼寧女子監獄馬三家監區探望被關押在那裡的王彥秋後寫給母親的。還不知道母親是否收到了這封信,母親就去世了。

在2014年1月錦州市法輪功學員王彥秋被冤判四年後,被關押在遼寧女子監獄馬三家監區遭受迫害。在出獄前的一個月,她一直昏迷不醒,處於“植物人”狀態。經歷五個月的痛苦掙扎後,於2017年12月29日早上7點半悄然離世,終年56歲。

王彥秋在瀋陽739醫院(明慧網)

修煉後身心巨變

王彥秋出生於1962年,在她很小的時候,母親就去世了,她的童年是苦澀的。婚後,丈夫脾氣暴躁,嗜酒如命,酒後經常毆打她。常年的抑鬱導致她患有子宮肌瘤,還有嚴重的貧血症。最後,他不得不與丈夫離異,孩子和房子都判給了丈夫。

兒子也因為父親的暴力常年與媽媽生活在一起,王彥秋不但要解決自己的租房和生計,還要承擔撫養兒子的費用,經濟很拮据。她還疾病纏身,多方尋醫問葯,無效。

1996年,王彥秋看到朋友們修煉法輪功後身心受益,也開始修煉了。讀完法輪功的主要著作《轉法輪》後,她明白了人生苦難的根源,放下了對前夫的怨恨。通過每天的煉功,她渾身的病很快都好了。從此,她性格變得開朗、和善。兒子看到媽媽的身心巨變,很支持她修煉法輪功。

修煉前,王彥秋在商店上班時,經常往家拿東西,大家都拿。修煉後,她遵循“真、善、忍”做好人,在這方面嚴格要求自己,一分錢的便宜也不佔。她關心他人,對誰都好,朋友評價她:俠義、慷慨、知恩圖報。

最後的日子

2017年的仲夏,被囚禁在遼寧女監馬三家監區的王彥秋,還有一個月就出獄了,四年的苦難就要結束了。錦州的家人和朋友們在為她倒計時。

王彥秋的刑期是在2017年7月23日結束的,可就在距她回家還有一個月時,家人突然接到遼寧女監的電話,說王彥秋當天早上6點患腦出血,被送進瀋陽739醫院搶救,現已蘇醒過來了,讓家人去看看。

家人立即從錦州趕到瀋陽739醫院,見到了被搶救過來的王彥秋。她當時雙手戴著手銬,家人見到此景心裡感到憤懣和悲愴:人都這樣了,還戴著手銬。那時王彥秋的意識是清醒的,能認識家人,只是不會說話。

在重症監護室的頭兩天王彥秋還是清醒的,家人每天都能與她見上半個小時的面。可是第三天,當她被推出重症監護室時,家人發現她已經沒有意識了。醫生讓家人幫助推著王彥秋做腦CT,檢查結果正常。

家人問醫生,王彥秋在重症監護室待了三天,怎麼神智不清了呢?醫生說是“正常現象”。王彥秋被轉移到普通病房,一直到她離世都沒有醒過來。

家人不解的是,王彥秋在重症監護室待著的這三天里,究竟發生了什麼?這三天只有獄警可以自由出入。

兒子說媽媽在最後的日子裡時而緊皺眉頭,時而下意識地用手抓撓自己的胃部(大概是胃部不舒服),但始終沒有蘇醒,一直是“植物人”的狀態,直到她離世。

獄中摧殘

王彥秋在獄中的情況,知情人和目擊者出獄後幾次投書給明慧網,披露了出來。

2014年7月17日,王彥秋被分到馬三家監區2分監區1小隊304室。當時王彥秋已經骨瘦如柴,經監獄醫院檢查,血壓高達200多,大腦小腦出現萎縮癥狀,就這樣的身體她還被逼著幹活。

獄警隊長趙敬華、副隊長戴雪梅等人以減刑來唆使犯人監視王彥秋,不讓她煉功,還製造事端迫害她。一次,犯人們說她閉眼煉功,一窩蜂地上去把她摁倒在地,並捂她的嘴、捏著她的鼻子,她的腿被掐得青一塊紫一塊的。

7月某日,王彥秋遭到副大隊長尤岩一頓暴打。據目擊者說,尤岩氣急敗壞地用穿著皮鞋的腳往王彥秋的臉上猛踢,當時王彥秋的臉就被踢腫了。尤岩又把她拽到辦公室里暴打一頓。

2014年10月9日,馬三家分監區2分監區1小隊隊長戴雪梅一手捂著王彥秋的嘴,一手把她的胳膊反背在身後,推她到2分監區大車間(干奴役活的地方);另一隊長趙敬華用水杯砸她頭部,然後又搧她二十多個耳光,致使她的臉紅腫起來,並留下明顯的手印。

遼寧女子監獄的馬三家監區,就是原臭名昭著的馬三家勞教所。當局在勞教所不得不解體後,於2013年7月至10月對舊牆、大門、監舍、崗樓、電網進行改造,改裝成瀋陽女子監獄的一個分監區。警察基本上是馬三家勞教所的原班人馬,那裡依然是殘酷迫害法輪功學員的地方。

艱難探視

2014年,王彥秋被投監後不久,她的兒子和外甥去監獄裡看望她,獄警不讓他們見。兩個孩子失望而歸。王彥秋的外甥平日跟老姨相處得很好,兩人很貼心,這次遠道而來卻沒見到老姨,孩子很傷心。

2015年中國新年前,王彥秋的家人再次前往瀋陽看望她,這次終於見到了她。當時有獄警“陪同”。獄中法輪功學員被接見時,都有兩個警察“陪同”,監視會面談話的內容。一個“陪同”的獄警拿著病歷讓家人看,家人見到王彥秋的病歷上寫了十幾種疾病,最嚴重的是高血壓和心臟病。

家人不解:王彥秋在家裡時好好的,身體健康,還能打工掙錢,被關押才一年多就得了十多種疾病?

遭非法關押和誣判

在中共對法輪功長達十八年的迫害中,王彥秋被非法綁架、關押過四次。

其中,2013年7月23日傍晚,王彥秋在錦州兒童公園附近向民眾散發法輪功真相光碟,被警察關進了市看守所。

12月12日上午9點半,錦州市古塔區法院不顧王彥秋極差的身體狀況,在錦州市看守所私設公堂,進行非法庭審。

面對違法的庭審,王彥秋的律師當庭揭露迫害真相,並從信仰自由、法律規定、公訴機關使用法律錯誤等方面為她做了有理有據、義正詞嚴的無罪辯護。包括審判長在內的所有在場的公檢法人員面對律師的提問啞口無言。

2014年1月,王彥秋被錦州古塔法院非法判刑四年。

被冤獄判刑後,錦州市勞動局社保科,扣下了王彥秋五萬多元的工資。

王彥秋被冤判後,曾前後四次被投監未果。在入監體檢之前,王彥秋幾次都被急救車拉到錦州附屬三院緊急診斷。最後一次,王彥秋硬是被強行送進監獄。

“(媽媽)沒回來的時候,還有個盼頭,現在連個盼頭都沒有了。”兒子王可新悲傷地說。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王篤若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人物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