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評論 > 驚人之語 > 正文

李怡:傘運四年 有人公開成立香港共產黨 這是東方明珠消失的節奏

傘運之後及香港專制化的發展,在香港新世代的意識中,種下的卻是一位年輕評論家所說的「已獨不回」。今年的香港人身份調查顯示,18至29歲的年輕人認為自己是中國人或香港中國人的比率,已大幅下降到2.9%和3.6%。觀未來,要觀年輕人,要觀人心所向。宣稱受到「習近平思想」感召而籌組的「香港共產黨」,周一致函保安局長通告成立並會參選。特區政府可以反對嗎?若反對,就應該不是反對「共產黨」而是反對「香港」。

明天是傘運四周年。前幾天,英國《Guardian》刊登一篇評論香港民族黨被禁制的文章說,2014年之前,香港獨立是一種異乎尋常、很少人接受的政治觀念,直到中國政府拒絕給予沒有篩選的直選,而引來一場長達79天的和平抗爭運動,卻仍然未能讓當局接受《基本法》所規定的民主訴求,這促使年輕人認識到,只要香港仍然處於中國統治之下,就沒有民主的希望。其實是沒有阻止香港向下沉淪的希望。

年輕人的沮喪和無助,在2016年2月催生了魚蛋革命,3月催生了只有一人現身的香港民族黨,而香港其他年輕人組織也紛紛提出自決的奮鬥口號。連一些較保守的民主派甚至建制派,在那時候都強調本土化。

接下來,中共和港共政權不惜破壞三權分立體制,以行政赤裸裸干預立法機關選舉,以人大釋法破壞香港的司法獨立,對主張獨立甚或自決的年輕人進行置之死地的打壓,公平正義趨於萎縮乃至蕩然。

令人咋舌的一步,是以《社團條例》取締只有一個人的言論而沒有註冊、沒有行動的香港民族黨,並以殘酷帝制時代的株連九族思維,宣稱任何人對這個社團給予援助或提供集會場地等都屬於違法。

港共政權不單止剝奪《基本法》訂明的言論自由和結社自由權利,不單止遠離文明,而且到了隨便劃“紅線”的不可理喻地步。

文明國家可以討論以至組織政黨推動魁北克獨立、蘇格蘭獨立、加州獨立,如果香港社會不容許談論與憲制條文相違背的話題,那麼這個社會的言論自由、結社自由就等於死亡。在“獨立”成為“紅線”、而何謂獨立又出自掌權者自由心證的情勢下,政界、學術界、輿論界,基本上已產生寒蟬效應,不是避而不談,就是在講維護言論自由等等之前,先要像念咒語般說句“我不支持港獨”。

不過,在刊憲取締香港民族黨的同一天,最先被DQ而且官司纏身的梁頌恆,就宣布他加入了另一提倡獨立的組織“香港民族陣線”並擔任發言人。而上星期,游蕙禎就在《紐約時報》發表文章,提出“對香港來說,唯一的出路就是從北京分裂出來,形成一個新的民主國家”。梁、游的參與社團和論述,在任何文明社會都稀鬆平常,但在現時香港,卻要冒很大風險。在深深佩服他二人的勇氣之餘,也深感香港遠離文明社會了。

傘運之後及香港專制化的發展,在香港新世代的意識中,種下的卻是一位年輕評論家所說的“已獨不回”。今年的香港人身份調查顯示,18至29歲的年輕人認為自己是中國人或香港中國人的比率,已大幅下降到2.9%和3.6%。觀未來,要觀年輕人,要觀人心所向。

宣稱受到“習近平思想”感召而籌組的“香港共產黨”,周一致函保安局長通告成立並會參選。特區政府可以反對嗎?若反對,就應該不是反對“共產黨”而是反對“香港”。

從政人士、意見領袖、輿論界翹楚,如果你們不是昧著良心,不是自己騙自己,不是顧念眼前的殘羹剩飯,那麼請告訴我,除了獨立和自決,還有什麼辦法,採取怎樣的路線,可以爭取到香港人民的自主,或恢復舊日的社會文明?如能言之有物、言之有理,我相信年輕人一定願意跟從。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蘋果日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驚人之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