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中國經濟 > 正文

雲南「翡翠大王」9億元債務逾期 「保險柜」里寶石多到嚇人!

圖片來源:攝圖網

翡翠,所有玉石中的上品。翡翠在開採出來時,被一層風化皮包裹著,只有切開,才能知道其內好壞。所以,一切靠賭石。在雲南,賭石被稱為“一刀生,一刀死”。可是,有人偏偏能刀口舔血,“賭”出了一個上市公司——翡翠第一股東方金鈺。

但是,久賭無勝家。如今,東方金鈺到期未償還的債務已經超過了9個億,而在它的“保險柜”里,卻鎖著價值高達90多億元的翡翠、黃金…

7月25日晚間,東方金鈺(600086,SH)公告稱,截至當日,公司及子公司到期未清償的債務共計9.16億元

更可怕的是。當天,東方金鈺在《關於上海證券交易所監管工作函回復的公告》中首度對外披露公司整體債務清單,除上述到期未清償的9億多元債務外,公司更有逾73億元未到期債務。

如今,東方金鈺的賬面上只有約1.2億元現金,可是,在它的倉庫里,躺著價值超過90億的翡翠原石、翡翠成品、黃金。

面對巨額債務,東方金鈺指望控股股東出手相救。可是,控股股東雲南興龍實業有限公司(以下簡稱“興龍實業”)自己也深陷糾紛,股權遭凍結;如果要自救,東方金鈺還拿得出多少辦法呢?

9.16億債務已逾期,未到期債務達73億

對於已經到期未清償的9.16億元債務。東方金鈺表示,目前公司正在積極與有關各方進行溝通,部分金融機構已同意辦理展期,相關手續仍在辦理中,後續公司將進一步與各方溝通,協商妥善的解決辦法,努力達成債務和解方案,同時全力籌措償債資金。

不過,東方金鈺更大的麻煩還在後頭。

當天,東方金鈺在在《關於上海證券交易所監管工作函回復的公告》中首度對外披露公司整體債務清單,除上述到期未清償的9億多元債務外,公司更有逾73億元未到期債務。

圖片來源:攝圖網

翻開財報可見,別說未來的73億,要解決眼前逾期的9.16億,東方金鈺都捉襟見肘。今年一季度的《合併現金流量表》顯示,公司目前賬面上,只剩下1.23億元,其中“取得借款收到的現金”為16.65億,同時,“償還債務支付的現金”達到13.40億。也就是說,目前東方金鈺在依靠借新還舊“續命”

如何面對巨額債務,東方金鈺在《關於上海證券交易所監管工作函回復的公告》中給出了一系列應對方案,其中包括“控股股東通過股東借款、處置資產與股權等方式持續支持上市公司發展”。

2017年10月21日,上市公司發布《關於公司向大股東借款暨關聯交易的公告》,根據上市公司需要,興龍實業擬向上市公司及子公司提供借款30億元,期限三年,三年內,上市公司及子公司可在該借款額度內分次循環使用,用於公司償還銀行貸款和補充流動資金。截至2018年3月31日,剩餘額度為11.88億元。必要時,控股股東還將可通過處置部分自有資產和股權,為上市公司持續發展提供資金支持。

此外,東方金鈺還表示,

公司正與戰略投資者積極磋商,以股權融資的方式積極引入戰略投資者。目前公司控股股東興龍實業已與某些大型金融機構初步達成合作意向

可是,東方金鈺的控股股東興龍實業自身也面臨多方面問題。首先,其所持有的4.24億股東方金鈺股份中,質押股份為4.20億股,幾乎全數質押。而且,興龍實業所持有的全部股權被凍結及輪候凍結。

7月18日,聯合信用評級有限公司決定,將東方金鈺的長期信用等級由“AA”下調至“AA-”,評級展望為“負面”;同時將其發行的“17金鈺債”的債項信用等級由“AA”下調至“AA-”。聯合信用表示,興龍實業被凍結股份若被司法處置,可能導致東方金鈺實際控制權發生變更。

自身難保,興龍實業還有多少本錢拯救陷入危機的東方金鈺呢?

