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驚人之語 > 正文

惡性循環最終會葬送中共 三大徵兆顯示中國已踏入歷史周期律

1945年,黃炎培在延安問毛澤東,中國共產黨能不能跳出歷史上“其興也勃焉,其亡也忽焉”的歷史周期律,毛澤東同志說:行,這就是民主。毛澤東說的對,如果共產黨實行民主政體,當然可以跳出歷史周期律,但是他卻違背了自己的諾言,在中國建立了黨領導一切的紅色恐怖政權,歷史周期律必將在共產黨身上再度驗證。

習近賓士下的中國,經濟已經進入“新常態”,外資正以整個產業鏈相關企業群體外遷的規模逃離。三星、富士康、優衣庫、無印良品大幅減少中國工廠,耐克、阿迪達斯此前已經將生產工廠轉到越南。同時內資企業有條件的也在設法外遷。日本學者日高義樹指出,中國過去多個帶動經濟發展的出口紅利、人口紅利和房地產及基建紅利陸續消失,代之而來的卻是要面對龐大債務、產能過剩、失業率上升和人口老齡化的危機。

這些經濟狀況若發生在資本主義民主世界裡,就只是正常的經濟周期,通過更換執政黨來更換執政戰略,就可以挽狂瀾於即倒,但是在中國共產黨領導一切的政治制度下,共產黨是不可能主動下台更換執政戰略來挑戰既得利益集團(就是它自己)的。它的執政戰略一定會向中國古代王朝學習,從而一步一步地走向崩潰。

這些執政戰略目前已經在使用了:貨幣超發與通貨膨脹、只能加不能減的稅負、壓迫人民使其成為流民。這三大徵兆顯示21世紀的中國已經開始踏入歷史周期律了。

一、貨幣超發與通貨膨脹

談起貨幣超發與通貨膨脹,我們很容易就想到委內瑞拉、辛巴威的經濟狀況。根據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的最新預測,隨著政府繼續印鈔來彌補不斷擴大的財政預算缺口,委內瑞拉的通貨膨脹很可能已飆升到1000000%。而2000年末的辛巴威和1923年納粹興起的德國也曾是如此狀況。

但是這些新聞給了我們一個錯覺,就是致使我們認為貨幣超發與通貨膨脹是現代國家才有的經濟現象。其實中國才是貨幣超發與通貨膨脹的鼻祖。宋代為世界金融史貢獻了最早的紙幣:交子。但宋代也為世界金融史共享了另一大奇觀:惡性通貨膨脹。紙幣造成的惡性通脹,源頭都可以追溯到宋代,一直到現代仍然是各國政府的主要斂財工具之一。只要紙幣存在壟斷髮行,政府利用紙幣補貼財政就是天然的行為,不管人們如何防範都沒有辦法制止。當財政收支出現不平衡時,只要開動印鈔機就可以解決問題,這種誘惑誰也無法阻擋。到了王朝末年,由於財政的失控,政府控制的紙幣貶值速度也呈現加速狀態,經濟出現巨大的通脹,更無力抵抗社會和軍事危機。這就是中國古代王朝歷史周期律的內在動力之一。

早期資本主義國家也無法抵擋住濫發紙幣的誘惑,現代西方國家引入一個重要的制度來防止這一點:中央銀行獨立制度。

談起中央銀行獨立,人們總能想起美聯儲是私人資本控制的銀行的說法,好像只有美國這個國家如此,其實陰謀論者不知道的是幾乎所有西方國家的中央銀行都是私人的,都是獨立的。例如,德國、瑞典、瑞士、日本、英國、法國。在政治學上,中央銀行的獨立程度已經成為了衡量民主制度成熟程度的重要指標了。在經濟學上,獨立的中央銀行可以盯住通貨膨脹率和就業率來調整貨幣政策。

當然在中共這個黨領導一切的紅色恐怖政權之下,他們是拒絕承認這些的。在中國貨幣政策的決策層並不在人民銀行內部,貨幣政策的制定權由中共中央財經領導小組掌握。這種制度安排下產生的是什麼局面呢?

