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中國經濟 > 正文

又一千億巨頭閃崩:牽扯多名高官 廈門首富涼涼

據三安光電年報,2017年政府補助從年均5億元直接退坡到300萬元。2018年中報,政府補助只有200萬元,占凈利潤的比重也從2011年的90%下降到0.11%。 又一千億「大白馬」撐不住了,2018年的寒冬讓巨頭們瑟瑟發抖...

據三安光電年報,2017年政府補助從年均5億元直接退坡到300萬元。2018年中報,政府補助只有200萬元,占凈利潤的比重也從2011年的90%下降到0.11%。

又一千億“大白馬”撐不住了,2018年的寒冬讓巨頭們瑟瑟發抖...

繼兩康之後,近日三安光電再爆大雷,資本市場唏噓一片。就在去年9月,廈門首富女婿林科闖(三安光電總經理)豪言再造一個三安,半年過去,三安只剩下半條命。

儘管三安光電緊急公告澄清,無可奈何花落去,這家千億級的國產晶元巨頭正在重複無數巨頭敗落的往事。

1突然閃崩

1月16日早間,三安光電突然閃崩,事實上,這隻“大白馬”的轉折早已開始。

2017年末是三安光電最亮的時刻,市值超過1200億。以2018年3月最高價27.68元/股計算,三安光電在不到1年的時間裡已跌去6成。天眼君看了一眼K線條圖,漲幅跌幅軸對稱,當初漲得有多生猛,如今跌得就有多慘烈。

滑鐵盧首先是業績退坡的隱射,無論是2018年中報還是三季報,三安光電的營收、營業利潤、凈利潤等均落入個位數增長或直接轉負。對比2017年年報,其營收增速曾達到33.82%,同期的營業利潤增速高達82.5%左右。

雖然“大白馬”在寒冬失蹄,但不少券商還是給出了強烈推薦、買入、優於大市等評級。比如中信證券,將三安光電目標價定在了19.2元/股。在不少券商的研報中,作為LED晶元產業的千億龍頭,政策扶植是這些民企帝國背後堅實的支柱;而且相比不少民企來說,三安光電的分紅相當大方,在過去8年時間連續分紅40億元,這成了機構和散戶相中這隻“大白馬”的原因。

不過繁華落幕,這家千億公司的財務謎團正在被揭開。

2三安往事

其實早在6年前,三安光電就遭到了懷疑。

當年《證券市場周刊》撰文,三安光電雖被稱為中國最大的LED晶元製造商,但是下游主流客戶並不採購它的貨物,而前幾大客戶則是被隱藏了身份的關聯方;借殼上市以來,三安光電超半數利潤、近四成凈資產均為政府饋贈,而且它將外購的路燈以1.24萬元/盞(高於市價三倍)出售給地方政府。

按照《證券市場周刊》的分析,三安光電的利潤如果切去非經常的“政府補貼”,再切去實質為政府補貼的“路燈貿易”,再切去由關聯方支撐的“晶元業務”,最後切去不可靠的“黃金廢材料回收業務”,就會發現,香腸已經切到手了。

然而,神秘力量護體的三安光電還是實現了“華麗變身”,自2013年以來,三安光電的總資產在質疑聲中從不足140億元做到300億元,機構的看好、政策的扶持、三安的故事將這隻股票推向了神壇。

3老虎落馬

不得不服,三安光電自帶“錦鯉”體質。

在其最需要政府支持的時候,三安光電趕上了2009年國家發改委頒布的《半導體照明節能產業發展意見》。當年,節能環保是國家規劃的幾大新興產業之一,而地方政府對三安光電也表現出了巨大的熱情。

從三安光電上市以來政府的補貼就能看出,7年累計錄得36億元。試想,一家民企每年能從政府手中拿走5億元補貼,這是多少家上市公司幾十年都掙不來的利潤啊!

但天眼君注意到,三安光電這條“錦鯉”有著說不完的故事。已有報道,甘肅省委書記王三運在其擔任安徽省長期間,就涉及了三安光電的相關違法行為。

從王三運的履歷可以看出,三安光電的發展與其不無關係。

2002年,在王三運開始擔任福建省委副書記的時候,三安集團是福建省的商業新星,當年公司的技術中心被確認為廈門市市級企業技術中心。到2004年,三安集團就是廈門市重點高新技術企業了。

2007年11月,王三運被調往安徽擔任安徽省委副書記後,三安集團也順勢將產業基地帶到了安徽生根發芽。從三安光電的官網可以看出,蕪湖安瑞光電有限公司、安徽三安光電有限公司、安徽三安科技有限公司均是在2007年之後才設立的。2010年1月10日,三安光電蕪湖光電產業化項目在合肥舉行簽約儀式時,《蕪湖日報》報道稱,時任省長王某運在簽約儀式上致辭,“藉助三安光電世界一流的技術、人才、裝備,努力將該項目建設成為具有較強市場競爭力的光電產業基地。”

