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好文 > 正文

【微博精粹】8000萬黑非洲兄弟過新年享受一鍵斷網 作者:華為

身為媒體人的SMG事務局局長野村旗守氏曾在7月舉行的介紹會上表示,「中共這種按需求隨時提供活體器官的情況非常不正常,在正常國家裡,患者等待匹配器官起碼要三五年,但在中國境內僅一周內就能『買』到鮮活的器官。」這在醫學界是件聳人聽聞的事情,可想而知這背後有多龐大的組織系統在運作,「不是患者等待器官,而是反過來了,器官在等待患者,隨時可以摘取器官,用這種方法牟取暴利。」這些在中國已經成為了一種產業,野村不隱諱地說,這就是「殺人產業」。

4OONHMEmTtmuKGP:樓下保安員說:新的一年又到了,奉勸各位朋友要看緊錢袋子,千萬別再上騙子的當。

dune99999:作為一個詞語,“活著”在我們中國的語言里充滿了力量,它的力量不是來自於喊叫,也不是來自於進攻,而是忍受,去忍受生命賦予我們的責任,去忍受現實給予我們的幸福和苦難、無聊和平庸。在這樣的世界,有一種心眼壞了叫知足常樂,有一種眼睛瞎了叫歲月靜好。——余華

Free2Tech:在香港身上,大家都看到所謂的“一國兩制”已經破產了,事實上所謂的“一個國家兩種制度:社會主義和資本主義”可以說是一個徹頭徹尾的謊言,為何?因為中共和香港,中共和台灣,根本不是什麼“主義”的問題,而是“專制和民主”的對立,專制之虎豈容卧榻側有民主安睡?相信“一國兩制”的人,不是蠢就是壞。

全球各國自由度排行榜。

kRiZcPEc:想起以前看過的笑話:台灣:要經濟,中國:…;台灣:要自由,中國:不可以;台灣:要民主,中國:不能談;台灣:那可以談什麼?中國:和我統一,一切可談。

lifetimeuscn:今天習近平提出在台灣實行“一國兩制”,中共從根本上拋棄了“九二共識”。“一國兩制”的含義兩個方面:1)台灣歸順中共統治。2)允許台灣保留現行制度。這就徹底改變了“一中各表”的共識,要求台灣按中共的“一中”接受,中共不再“一中”各表。

newqiyu:習近平裝模作樣的元旦講話,等於白講,一國還有二制?二種貨幣?兩種軍隊?本身就是一個笑話。目的是維特自己的獨裁統治。只有開放黨禁報禁,才是統一的唯一出路。一國兩制死路一條。

【日本64議員28團體齊吁:制止中共醫療虐殺】據大紀元消息:“停止醫療虐殺”(SMG)是日本一個由多位日本媒體人及議員組成的民間組織,今年1月開始啟動運作,目前已經有包括國會及地方的議員64人加入,同時有逾28個地方政府團體向日本國會及相關部門提呈諫言書,要求調查赴大陸進行來歷不明的器官移植的日本國民,並予立法制止。身為媒體人的SMG事務局局長野村旗守氏曾在7月舉行的介紹會上表示,“中共這種按需求隨時提供活體器官的情況非常不正常,在正常國家裡,患者等待匹配器官起碼要三五年,但在中國境內僅一周內就能‘買’到鮮活的器官。”這在醫學界是件聳人聽聞的事情,可想而知這背後有多龐大的組織系統在運作,“不是患者等待器官,而是反過來了,器官在等待患者,隨時可以摘取器官,用這種方法牟取暴利。”這些在中國已經成為了一種產業,野村不隱諱地說,這就是“殺人產業”。 SMG代表幹事神奈川縣逗子市議會議員丸山治章直言,“活摘問題是本世紀人類史上最大的人權迫害問題。”他說,“推動SMG的停止醫療虐殺的正義活動,是一群不起眼的3%的人。”丸山說相信星星之火可以燎原。SMG代表加瀨英明表示,“之前營救13名泰國少年的新聞引起了日本社會的關注,相比之下對中共仍在進行的血腥虐殺,卻遲疑不決,或者視而不見。”加瀨表示,“很多跡象顯示中共政權不會長久,對於只重視眼前利益而不發聲的日本來說,真的令人擔憂。很多民主國家的議會、媒體已經在關注中國的活摘問題。我們希望厚生勞動省調查現狀,國會禁止日本國民赴中國接受器官移植。”

【在兲朝生得計劃死得隨機】無錫市3日上午發生交通意外,一輛載滿木材的重型車,因為避讓路中央的電動車,木材翻滾落地,並且擊傷對面行車線的另一輛電動車司機及乘客,最後電動車司機死亡,另外二人受傷。

wentommy:發矇識字那會兒,還住教師大院。有位語文老師就跟我說:小濤,你要記到起哈,認字不要認半邊,讀書別忘下半句。引用詩詞歌賦經典,如顧前不顧後,取上不取下,被人揶揄吐槽,也就在情理之中了。

【一鍵斷網,中國式互聯網審查蔓延剛果?】美國之音消息:剛果民主共和國的8000萬民眾在與世隔絕中迎來2019年。整個國家已經斷網三天。12月30日,剛果舉行了有爭議的總統大選。選舉引發的暴力造成至少四人死亡。在那之後,政府切斷了互聯網和簡訊業務,防止人們在網上發布大選結果。中國企業華為幫助剛果搭建了互聯網的骨架。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記者格里菲斯(James Friffiths)認為,中國對非洲的這些基礎設施援助往往與過濾技術和互聯網控制密不可分。格里菲斯說,剛果的斷網事件顯示,中國的互聯網審查手段正在蔓延。他為CNN撰寫的文章說:“儘管越來越多的領導人對互聯網自由抱有敵意,更願意追隨中國模式,但是剛果民眾會發現,北京制定的新全球秩序更有利於審查者,而不是網民。”互聯網數字權益組織“現在聯通”(Access Now)說,過去幾年來,斷網事件在世界各地激增,從2016年的75起增加到去年的188起,亞洲和非洲情況最為嚴重。“現在聯通”說,斷網是指“有人、通常是政府,故意破壞互聯網或移動應用程序,以控制民眾的言行”。這種做法往往是為了“控制信息流通”。2009年中國新疆的斷網是最早的全面斷網事件之一,也是規模最大的一起受政治驅動的斷網事件。當年7月,在首府烏魯木齊發生抗議和騷亂後,中國政府以安全為由,將那裡的互聯網服務切斷了近一年時間。2017年“十九大”召開前夕,中國的審查機構曾測試“一鍵斷網”,短暫地切段了網民與互聯網的連接。權益組織“自由之家”說,中國的互聯網審查成為一些國家的效仿對象,共有57個國家購買了中國的電信基礎設施、人工智慧監測工具或參加了中國的網路審查培訓項目。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阿波羅網江一編輯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好文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