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移民留學 > 正文

回國還是留澳 一位華人女學生的自述 點醒了我們所有人…

那時候天總是很藍

日子總過得太慢

你總說畢業遙遙無期

轉眼就各奔東西

01

一位畢業生的自述

大家好,我是Joyce,今年6月畢業於墨爾本大學。

回想起兩年前來到墨爾本,一切都還歷歷在目。

那時,白雲悠悠飄過,城市裡tram叮叮噹噹駛過

Bourke街頭上的藝人,頭髮與夢想一起飛舞

雅拉河畔從早到晚都醉在香檳里

還記得我第一次用this和that拼湊出來的第一頓subway

還記得第一次逛超市,挑戰腦容量的調味料區

但也就短短兩年的時間

我們終於不再討論“due date”

卻開始一遍又一遍地討論

“你打算回國嗎?”

我們打招呼的內容不再是“你吃了沒?”

而是“工作找了沒?”

“機票買了沒?”

“雅思過了沒?”

或是

“PR申到了沒?”

身邊人群來來往往

城市卻一直都在

每年都有大批留學生選擇留下

或是告別

一個獨自在澳洲打拚十年的姐姐想回國試試,卻還是選擇了澳洲。

她說,我不太會過馬路了;到處都是車和人;公廁沒有紙;公交司機因為我上車慢了一步吼了我。墨爾本更像家。

一個在澳洲工作七年的前輩回國了。

他說,我已經作出了最大的努力,但我的頭上永遠有一個local manager。國內的朋友們卻離人生理想越來越近。

一個在歐洲留學的朋友回國工作一年後,來了澳洲。

她說,中國“海龜”遍地,競爭壓力太大。我的夢想是田園牧歌,那種拼殺,留給其他人就好。

一個剛從英國畢業的朋友回國了。

他說,能拿PR你不拿?你知道英國的多難拿嗎!

一個在澳洲生活二十年的大姐,孩子上初中了。

她說,大人嘛,到哪兒都要吃吃苦。可是國內的孩子也吃苦,這裡的孩子太幸福了,玩得開心,學得也不少。

一個堅決要拿到PR的同學最近在學衝浪和潛水。

他說,我國內的老同學做生意掙了大錢。但是天天牌局飯局,酒吧夜總會,有了脂肪肝,高血糖,啤酒肚。

一個還沒讀完預科的少年已經決定了回國。

他說,吃了一次傳說中墨爾本最正宗的香辣蟹。卧槽!能不侮辱香辣蟹嗎!

至於我

拋了一枚硬幣

我以為拋出硬幣的時候

就能知道內心的抉擇

但這事遠比想像的複雜

還得再糾結會

但是

最終我們都要做出決定

無論去哪都有利弊:

有人為了子女移民澳洲

為了下一代的健康成長,他們帶著尚未入學的孩子來到澳大利亞,在這裡享受出色的基礎教育。

有人為了換一種生活方式

身邊很多老一輩移民都有一種感受:一輩子過了兩種人生。

或許在澳洲也許不如中國精彩,人生不會面臨大起大落。

但是在這,沒有那麼多焦慮和恐懼,不用謹慎地維護各種關係與人脈。

他們可以踏踏實實地生活,認認真真地工作。

“在中國打拚,去澳洲生活!”

已經成了這些人新的生活方式。

有人為了健全的福利

早就聽很多華人移民說,

澳大利亞社會福利種類多而全,是一個典型的福利社會

不僅如此,澳洲早在1910年社會保障體系已經開始建立

也是世界上社會福利最好的國家之一。

有人為了安全的食物

在“地溝油”“毒奶粉”起飛的時代,我們真的不想對國內的食品質量安全問題放心。

但是在澳洲,卻可以用最低廉的價格,買到各類生活所需農產品,卻無需擔心食品安全問題。

據悉,澳大利亞是食品生產的世界領導者,澳大利亞食品飲料行業包括初級農產品、漁業和食品飲料加工業,是澳大利亞最大的製造產業。

但也有人覺得,澳洲發展太慢了

朋友都在國內,我在這裡孤苦伶仃

餐館大多很難吃,國內美團外賣真是太方便了

華人根本進不了社會主流,到處都是歧視和壓榨

後來我終於想明白了

這就像一座圍城

留不下的想留

留下來的想回去

但是最終我們都要做出決定,這個決定是重要的,一定要按照自己的意願來。

最終的我決心留下,在這裡拿PR。

為無論選擇留下,或是回國發展,都僅僅只是選擇。

拿下PR這個選擇,給予我的人生更多可能,去或是留都能成為我自己可以左右的事情。

都說,誰的青春不迷茫。

但是迷茫不可怕,這本就是青春該有的樣子。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時方 來源:墨爾本微生活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移民留學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