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中國經濟 > 正文

專家:中國經濟更大的風險是...

2019年1月14日,工人在北京大紅門火車站的火車上卸下集裝箱。

星期一,中國經濟發出增長放緩警訊。中共宣布2018年經濟增長為6.6%,這是1990年以來的最低增速。而第四季度的增長率只有6.4%,是中國經濟過去30年來的最低。

同一天,國際貨幣基金也發出警告:美中之間的貿易爭端將對全球未來增長造成風險。該組織把2019年世界經濟增長預期降低到3.5%。

在這些消息的影響下,雖然美國股市星期一因紀念馬丁·路德·金日暫停交易,但在縮時的交易市場美國期貨指數下跌。

道瓊斯期指跌0.6%,標普500期指跌0.6%,納斯達克綜合期指跌0.7%,預示周二可能以下跌開盤。

美中貿易談判影響美國和世界經濟

白宮經濟委員會主任庫德洛在福克斯財經頻道承認,美中貿易談判會對美國經濟和世界經濟產生影響。

“跟中國的貿易談判會影響經濟嗎?是的,因為跟中國的貿易談判對美國的未來增長和繁榮,工作機會和盈利都會產生影響。並在實際上影響全球增長。”

BBC報道,中國經濟增長更加放緩意味著全世界其它地方的經濟增長也更放緩。因為中國“代表了全球三分之一的增長。工作機會、出口、商品生產國——我們全都依靠中國從我們這裡買東西。”

紐約時報》星期一說:“中國經濟正在放緩,而放緩的情況可能比北京所描述的更糟糕。”

該報說,從投資到消費支出再到工廠活動,中國經濟在去年下半年明顯放緩。這些數據也表明,與美國的貿易戰給中國帶來了更多的影響。

中國的製造業呈現萎縮。上個月,中國的採購經理人指數為49.4,這是2016年2月以來的最弱水平。2018年,中國的主要股市指數呈兩位數損失,上證指數這一年跌了24%,是10年里最大的年度下挫。

另一個反映北京長期麻煩的指數是生育率下降。去年中國的生育率降至近60年來的最低水平。

中國的零售在過去六個月顯著放緩,一些經濟學家認為最主要原因是汽車銷售的下滑,代表了整體放緩的一半甚至更多。其次,智能手機銷售普遍疲軟,對新工廠和辦公樓等固定資產的投資乏力。

2019年1月18日,在北京一家經紀公司,投資者在顯示股票價格的電子板附近聊天。由於北京與華盛頓的關稅戰談判可能取得進展,中國股市在這一天上漲。

專家:實際增長低於官方數據

許多經濟學家根據具體經濟數據估計,中國經濟放緩的情況比政府數據顯示得更糟。一些經濟學家認為,中國經濟增長的實際數字只是官方公布的6.6%中的一小部分,而大多數經濟學家認為實際增長只比6.6%低1或2個百分點。

由於北京為實現經濟增長採取了措施,去年12月消費支出和工業生產好於預期,但這一個月好轉無法拉回整個下半年的表現。

紐約時報說,“現在的問題是,12月份的改善是否會延續到2019年的開始。儘管出現了積極的跡象,但中國僅在兩周前決定向金融體系注入數百億美元流動性,表明中國經濟復甦仍很脆弱。”

按照過去的老辦法以信貸推動投資,減稅、加快基建項目審批步伐,降低銀行儲備金數量,這些措施也許能緩解經濟放緩加劇的一時之需。

但英國金融雜誌《金錢周》的文章指出,中國經濟存在著更深刻的問題,第一是美中衝突,其次是習近平對經濟發展和自由的整體政策的改變。

美中衝突恐成常態

文章說,雖然美中貿易談判看起來會達成協議,但是英國經濟學家黛安娜·喬伊列娃(Diana Choyleva)說,“當前的美中貿易戰只是個開端。 美國和中國之間的緊張局面已經擺上桌面。在科技、軍事和金融領域他們都是競爭對手。雖然人民幣現在在世界上還遠不及美元那麼重要,但與歐元不同,人民幣更具威脅性。”

喬伊列娃說,其次,更大風險事實上是中共領導人習近平。“不像中國的改革家鄧小平,習近平沒有真正開放經濟的意識。在對待商業和中產階級問題上,習近平非常古板,把他們看作潛在的麻煩製造者。政府——或者更確切地說是共產黨——是老闆,他們最好不要忘記了這一點。”

2012年習近平(右起第四人)在深圳蓮花山鄧小平青銅像前參加紀念鄧小平儀式

文章表示,中國現在已經不是一個鼓勵自由消費(在中國一段時期里炫耀性消費一直是危險的事情)、鼓勵企業家精神(當你被視為對國家的挑戰而非對社會的貢獻時,你不想冒風險或出什麼好主意)的環境。

喬伊列娃說:“這意味著無論市場從這次美中談判達成的任何臨時協議中獲得了什麼樣的短期緩解,都並不保證會持續很長時間。”

文章的結論:“這種緊張局面將成為今年市場潛在動蕩的主要原因。”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秦瑞 來源:美國之音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中國經濟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