如果以“第二人民幣”-糧票退出歷史舞台和中國人民銀行正式成為中央銀行的1993年為時間起點,M2貨幣總量增長速度是每年16.6%,2018年貨幣總額已經超過美元加歐元之和。同期美國,這個號稱可以隨意發行貨幣薅全世界羊毛的國家,美元增長率僅為6.8%。

那麼他們不斷貨幣超發以及近兩年不斷降準的借口是什麼呢?專家們一直呼籲說中國的貸款傾向於流入國企、大企業,私企和小微企業一直以來都無法獲得低成本的貸款,所以需要不斷的超發貨幣、降准來扶持私企。而實際情況是多年以來,私企與小微企業的貸款總額佔比僅為17%,遠低於國企、集體企業的83%。完全沒有達到預期目的,糾其根本原因而言,是因為私企獲得貸款需要當地政府給予背書,但是政府天然的只會給國企背書。當然嘍,只要私企貸款總額佔比一直很低,他們就可以一直以此為借口來超發貨幣。

實際上他們超發貨幣,是為了加強國企壟斷、給予高額補貼,進一步擠占民營企業的生存空間,從而創造出逼迫民營企業退出歷史舞台的機會。同時賄賂他國領導人,在國際市場上和聯合國獲得不正當權力。當然這些不正當的權力會逐漸地促使文明世界孤立中共。

超發的貨幣是給精英階層免費發放的福利,他們可以大肆購買他國產品,超發貨幣還扭曲人民幣匯率,使得人民幣名義匯率被嚴重高估,從而維持人民幣的資產泡沫。但對本國企業就構成了致命的打擊,因為大多數企業面對的是本國普通消費者,他們承受著貨幣超發引起的通貨膨脹,而購買力就不斷消減,企業也就難以為繼了。

總而言之,超發貨幣與通貨膨脹,會讓精英的狂歡與平民的絕望相伴相生。狂歡的中共也終有一天會被絕望的平民趕下歷史舞台。

二、永遠都只能加不能減的稅賦

2016年世界銀行報道,雖然目前美國企業名義稅率是35%,中國是25%,但考慮到其他隱形稅費中國實際企業稅率高達68%,為世界最高,美國為44%,世界平均為40%。其中,超級地租和社保收費構成了廣義稅賦的急劇增長。

從經濟學角度來說,政府收稅,就是政府參與了資源配置,奪取了市場配置資源的權力。這與中共一直在表面上強調的讓市場在資源配置之中起到決定性作用,是背道而馳的,當然中共撒謊成性,撒謊是他的核心價值觀和基因組成,誰也無法改變和否認這一點。

黃宗羲定律,是現代學者秦暉在他的論文《並稅式改革與“黃宗羲定律”》中總結出來的定律:歷代稅賦改革,每改革一次,稅就加重一次。南京信息工程大學曾有學者指出,由於中國大陸現行的財政體制是一種“壓力單向傳導機制”,即自上而下把徵稅當作政績來完成,因此稅務部門不僅不會分散壓力,反而會為了自身利益擴大壓力。溫家寶2003年3月曾在全國人大會議期間說:歷史上每次稅費改革,農民負擔在下降一段時間後都會漲到一個比改革前更高的水平,但是我們共產黨人一定能夠走出黃宗羲定律的怪圈。

溫家寶發表談話之後,財政收入歷年增長率是多少呢?美國財政支出從2010年61702億美元增長到2017年69747億美元,八年增長了13%,德國財政支出八年增加了17.7%,日本財政支出八年增加了6%,而中國財政支出從2010年的89874億人民幣增長到2017年的203085億人民幣,八年增長了126%,平均增長率12.3%,遠高於同期年均GDP增長率8%。

當然,中共政府目前面對川普(川普)政府的減稅政策,也開始假模假樣的減稅了。

例如,近日中共出台政策,個人所得稅可以有專項附加扣除,其中一項就是房租抵扣,即假如每月工資6000,而房租1200,那麼工資可視為4800,低於個稅起征點5000,就可以不用繳納個稅了。

但是想要抵扣房租,必須提供房東的身份證,而房東此時就無法隱藏他的租賃收入,就必須報稅了。而租賃稅的繳納比例是7%-20%,是遠高於個稅比例的。有人計算過,在目前的抵扣方案下,只有在租客收入足夠高、房屋租金足夠低的情況下,國家才可能實現真正意義上的減稅。而在租客收入低(月收入3萬元以下)、房屋租金又高的情況下,如果大家都依法納稅,國家反而能獲得更高的稅收。國家獲得更高的稅收本質上一定會施加到租客身上的,房東不可能真的會承擔租賃收入的稅負。

再例如,近日出台的小微企業月營業額小於10萬的不用再交增值稅。但是企業家們紛紛表示,很難找到月銷售額小於10萬的企業,就算有這樣的企業,因為實際交易時,對方一定需要增值稅發票用於抵扣他自己的增值稅,而新出台法律並沒有細緻分析這種情況,換言之,對方需要替小微企業交稅,最終對方會把這個稅加入報價之中。

