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共產大演習:紅衛兵抄家1000萬戶 搶走3000億私產

——《共產黨毀滅人類暴政錄》之謀財害命篇(7)

「文化大革命」中的抄家「戰果」確實十分驚人,據不完全統計,從1966年6月至10月初,全國紅衛兵收繳的現金、存款和公債券就達428億元人民幣,黃金118.8萬餘兩、古董1,000多萬件,被抄走的資產據說價值達到2,500億到3,000億人民幣。

在破“四舊”過程中,全國總共約有1,000多萬戶被抄家。(網路資料圖片)

目錄

抄家緣起

抄家“戰果”

民間反抗

珠寶與珍貴文物都成為抄家對象和“戰果”

紅衛兵在天安門廣場遺落金條

中共怎麼處理文革抄家物品

三十年後搶劫方式方法變了

抄家緣起

中共土改時共了地主的財產,中共懷疑家境富裕者可能還私藏銀元金條之類的,心裡都掂記著呢。

1953年到1956年對工商業的“社會主義改造”迫使私人企業實行“公私合營”,十年過去了,1966年9月30日,定息停止發放,中共將這些企業全部據為“國有”。但這還遠遠不夠!公私合營雖共了資本家的工廠企業商店,但資本家的家底比地主殷實得多,還藏有美金金條文物古玩之類的。

“工商改造”中毛澤東說:“出這麼一點錢,就買了這樣一個階級……我們把這個階級買過來,剝奪他們的政治資本,使他們無話可講。剝的辦法,一個是出錢買,一個是安排,給他們事做,這樣,政治資本就不在他們手裡,而在我們手裡。我們要把他們的政治資本剝奪乾淨,沒有剝奪乾淨的還要剝。”

按照中共和毛澤東的計劃,“沒有剝奪乾淨的還要剝”,況且還有贖買的錢,搶掠財產也要分步走,文革的抄家的高潮為1966年8月底,9月,10月,目的是把這些付息贖買的錢及資本家的老家底都抄走,56年到66年,十年了該搶些東西了,抄家實則是按中共既定的搶掠計划進行而已。

文革抄家時,紅衛兵無不例外地會厲聲喝問:“說!你們家的金條都藏哪兒了!?”

8月18日,毛澤東在天安門接見紅衛兵之後,第二天北京的紅衛兵開始“破四舊”和抄家,這股風迅速刮遍大江南北,只要你家是黑五類;或有歷史問題;或有海外關係(有親屬在歐美、港台),紅衛兵都有權力帶一群人到你家,名曰查抄封建主義、資本主義、修正主義的東西和不義余財,實質上是掠奪私人財產,毀壞文物和文化。

抄家“戰果”

在破“四舊”過程中,全國總共約有1,000多萬戶被抄家。據統計,僅1966年8月18日後的一個月內,北京市被抄家的達11.4萬多戶,被趕回原籍的有85,198人。上海市從8月23日至9月8日十幾天,紅衛兵抄家就達84,222戶。到9月下旬,天津市紅衛兵抄家1.2萬戶。

全國各地城鄉眾多的人家被抄。例如上海川沙縣五十多萬人,七千八百多戶被抄。浙江嵊縣,八千餘戶被抄。遠在天邊的人煙稀少的雲南江城哈尼族彝族自治縣,也有五百六十五戶被抄。山東威海市僅工商界、文化界人士就有二百七十五戶被抄家。江蘇江寧縣僅一個祿口公社就有三百○八戶被抄,抄走金銀器皿、飾物及日用品七千五百,毀壞書籍無數。上海奉賢縣青村公社三百一十五戶被抄,毀字畫二百二十七幅,書刊六千餘冊。

“文化大革命”中的抄家“戰果”確實十分驚人,據不完全統計,從1966年6月至10月初,全國紅衛兵收繳的現金、存款和公債券就達428億元人民幣,黃金118.8萬餘兩、古董1,000多萬件,被抄走的資產據說價值達到2,500億到3,000億人民幣。

當時中共領導人康生說:“天津呀、北京呀、上海呀、武漢呀,抄了資本家的家,光抄出黃金就是一百二十萬兩,就是六十噸;白銀十二萬噸,這還不包括銀元。……據說有些紅衛兵拿過來一看,不知道這個是美元,就燒掉了一些……成績是偉大的。”

