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驚人之語 > 正文

蠻族勇士:文革模式 or地獄

作者:

今時今日,我「大中國」經濟將呈現長期L型走勢,已經沒有爭議了。目前來說我國還在那一豎上堅定的往下走著,距離那一橫,還遠著呢。如何應對下行周期,目前眾說紛紜。有一種底線說法算是主流:如果再這麼無止境的下行下去,我「大中國」勢必將會重啟文革。回歸文革,將會是我「大中國」的政策底線。這種說法只要在酒桌上一亮出來,聽眾立刻就是滿臉「你懂了」的表情,雙方相互點頭,默契的互敬一杯。

我「大中國」雖然在前三十年經歷了諸多風雲波折,並以一場全民文革為終結,但是,我「大中國」國民,從未真正反思過文革,稍微嚴肅深刻一點的思考都沒有。現有的關於前三十年的文章,無非就是各種膚淺的獵奇,誰舉報了誰,誰出賣了誰,誰遭了罪,誰受了益,僅此而已。要說清楚這件事,首先就要真正的歸納文革的本質。

文革,在本質上是一場國民內部的統一化運動,一個不斷的清洗內部異己的過程。其終極目的,是將國民塑造成嚴格一致的模板人物。文革如果最終取得成功,那麼全國人民都將具備完全一致的三觀以及高度接近的學養水平。任意兩個人之間,可以輕易進行社會角色的互換,不至於發生相互不適應對方的社會身份的情況。按照當年的流行話語來講,那就是「人人都是一顆螺絲釘」。

將人比擬成螺絲釘,意味著凡是不願意成為螺絲釘的人,凡是不願意成為社會機器上可以被隨時替換的標準零件的人,都要遭遇清洗。所以最早遭遇清洗的,當然就是富人群體,接下來就是才高於眾的知識份子群體;這兩類精英被清洗之後,接下來的就是富有思辨精神的普通民眾,他們被冠以另類偏激的帽子,遭遇長期的思想鬥爭與批判。

直到今時今日,我「大中國」都將擅長思辨的國人當成搗亂分子。歐美各國視為瑰寶的思辨精神,在國內長期以反面角色出現,其根由就源於此。

如此清洗內部異己的操作,其後果就是全社會的普遍貧窮,並且是精神與物質上的雙重貧窮。各位必須要知道的是:唯有簡單化,才能標準化。大家的衣食住行都簡簡單單,工作生活都是一條直線,那才能成為螺絲釘,才能隨意互換。一個鋼鐵廠的工人和一個無線電廠的工人,大家都生產傻大黑粗型的基礎產品,絕不講究精益求精,所以拿著一本鉗工證就可以通行天下。至於鍛造特種鋼材或者熔煉高精硅,這種技術發展會導致巨大的行業壁壘,精通特種鋼配方的工人就不再是工人,而是高級工程師了。而熟練掌握熔煉高精硅技術的工人,已經擁有成長為比爾蓋茨的潛力了。這兩者之間已經談不上互換,恨不得會因此導致整個社會機器的崩塌,因此技術發展首先就要被遏制。大家一心一意的生產標準化的傻大黑粗型產品,一輩子不求上進。唯一可能的技術進步,將會發生在以舉國之力不計成本推進的軍工領域,但是這些軍工計劃毫無轉化為民用的可能性,與老百姓扯不上一毛錢關係。

在社會財富的積累上,當然也會更加嚴厲禁止任何人的財富超越周圍的人群。由於財富分配總歸是不平衡的,指望全民集體富裕是不現實的,所以結局一定是大家集體貧窮,一起吃糠咽菜,忍飢挨凍。想要拎著豪華包包,開著豪車,喝著自磨咖啡逛街,在文革時代根本就不用指望,這種炫富行為將會直接導致肉身被滅。

所以,如果有朝一日,我「大中國」真的能夠重啟文革以抗危機,那麼,我「大中國」的科技進步之路與財富積累之路都將被斷絕,我「大中國」將會迅速陷入科技荒漠化和國民赤貧化的境地。指望這種自我了斷式的方式能夠應對危機,已經是瞎扯淡了。另一個關鍵問題在於,這種文革模式,在今時今日能夠重啟嗎?

在操作層面上,能夠啟動文革模式的關鍵,在於建立自上而下,從最頂層到最基層的全面動員體制。30年前的中國曾經擁有極其強大的動員能力,城市裡國有單位包打天下,農村的基層組織則管住了所有農民的生老病死。幹部不夠,複員軍人來湊,同時輔之以系統的民兵制度,因此才能頂層一聲號令,基層聞風而動。

然而今時今日,國有單位早已退出了歷史舞台,在城市裡連存在感都沒有。整個國有單位體系,包括全部國企和公務員事業單位系統,2017年的總就業人數只有6200萬,占城鎮4.2億總就業人數的比值不足15%。指望這15%的人口能夠帶動起剩下85%的城鎮私企和外企員工一起跳共同貧窮的坑,這個蛋扯得就未免太大了。要知道這些年來,官民矛盾已經大得無法掩飾了。手裡掙了點錢的私營企業從業人員,看到政府官員固然還是畢恭畢敬,但是轉頭一定是一口口水吐在地上。現在的官員要能對老百姓形成啥「路線上的指引」、「精神上的感召」,那就是白日做夢。

