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科教 > 正文

佳士工人聲援團:岳昕等4人被爆出鏡認罪視頻 北大學生活動人士被迫觀看

——北大學生活動人士被迫觀看佳士工人聲援團骨幹成員「認罪視頻」

阿波羅網附學者何清漣點評:文中提到的要點: 1、被洗腦成功。被誰洗腦?「反剝削」來自馬克思剩餘價值理論;分析社會問題是毛指引。湖南發動農民運動,夾把雨傘去安源,《中國社會各階級分析》,《湖南農民運動考察報告》是革命教科書。連「打著紅旗反紅旗」這種文革語言都是貴黨幾十年教導出來的。 2、幕後黑手操控——誰是黑手?

 

VOA/佳士工人聲援團官網星期一發表文章,批評國安部門約談北大等高校部分學生成員,要求觀看一段所謂聲援團骨幹成員的“認罪視頻”。而另有消息稱,去年12月在北大校園抗議校方接管馬克思主義學會的學生,在遭到警察扣押期間也被迫觀看這個意圖震懾這些學生的“認罪視頻”。

media中國左派青年團體佳士工人聲援團岳昕(左二)等資料圖片

佳士工人聲援團官網表示,在這個長達30分鐘的“認罪視頻”里,遭當局消失長達數月的四位佳士工人聲援團的骨幹成員岳昕、顧佳悅、鄭永明、沈夢雨,承認在大學接觸了某個敵對勢力的秘密組織,並被洗腦接受暴力極端思想,妄圖通過工人維權等社會焦點事件顛覆和危害中共的現行體制。

官網表示,據一些看過這段視頻的同學記述,在整段視頻中,最直觀的就是顧佳悅、沈夢雨的形象,她們臉色蒼白、眼上一道道黑圈,眼光獃滯、口齒不清,在自述認罪時如同背稿子一般,還經常停頓,頻繁地眨眼,似乎記不起接下來要說什麼,好像需要努力回憶。

而四人在視頻中都表示,她們之所以做出“違法”行為,是因為被激進組織洗腦,參與了這個激進組織為他們指派的任務,即顧佳悅在網上開辦博客論壇,報導國內發生的工人維權事件,沈夢雨進到工廠和工人同吃同喝,岳昕則是“帶頭示範”組建聲援團等等。

最後,四人還對自己的行為和思想進行了表態,稱認識到了違法本質,思想是極端的、錯誤的,現在社會的進步正在解決各種矛盾,自己卻被幕後黑手為滿足野心而利用,妄圖顛覆政權,破壞國家安定,自己難逃法律制裁等等。

佳士工人聲援團官網批評廣東警方發布的“認罪視頻”漏洞百出,邏輯荒謬,是警方自導自演的一場拙劣表演。

此外,據路透社報道,一些看過視頻的同學和這四位勞工活動人士的朋友表示,這個“認罪視頻”扭曲事實,完全是當局力圖恐嚇佳士工人聲援團的活動人士,以及阻嚇高校校園學生對各種社會議題的關注。

報道表示,北大一位發言人以學校放假為由拒絕評論,而公安部也沒有回應傳真問詢。

深圳佳士科技有限公司的部分員工去年7月起一直努力爭取組織工會,因此遭公司解聘,或被當地警方抓捕。佳士工人要求組建工會得到了國際社會的廣泛關注,也在中國的高校左派學生和社會活動人士中引起反響,組織聲援活動。目前仍有幾十名工人以及聲援團成員遭當局拘捕、扣押或者“消失”。


阿波羅網附學者何清漣點評:文中提到的要點:
1、被洗腦成功。被誰洗腦?“反剝削”來自馬克思剩餘價值理論;分析社會問題是毛指引。湖南發動農民運動,夾把雨傘去安源,《中國社會各階級分析》,《湖南農民運動考察報告》是革命教科書。連“打著紅旗反紅旗”這種文革語言都是貴黨幾十年教導出來的。
2、幕後黑手操控——誰是黑手?


