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好文 > 正文

張國慶:我是茅粉 你今天怎樣對待老人 未來就將怎樣對待你兒孫

————謹以此文紀念茅於軾90歲生日

茅老說:「中國尊嚴靠的是:奧運金牌、世博上的展覽、姚明的蓋籃、章子怡的演技,很少跟自由、平等、正義、道德和信仰有關;中國人的幸福靠的是:紅歌的分貝、高鐵速度、嫦娥變軌,很少跟醫療、教育、收入有關。」事實也是,國家至上的社會,往往國計做得油頭粉面,民生總是差強人意,這是今天利益分配不均的源頭,是洛克名言不幸言中的社會再現。

人到七十古來稀,茅於軾九十壽辰了,按中國傳統文化,是積德享壽之人。

最近,我認真拜讀了茅於軾老爺子寫的兩篇文章,第一篇是“重溫洛克名言”,約翰·洛克三百年前就說“財產不可公有,權力不可私有”,這話發出的光輝,至今還在照耀人類社會,幫助許多人覺醒,茅老與我們一樣感慨;另一篇是“謠言背後的真相”,針對網上經常有人造謠,說茅於軾拿了美帝幾千萬美元的反華經費,是美國搞垮中國的代理人,已被中國政府通緝,躲進了美國大使館。茅老更是笑談人生,他認為這麼幼稚的謠言之所以能夠在中國肆意傳播,背後誘因深刻而複雜。

想來也是,如果對有權勢的領導這樣污名,肯定早進局子了,但對一位八九十歲高齡的老人來講,誹謗者不但逍遙法外,而且羽扇綰巾,試圖用粗鄙老套的政治栽贓手法,引發國人對茅老“烈焰與怒火”般的聲討。

有道是“匹夫無罪,懷璧其罪”,當今中國,社會世風日下,好言難得,惡語易施,對一位秉筆直書的老者施行”運動式”的攻擊,已厚顏無恥到無所不用其極的地步。

要知道:你今天怎樣對待老人,未來就將怎樣對待你兒孫。曾經滄海難為水的中國,總是逃不出歷史如此這般周而復始的宿命。

作為資深經濟學人,茅於軾在耄耋之年,本應素守安常,樂享清凈,過點“結廬在人境,而無車馬喧”的賦閑生活,但歷史的濤聲,時代的憂患,未來的盼望,都激發他“豈余身之憚殃兮,恐皇輿之敗績”的憂傷情懷,抱誠守真、揭露謊言的茅老爺子,註定要象亞馬遜森林裡的蝴蝶,用抖動翅膀的啟蒙,在轉型期的中國,喚起一場良知與公義的風雨。

的確也是,這些年來,茅老爺子切古鑠金的“刀子嘴”確實讓許多刻意迴避現實的中國人感到慍怒,特別是18億畝紅線、釣魚島宜和不宜戰等問題,讓一群在社會底層掙扎,因著信仰遊離、權力的膜拜、對政治天然畏懼而思想又極度膚淺的愛國主義者們,逮著就當“出氣筒”,語言之骯髒,讓人瞠目結舌。

正如啟蒙主義最早的代表人物盧梭所說:“愛國主義是流氓的最後一塊遮羞布”。如此,真正愛國不一定是要為這個國家頌讚,反倒是要對國家生髮的不公不義進行鞭笞和抨擊,也要為國家不肯悔改的罪禱告和哭泣,茅於軾就是這樣的人,儘管社會上攻擊毀謗之聲不絕於耳,但老爺子不是選擇“老驥伏櫪”的退避,而是以“烈士暮年”壯心不已的擔當,堅持說老實話,辦老實事!

茅老說:“中國尊嚴靠的是:奧運金牌、世博上的展覽、姚明的蓋籃、章子怡的演技,很少跟自由、平等、正義、道德和信仰有關;中國人的幸福靠的是:紅歌的分貝、高鐵速度、嫦娥變軌,很少跟醫療、教育、收入有關。”事實也是,國家至上的社會,往往國計做得油頭粉面,民生總是差強人意,這是今天利益分配不均的源頭,是洛克名言不幸言中的社會再現。

很多看似問題的事,也許經過歲月曆煉,人們就會回過頭來念他的好,我相信現在對茅老爺子怨聲載道的那些中國草根階層,要不了多久就會明白他們今天的誤解多麼幼稚可笑,那位直陳社會弊端、謙卑溫和,目光深邃的“糟老頭”兒,其實才是他們真正的維權人士。

但社會總是由三教九流和旁門左道猥廁一體的,特別是在我們這樣一個良知鈍挫、價值觀失衡的國度,有王無法,有公無義的事多了去。因此,總會有那麼一群人,孤注一擲地對茅於軾老爺子死纏爛打的,那就不奇怪了,茅老那篇眾所周知的諷mao的文章,觸碰了他們心中那蹲神聖的偶像,歷史虛無主義的熱傷風,就會在喚醒“與天斗與地斗與人斗其樂無窮”的瘋狂記憶……

mao左在中國當下的猥褻是顯而易見的,他們寄生在兩個互不否定的政治空間里,才有了打雞血似的澎湃,但藉著陽光的透視,就能展示出文革影影綽綽、輪廓清晰的底片。

若沒有入木三分的視角,你就體驗不到茅老爺子在當下中國的彌足珍貴,他既是秀才,更是寶刀,當良心由這樣一位堅毅、睿智的世紀老人發出時,那本身就是一部活著的歷史在用火山噴發的方式發出吶喊;也是當下中國人禍重泛時,登高而招,聲聲加急的振臂搖呼;更是燃燒的蠟燭用殘燼前的淚,為中國點亮一縷可以看見的光明前程——這才是茅於軾鑠金的價值!

可我們許多人卻樂見他被圍攻,被攪局,視若無睹的沉默其實就是邪惡的幫凶,今天,雖然意識形態的壟斷和世俗真理的話語權被互聯網所打破,但在中國這口文化大醬缸里,人性的醜陋和無知仍隨處所見,讓人有滴血的心疼。

歷史回潮總是這樣來的,社會麻木,江湖浪人趁機呼風喚雨,社會渣滓散落遍地,刺痛全社會的神經。

總結起來,mao左有兩怕,一怕“人造救星”的偶像徹底坍塌,那時,非但mao左們思想的祭品無處安放,恐怕就連那些在迷茫中打望的人,也會回過神來朝那蹲破敗的神壇狠狠踹上幾腳;二怕重新評價歷史,那密不透風而又泛陳霉變的歷史一朝被陽光涼曬,他們的天也就塌了。

謹以此文紀念茅於軾九十壽辰,茅老爺子,當下中國確實有許多M粉,我也是……茅粉!!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伊甸牧客 簡書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好文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