你試試規劃局局長跑到地產公司喊一聲:「運動了運動了,大家一起開展批鬥大會吧!」我相信這位局長一定會被當成神經病,連茶都沒得喝,直接就會被趕出來。就算他帶著全局上下所有人一起去號召搞運動都沒用,說不定當場就會被人家地產公司喊上幾百保安給打出來。這區區15%的人,要搞出啥運動來,這組織成本高得嚇人,動不動就要以武力碾壓反抗才行。但是話說回來,如果我「大中國」居然能付得起這樣的組織成本,那說明我國的財政情況非常良好,根本就沒有經濟下行這一說。

更重要的是,就這15%的國有單位就業人員,首先內部就處於分裂狀態,頂層的權貴體系+中層的領導體系,撐死了算有一千萬人吧,這批人之間本身就談不上多團結的事就不說了,就說這一千萬人與剩下的五千萬基層員工之間,也沒多少共同語言。我「大中國」國有單位的基層員工,無論是在國企還是行政事業單位,包括學校里的基層教師,那都是起早摸黑累死累活的干,工資待遇也高不到哪裡去,收紅包佔便宜的機會也沒多少,為了買房養娃伺候老人,生活負擔重得要命,同樣也大都是月光族,就這,還要承受老百姓的各種埋怨,本來就已經滿腹牢騷了。現在你指望這5千萬基層員工深入田間地頭,號召大家一起共同貧窮?這不是瞎扯淡嗎?首先這5千萬基層員工的親戚朋友就不會放過他,估計他回家就得被噴死。有本事我「大中國」政府就連這5千萬基層員工的親戚朋友一起給養活了。我估計這七大姨8大姑藤藤瓜瓜的牽連起來,我「大中國」政府至少需要養活5倍的人,這已經是很保守的估計了,也就是財政要養活2.5億人。如果我「大中國」財政有這種能力,也根本就沒有經濟危機可言了,這是盛世景象啊!

要知道改革開放以來,我「大中國」的治理之策就是純現實主義,凡事只講利害不問是非。30年治理下來,我「大中國」國民的基本套路就是只講錢,有錢就是爹娘,沒錢六親不認。所以財政要負擔那2.5億公務員的親戚朋友,還不能只負擔個溫飽,還得讓人家活得體面,想買啥買啥,想玩啥玩啥,不然真沒法讓那5千萬基層員工歸心。現實就這麼個現實。如果真的文革了,再花個十年時間給大家洗腦,重新洗出一批老實聽話的,那還好受一點,但現在的情況就這樣,大傢伙唯利是圖,絕不肯輕易跳坑。所以這事還真是很難辦。而且你在城市裡都有2.5億人生活富裕了,剩下的城鎮居民撐死了算也就是4億出口,他們怎麼可能安於貧窮?這種人員動員機制根本就沒有可行性。

這麼簡單一分析,實踐中要在城鎮里重啟文革,首先我「大中國」財政就要背上2.5億人的生活負擔,還不能讓人家生活得寒酸,還必須得體面。然後你但凡發起任何一場運動,比如吧,去萬科發起一次批鬥大會,大家一起斗郁亮,你得帶上幾萬軍警鎮場子。關鍵是斗一次不算完,這種批鬥大會你得在全中國幾十萬家企業同時連續召開,全國上下那百把來萬軍警根本就不敷使用。如果我「大中國」居然能付得起這種人員的動員成本和運動的組織成本,那還應對個毛的經濟危機啊,就這種雄厚的財力,早就雄霸地球了好不。

在農村那邊,現在農村的基層管理組織已經處於癱瘓狀態了。農民出去打個工啥的,自由得很,想去就去想回來就回來,基層組織毫無干涉能力,也確實沒法干涉。要想重建當年那套人民公社型的農村基層管理架構,已經不可能了,在社會基因層面上就無法實施。這事的關鍵在於,農村基層管理組織已經沒有社會福利的提供能力了,農民們根本不指望從這個組織架構手裡拿到錢,每年還得向它交管理費。你沒錢你就沒有話語權,也就沒有動員能力。今時今日的一個村長如果本身沒有家族勢力,走在村裡根本連存在感都沒有,那就是個向大傢伙收錢的扒皮角色,形象都負面得要命。指望這樣的農村架構發起文革運動,比在城鎮指望那6千萬國有單位員工還不靠譜。

這麼一考慮,重回文革,根本就沒有實施上的可行性。然而,各位以為我這篇文章就算是完事了?我跟你們講,更大的不幸在於,如果經濟持續下行,那在前面等著的,只能是委內瑞拉這種地獄模式了,所有生產秩序都無法維持,街面上的耗子都被逮著吃光了,剩下的人類相互綠著眼睛瞄著對方,覺得對方那身血肉,還真是香甜。

在這裡,惟願天佑中華,我「大中國」最終能夠認識到前路坎坷,上下同心,眾志成城,減稅以強實業,簡政以安民心,放權以固國本。如果這樣的話,地獄模式的難度估計會降幾檔,我「大中國」國民熬過這艱難時代的可能性,也能增加幾分,而那黑暗之後的光明,也能更早到來。

責任編輯: 秦瑞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驚人之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