抄家中還挖出所謂“階級敵人”1.66萬餘人,破獲“反革命”案犯1,700餘宗,從城區趕走“牛鬼蛇神”3,900多萬人。

紅衛兵抄家時,還私自批鬥、抓人,甚至私設公堂,濫施酷刑,打人致死。

民間反抗

破四舊的實質是打砸搶,文革中,破“四舊”變成了砸文物、打人、抄家搶掠的同義詞。

“抄家”,往往要沒收和毀壞所有財產,即使是孤寡老人,家裡的一切也都要搶走,連碗筷、被褥都不剩。而且,“抄家”還要伴隨著“打人”,手段殘忍至極。“抄家”時最常見的項目是剃“陰陽頭”。

因為多年兵荒馬亂,中國人凡家中有點積蓄的都存些金子,防備動亂年月衣食之需。但紅衛兵看來,金子是資本家、地主或反動派的象徵,許多人在抄家時因被抄出金銀首飾,因而被活活打死。

北京有位叫何敏的女子,自己沒有金子,可是她母親有一些金子,母親誤以為子女沒有問題,偷偷地將金子藏在了女兒女婿的箱子里,沒有告訴他們。何敏不知道箱子里有母親偷放的金子。紅衛兵抄家時發現了金子,當場將何敏的丈夫打死,就地挖個坑埋了。何敏則被送進監獄,判了十年徒刑。在關押了九年半之後,她在獄中懸樑自盡。

這些搶掠行為在一些地方引起了自發的反抗,工人、農民、軍人與紅衛兵發生衝突。中共中央8月22日批准、轉發公安部給毛澤東和中央的報告《嚴禁出動員警鎮壓革命學生運動》。其中規定“不準以任何借口,出動警察干涉、鎮壓革命學生運動”,“重申警察一律不得進入學校”,“重申除了確有證據的殺人、放火、放毒、破壞、盜竊國家機密等現行反革命份子,應當依法處理外,運動中一律不逮捕人。”可見中共鼓勵搶掠個人財物上交國家。

抄家高潮中,人民日報發表社論《不準抹殺紅衛兵的功勛》,號召紅衛兵對“那些吸血鬼、寄生蟲”動手,“把他們的金銀財寶、殺人武器、變天帳拿出來展覽……”,於是,全國大抄家之餘,又有了個“大展覽”。

珠寶與珍貴文物都成為抄家對象和“戰果”

文革期間,北京展覽館曾舉辦“首都紅衛兵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抄家戰果展覽會”,共分為4個展館,第三館為“紅衛兵抄家戰果”,那裡展出了大量珍貴的抄家物品,如珠寶、古董文物、玉石翡翠、各式各樣的鑽石、寶石飾品以及其他奇珍異寶。當時在這個館裡,可以說一般金銀珠寶已經不足為奇了,不少展品的價值是無法估量的,有的金銀珠寶背後有著驚人的歷史和故事。

比如,宣武區“丞相衚衕”原來住有6家“丞相”級的人物,他們在抄家中無一倖免。有一家是歷史上罕見的京城顯族,其祖上僅在明、清兩代都有人當過兵部尚書,還有人當過駐俄羅斯大使等高官。八國聯軍侵入北京時,其家門口因懸掛德國國旗而未遭劫掠。日本侵佔北平,因駐華司令官久聞其名,千方百計進行拉攏,而未受騷擾。儘管延續600年而未遭破壞,但也難逃文革抄家這一劫。

其中,抄出物品最多的一家“丞相府”中,“紅衛兵”抄走的文物古董、明清傢俱等各類物品就裝滿17輛解放牌卡車,僅古籍就足足裝滿3卡車。在其家中抄出三眼頂戴花翎和本應由清朝政府保存的中印邊界走向定位重要地圖(這張地圖上清楚地標明根本沒有英國殖民者強加的所謂“麥克馬洪線”)副本。據說當年中央檔案館只有記錄,但未找到原件。

一個能延續600年而不衰的官宦大家庭本身就是奇蹟,它的每件歷史遺物都有十分可珍貴的歷史價值,可惜這個家族史料,許多重要歷史資料和有價值的文物在文革中被毀壞了。

紅衛兵在文革期間隨意掠奪、破壞文物,令人心痛。被抄人家的字畫、古籍、古董、通通視為“四舊”,不識貨的抄家者,乾脆就將這些文化珍品扔到火里燒了,金銀財寶,或私掖或上交,全憑抄家者的膽量和一念了。

