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驚人之語 > 正文

孫立平:2018年是出題,2019年是答題

——再談2019年的確定性與不確定性以及選擇的重要性

 

在去年年末的幾個論壇上,在展望2019年的時候,我多次談論過不確定性的問題。

事情的經過是這樣的。在此之前,曾經有論壇的主辦者向我提出,能不能用關鍵詞的方式,來回顧2018年並展望2019年。

於是,我想了兩個關鍵詞:2018:出乎意料;2019:高度不確定性。說到後者的時候,我特彆強調了一句:在2019年,不確定性中的選擇,會具有定調的意義。

我想強調的是,選擇的重要性。

在這個過程中,有好幾位朋友給我轉過來一篇文章,是許小年教授在去年年底一個論壇的演講。在這個演講中,他強調,2019年沒有什麼不確定的,幾頭灰犀牛就蹲在那裡。

他的原話是這樣的:

如今各種各樣的會議都在展望2019年,我看到很頻繁使用的一個詞,就是2019年充滿了不確定性。在我看來,2019年沒有什麼不確定的。巨大的灰犀牛就蹲在那裡,時刻都有可能衝過來,所以今天我想跟大家分享的並不是去預測不確定性,2019年已經不用再預測了,起碼在我看來是蹲著非常確定的幾頭灰犀牛。

有的朋友之所以轉來許小年教授的文章,也許是將許教授的觀點看作是與我的觀點是對立的。

但我更願意將我的觀點和許教授的觀點看作是對不同側面的強調。

在許小年教授看來,事實就在那,問題就在那,這都是確定的事實。他認為2019年的灰犀牛至少有三個:第一是工業化的紅利已經耗盡,新的增長動能在什麼地方?第二頭灰犀牛,從2008年以來,由於政府採用擴張性的財政和貨幣政策,人為地維持經濟增長,使得我們在貨幣政策與財政政策方面空間都越來越小。不僅如此,由於長期的使用貨幣刺激,使得中國經濟內部的負債率越來越高。負債的問題如果不解決。第三頭灰犀牛就是中美間的貿易戰。

而且,許小年教授認為,在這三頭灰犀牛中,內憂遠遠大於外患。

而我強調的不確定性,則是在下面的意義上:

2018年世界上很多事情超出了我們預料,而且這些事情對現有的世界格局和秩序正在產生強烈衝擊,並且在很大程度上改變著過去的格局和秩序。

2019年,將是世界面臨衝擊後做出反應的一年,這意味著反應面臨著很多的選擇,各方如何選擇是很難預測的,因而2019年的突出特徵將是高度不確定性。

就中國而言,這種不確定性,包括背景的不確定性、方向的不確定性、體制的不確定性和政策的不確定性。

換種說法,我們可以把2018年看作是出題的一年,問題提出來了。而2019年則是答題的一年,即如何對這些問題做出反應?是會逼出改革?還是會一如既往?甚至會不會用另外的體制資源進行應對?

但無論如何應對,其所做出的選擇,都將會在很大程度上決定著今後一段時間的走向。

2019年的歷史定位,就在這裡。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亮軒 來源:NCN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驚人之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