再看看東方金鈺的自救能力。東方金鈺在《關於上海證券交易所監管工作函回復的公告》中還給出了其他“自救方案”,包括:催收應收賬款,加快存貨資產出售。

可是,東方金鈺今年一季報顯示,公司的應收賬款、應收利息、其他應收款三項加起來,也不過大約8.73億元,加上手上的現金,也只夠償還已經逾期的9.16億債務。

不過,如果東方金鈺能夠快速將存貨出手,倒是可以緩解燃眉之急。截止今年一季度(3月31日),東方金鈺存貨賬面餘額為94.04億元,主要為上等翡翠原石,“公司正在積極推進公司存貨的銷售並將通過出售存貨回籠資金”。

每經小編注意到,在負債已經高企的情況下,2017年,東方金鈺竟然還花費將近25億元採購了319塊翡翠原石,採購數量和金額不僅創下新高,而且是2016年的3倍多。

不過,這也不意外,因為,在東方金鈺的各項業務中,翡翠原石的銷售毛利率高達66.67%,而且毛利率呈兩位數增長。相比之下,翡翠成品的毛利率只有26.18%。

如此名貴的翡翠,如此稀缺的翡翠原石,可不僅僅用來買賣,它還有一個重要作用——融資。東方金鈺可以通過質押翡翠原石解決現金流問題。

實控人父子先後成雲南首富

手握價值94億的翡翠珠寶(原石)和黃金,背著80多億的債務。按以前的標準來看,東方金鈺稱不上資不抵債。可是,在如今這個“現金流為王”的時刻,拋棄心愛的翡翠,補充現金,或許是東方金鈺不得不做的選擇了。

據《21世紀經濟報道》,有機構人士直言,東方金鈺此次債務危機不能妥善解決的話,下一步就會輪到公司信用債違約了。

東方金鈺囤積大量翡翠成品和原石,不僅僅是經營模式。其實,東方金鈺的創始人的確是愛翡翠的。因為愛翡翠、會鑒別翡翠原石,趙興龍贏得了“賭石大王”的稱號,並將翡翠生意做成了一家上市公司,他和他的兒子先後成了雲南的首富。

2007年,趙興龍家族以27億財富成為當年新晉的雲南首富。十年之後的2017年,兒子趙寧(家族)以70億元的財富成為雲南首富。

和很多神秘富豪一樣,趙興龍的發家故事有很多傳言,但所有的版本都和翡翠相關。

據《經濟觀察報》2010年的一篇報道,趙興龍祖籍江蘇徐州,卻在雲南待了很長時間。他18歲在西藏當兵,後來接觸到緬甸的翡翠貿易。

對於翡翠原石交易來說,“賭石”作為其中的重要一環,這是翡翠原石交易的主要方式。翡翠原石在開採之後,表面往往包裹著一層風化的皮殼。目前沒有任何一種儀器能透過這層外殼很快判出其內是“暗藏珠玉”還是“頑石一塊”,交易雙方都只能憑藉肉眼觀察和個人經驗來判斷評估這塊原石的價值。這樣的交易就變成雙方眼力與心理的博弈。一夜暴富或是傾家蕩產,全在於切開那一瞬間,原石內呈現出的是水靈剔透的翠綠,還是外綠內白的灰沙頭。

為此,行內人把賭石稱為“一刀生,一刀死”。

《鄂商》雜誌曾報道,趙興龍“賭石”賭了幾十年,東方金鈺上市之後,他還在“賭”,坊間傳言他早年曾“賭”到一無所有。

東方金鈺其實是湖北公司,前身湖北多佳股份公司曾於1997年上市,2004年,被趙興龍的雲南興龍珠寶有限公司借殼。趙興龍把旗下的翡翠資產注入多佳股份,並在2006年8月正式更名為“東方金鈺”。

上市十年之後,2016年,趙興龍宣布因個人原因辭職,其子趙寧擔綱新一任董事長。

據東方金鈺官網消息,趙寧是“80後”,出生於1981年。當他的父親將東方金鈺借殼上市時,趙寧正在瑞士留學,讀的是瑞士商學院。留學期間,趙寧刷過盤子,賣過機票、電話卡、保險,還為剛去的中國留學生們代租過房子。在日內瓦大學讀碩士期間,趙寧辦了一家旅遊公司。

接手興龍實業和東方金鈺時,趙寧才35歲,就在當年,東方金鈺營業收入和利潤均出現了下降。2016年底,趙寧在接受採訪時曾表示,希望三至五年內,努力將東方金鈺100億市值的貨幣單位變為美元。

可是,從東方金鈺目前的狀況看,百億美元市值或許只是豪言壯語。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秦瑞 來源:每日經濟新聞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中國經濟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