RFA: 支持深圳佳士公司工人組建獨立工會的聲援團周一表示,他們的部分學生成員被當局約談,並被要求觀看四名“被消失”團友的認罪視頻。幾位聲援團骨幹成員在視頻中表示,他們因為“被激進組織洗腦”,做出違法行為。

四名參與錄製“認罪視頻”的佳士工人聲援團成員包括北大外國語學院畢業生岳昕、北大醫學部畢業生顧佳悅、中山大學碩士畢業生沈夢雨、以及南京農業大學畢業生鄭永明。因為被指是聲援佳士工人的骨幹成員,他們在去年8月被當局帶走後失聯。

佳士工人聲援團在官網上發布聲明說,他們的部分學生成員日前被國安部門約談,當局還要求他們觀看了四名聲援團成員長達半個小時的“認罪供述”。

認罪視頻內容外泄

聲援團基於網路信息和觀看過視頻的成員回憶,整理出了這段視頻的關鍵點。幾人在視頻中表示,他們是被某個不具名的“激進組織”洗腦才做出了“違法”行為。據描述,視頻當中的顧佳悅和沈夢雨面色蒼白、目光獃滯、口齒不清,臉上的黑眼圈相當明顯。

以廣州中山大學畢業生沈夢雨為例。她在視頻中說,自2015年畢業以後,她加入了這個通過工人運動顛覆國家政權的組織,並接受組織安排到當地一家汽配廠打工,以便發動工人進行階級鬥爭。因為他們的待遇有所提高,這家工廠的工人並沒有聽從她的挑動。

她還說,去年爆發的佳士事件是一場徹頭徹尾自導自演的鬧劇。當時被捕的工人和後來到派出所營救他們的人都是這個組織和組織發展的成員。

北大某領導:確有此事

一直密切關注佳士事件進展的中國獨立媒體人博特(化名)對本台記者透露,北京大學一常務副校長周一通過電郵向他表示,的確有學生觀看了這段視頻。

博特還引述一位了解情況但不願具名的北大校工表示,認罪視頻是早在一個月前錄製的。這位媒體人認為,四位認罪人提到的“秘密組織”很可能是依照當局意願捏造出來的,事實上並不存在。

“如果以現在中共的政策來看,包括它鎮壓學生的手段,我感覺這個左翼組織就是當局在炮製,或許它真的不存在。我覺得就是官方找不到台階下來,所以就給他們強加了一個罪名。”

據博特了解,佳士事件發生後,廠方對工人進行了清查,並和他們簽訂了保證書,以防止類似的工人運動再次出現。出於安全考慮,博特不願透露真實身份。

本台記者尚無法獨立查證這些消息的可靠性。

博特表示,儘管這四位聲援團成員已經“認罪”,他並不認為當局很快就會釋放他們。在事件餘波平息前,他們仍有利用價值。

“我認為(繼續)扣留他們是為了起到震懾作用。所謂打蛇打七寸嘛,骨幹分子都被當局控制住了,剩下的人就別再折騰了,你老老實實地完成你的學業就好了,這是給馬克思主義實踐者們的一個血的教訓。”

聲援團敦促警方放人

輿論普遍認為,佳士事件讓中國政府陷入了兩難境地。一方面,聲援團成員們堅稱他們是毛主義者,全力支持國家領導人習近平。另一方面,他們支持工人在官方體制外組織工會的做法挑戰了政府對勞動階級的管控,這對當局的執政合法性造成了威脅。

聲援團上周發布消息說,繼上月底團友在北京、韶山等地紀念毛澤東誕辰125周年後,“黑惡勢力”在此後幾天內非法抓捕了9名團友。除此之外,還有幾名團友和左翼學生也因不同原因相繼失聯或遭到脅迫。

“中國勞工觀察”組織負責人李強分析,幾位認罪的聲援團成員可能是在威逼利誘之下暫時做出了妥協。

“我覺得這幾個人也沒有犯什麼錯,所以這段認罪視頻可能就是一個暫時的妥協。在目前情況下,他們採取一些委婉的手段或是做出一些讓步,我覺得也是比較正常的。”

聲援團周一還對“認罪視頻”作出了回應,正告廣東警方不要再用認罪視頻掩蓋自己的罪惡,也不要幻想人們會因為一段視頻而放棄鬥爭。他們還要求警方立即釋放被捕人員,並向黨和政府坦白其罪行。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王篤若 來源:美國之音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科教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