紅衛兵在天安門廣場遺落好多金條

文革期間,毛澤東接見紅衛兵,整個天安門廣場和長安街都是紅衛兵,等到那個紅衛兵走了以後,在天安門廣場和和長安街都可揀回很多的金條。

哪來的金條啊?紅衛兵抄家,把人家的家底兒都搶了來,有的膽大而私念大的私掖一些金子放在自己口袋裡,結果一擠,一歡呼的時候,金子很沉,就從兜里掉出去了。

中共怎麼處理文革抄家物品

紅衛兵抄家,抄出了許多東西,那些東西後來怎麼處理呢?抄出的東西;少數落到膽大的紅衛兵的口袋了。還有當場燒毀和破壞了,這主要是書籍、字畫、古董。

中共要的是黃白物,有些紅衛兵是拿了東西出了清單的,東西也都交給了他們的組織(中共),工廠、學校、單位、街道都是可以搞幾個人成立所謂的抄家物質管理小組,有些小組也會隨意的侵吞一些東西。

到1978年,被抄家的人有些是有海外關係的,要統戰,要落實政策了,要發還還存在的有清單的抄家物質了,還有很多沒清單的,或中共認為你沒有利用價值,你就別奢望會還你什麼了,千千萬萬受迫害的人所遭受的經濟損失沒有得到補償或者賠償。

要發還的首先是金銀財寶。紅衛兵拿走的是真正的金銀財寶,金銀財寶早已經進入國庫,落實政策只能拿人民幣了。

給你多少人民幣呢,按國家政策的指導價計算,一條十兩的金條(49年前中國最普通的金條都是按16兩為一市斤的10兩,312.5克)是人民幣1,000元,也就是3.2元一克。你有100兩黃金也就一萬元人民幣(現在中國黃金(300-363元/克,按是320元左右一克計,是100萬,差價100倍,1萬元換取100萬元的東西,被落實政策的人還感恩涕零)。

白銀,國家有牌價,1克7分人民幣,(現在中國白銀是1克17元左右,即被抄走10斤白銀,還給你350元,現值8.5萬,差價243倍)。

再看其它財寶,以鑽石為例,現在中國市場上,一隻3.5克拉的鑽石,要100萬人民幣以上,抄家拿去,還你多少錢呢,是人民幣1,200元。至於一般首飾,給三、五元也是落實。(後來在1981年,政府要更好地落實政策了,出了二條規定,凡是3克拉以上鑽石再補給你1,000元,還有一條是抄走的鋼琴,被賣了,能夠找到的要還。)。

有些傢俱被抄走了。這些傢俱大都是抄家單位自己做主,送的送了,賣的賣了。如一堂紅木傢俱,落實政策還你200元(現在一堂紅木傢俱是50萬以上)。

還有高檔皮貨,如皮大衣等,不管你是紫貂還是獺,都作為狗皮處理,最高100元(現在大陸,紫貂還是獺是有價無貨,都要40萬以上)。

對於字畫,政府也是成立了專門部門,看得上的都進入中共政府的倉庫了。當時專門到各單位去看字畫的也不都是真正懂行的人,如果幸運的話,還能夠留下一些好的還給主人。那單子上有的,不能還的,政府統一規定十元一幅。

三十年後搶劫方式方法變了

又過了十多年,到了1980年,又該共一次產了,該大規模搶些東西了,可實在找不到搶掠的物件。鄧公出主意,不如讓部分人(我們的兒女)先富起來,當然理由是冠冕堂皇的,我們的兒女都受過馬列教育,先富起來,就可以幫窮人啊!於是改革開放了。也有同黨顧慮:如果將來人家也效法我們,也來搶我們的子女呢?人命關天那!陳公說話了:還是我們自己的子女靠的住,不會來刨我們的祖墳。於是,每戶高幹家出一人,重點培養從政,可保紅色江山“永不變色”。這樣紅色高幹家庭,有人經商,有人從政的特色社會開始了。

其後,大部分財富集中在中共少數權貴手中,可還忘不了搶百姓的錢,不過搶錢手段和方式方法與過去完全不同,更加高妙,這時通過股市,房改,教改,醫改,印鈔,土地開發,城鎮化等手段來搶百姓的錢。可悲的是,有時被搶了還不知情,有的人被中共賣了還替中共數錢呢!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DJY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史海鉤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