正如上文所言,三安光電除了獲得高額的政府補貼外,此前不少涉及政府來源的訂單都未通過採購招投標的程序以高價販賣給政府,這些都被爆與這位高管有千絲萬縷的聯繫。

除了王三運,副省級“股神”陳樹隆也為三安光電提供了大量的財政補貼和採購訂單,要知道陳樹隆是當時的蕪湖市市長,在王三運為三安光電站台的那次簽約儀式上,陳樹隆也相伴左右

此外,天眼君曾看到一則刑事判決書,三安光電蕪湖項目需要資金,陳樹隆曾帶三安光電董事長林秀成等人聯繫證監會有關部門,當年9月,證監會核准了三安光電非公開發行股票的申請。

2016年末,陳樹隆落馬,2017年中,王三運落馬。三安光電“錦鯉”光環褪去,迎來了股價的分水嶺,也是命運的分水嶺。

據三安光電年報,2017年政府補助從年均5億元直接退坡到300萬元。2018年中報,政府補助只有200萬元,占凈利潤的比重也從2011年的90%下降到0.11%。

4財報疑雲

大樹底下好乘涼,大樹倒了,財報也不好看了,失去三運的三安,財報再次疑雲四起。

疑雲之一,控股股東三安集團的預付陡增,有做大資產之嫌。

有媒體曝光,三安集團有幾筆預付款都查無納稅人。其中一筆預付款高達9.07億元指向廈門億亨特貿易有限公司;另一筆預付6.17億元指向廈門億彤貿易有限公司。而還有一筆7.49億元的預付款流向一家名叫安溪聚鴻興有限公司的藤椅公司。據了解,這家公司只有一名員工參加社保,而且公司的主營主要是竹藤、鐵工藝品的加工銷售,與三安集團業務關係似乎並無瓜葛,而且註冊資本也只有100萬元。

天眼君寫稿期間,三安光電發聲稱,控股股東三安集團業務包含貿易業務,銷售規模較大。目前,貿易業務周期較長,主要採用預付款等方式鎖定價格,故三安集團的預付款金額較大。但是對於媒體的質疑,三安光電並未回應。

疑雲之二,三安光電有做高利潤之嫌,而且分三步走。

除了上文提到的每年平均5億政府補貼增厚利潤外,三安光電在應收賬款計提比例上明顯低於同行,而在費用資本化率上卻大幅提高。

熟悉財務的人都知道,做高費用資本化率、降低應收賬款計提比例都會增厚公司的利潤。三安光電研發支出的資本化向來很高,從與它同行的兩家公司來看,華燦光電(7.47+0.00%,診股)研發支出資本化率最高只有58%,而三安光電最高不低於70%;另一家澳洋順昌(4.18-1.18%,診股)直接將研發支出三年全部作為費用處理,並無進行利潤增高處置。

天眼君發現,三季度末三安光電賬面上又有約6.1億元的開發支出亟待進行“資本化處理”,如果按70%的資本化率計算的話,三安光電又將增厚4億凈利潤,佔25億凈利潤的16%。

業內人士稱,上市公司資本化後的無形資產究竟能為公司帶來多少價值,很少有人知曉。但可以確定的是,三安光電的無形資產越滾越大。

此外,三安光電的應收壞賬準備計提比例極低,但核銷的應收壞賬卻在歷年增加。據其公共的計提比例來看,一年之內應收賬款計提1%,同業為3%;1-2年應收賬款計提比例為5%,同業為10%;2-3年應收賬款計提比例為15%,而同業為30%。

(三安光電應收賬款壞賬準備計提比例)

(華燦光電應收賬款壞賬準備計提比例)

據2017年年報披露,三安光電高達24.25億的應收賬款原值,所計提的壞賬準備僅為0.35億,計提比例僅為1.45%。2018年中報顯示,公司27億元的應收賬款原值,計提金額僅為0.6億元,計提比例2.24%。而天眼君查詢華燦光電,該計提比例達到10%。

5首富涼涼

三安光電又在重複無數巨頭的崛起和衰敗,在資本市場的橋段也似曾相識,股價閃崩、質押地雷、引入戰投...

疑雲纏身,三安光電的再次閃崩,或是下跌的又一個開始,身處漩渦的各色人群冷暖自知。

公開資料,去年三季度末,14萬股民沉陷,199隻基金捲入,其中長盛電子信息產業混合加倉13.2萬股,是該基金的第一大重倉股。

從三安光電的十大股東來看,社保基金、香港中央結算有限公司、國家集成電路投資基金股份有限公司、中國證券金融股份有限公司等都在列,面臨踩雷。

主角廈門首富林秀成、林志強父子的財富神話或將落幕。2017年胡潤百富榜顯示,三安光電林氏父子以345億財富名列60位,財富增長44%,蟬聯LED業首富,2018年何去何從?

歲歲年年花相似,年年歲歲人不同...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秦瑞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中國經濟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