霍爾果斯因為納稅優惠政策,過去幾年很多公司都去霍爾果斯設立公司,可是近日,這個明文規定的減稅政策廢除了,而且前幾年的免稅優惠政策一概不認,要各公司全部補繳稅款,而且另交滯納金。

所以,中共一直以來都是打著減稅的旗號,乾著加稅的勾當,黃宗羲定律是他永遠無法逃離的詛咒。再例如,在間接稅不準備降低的情況下,再開徵直接稅。例如房產稅,其實買房者已經在買房時繳納了70年的間接稅(即土地出讓金),再開徵房產稅,之前已經交了的算什麼呢?但是目前土地法已經修改,集體土地可以直接入市,日后土地財政沒辦法徵收到間接稅了,地方政府面對財政困境,勢必是要開徵房產稅的。

而另外一方面,永遠無法出台的資產持有稅與資本利得稅,就像古代官僚地主的土地永遠無法被收稅一樣,全國的稅賦永遠都只能壓在農民和城市白領身上。所謂減稅就是讓可以合法搶劫的劫匪不去搶劫,反而要割自己的肉去救濟他人,這種事情古今中外從來都沒有發生過。沒有民選的國會或者人大代表,減稅就是一個永遠的夢。

三、惡法正在創造一個流民階層

2011年10月19日召開的國務院常務會議提出:抓緊建立健全覆蓋全社會的徵信系統,加大對失信行為懲戒力度,在全社會廣泛形成守信光榮、失信可恥的氛圍。

這套系統剛建立時確實打壓了很多老賴,肅清了社會風氣。但是近年來逐漸暴露出了他的邪惡本性。首先,徵信系統是依靠對未來的懲罰發揮對現在的勸解作用,大部分個人非經濟行為只應受到行政處罰,但是納入公民徵信系統之後就會產生二次處罰,嚴重違背“對當事人的同一個違法行為,不得給予兩次處罰”的精神。

再次,它擅自擴大處罰範圍,加大處罰力度。不贍養老人居然比黨內嚴重警告還嚴重,真是滑天下之大稽。欠債不還的人,一旦變成老賴,他的子女就再也不能上公立學校,老賴的孩子犯了什麼錯,憑什麼處罰他們呢?大部分情況下,欠款不還的人是窮人,他們的孩子不能上公立學校,他們就無路可去了,這些孩子以後只能成為流民,帶著嚴重的反社會情緒遊盪在每個陰暗的角落。

最後,他們有法不依。法律明文規定,對於老賴有超過規定面積住房的,可以在為其提供了小面積的廉租房之後,將其大面積的自住房拍賣用於抵債。但是執法人員往往有法不依。前段時間,他們網路直播執法過程,在並未提供廉租房的前提下,直接將欠款人驅逐出自有住房,任其流落街頭。這些毫無未來的人,畢將成為流民的生力軍。

中共一切惡法的根源,就來源於他們的立法,從來沒有民選代表參與,他們的政績考核也完全沒有民眾的監督。所以,面對人民內部矛盾時就和稀泥,不管有理無理,不管間接的直接的,一律各打五十大板,嚴重破壞公序良俗。面對官民之爭就欺壓百姓,完全不尊重法律、不顧事實。基層官員,以黑治民,比如強拆、圈地、討薪、截訪,堵塞一切實現合理訴求的合理通道。

我們天真的以為受盡貪官折磨和不公平待遇的流民們會天然的反對腐敗政府,雖然確有這種徹底醒悟的人,知道一切黑惡(包括人性的冷漠與自私)的根源都來自專制的獨裁政府,但是更多的人沒有這種深度思考的能力,他們更多的只是一種心理應激反應,近期社會中不斷出現砍殺幼兒園、陌生路人、縱火燒公交車等事件,就是這種應激反應的表現。

扭曲的社會價值觀,塑造了流民們扭曲的人生價值觀:社會教會了他們暴力和謊言是唯一的真理、權力和利益高於道德和他人的生命,進而流民們就成了扭曲社會價值觀的一個組成部分,他們會把更多的人變成流民。而流民的增多,又給政府製造了更加獨裁的借口。魯迅曾說過,中國的良民,在官與賊的夾縫之中生存,只是不知道良民們能撐的了多久。

四、準備迎接歷史大變革

貨幣超發、黃宗羲定律、流民階層都是歷代王朝一再出現的現象,獨裁專制的中共政府終於踏入了歷史周期律的旋渦。三大經濟社會徵兆和習近平的政治安排應使我們徹底明白,中共政權在經濟危機越嚴重時,就會愈加集權,而越加集權就會愈發加重經濟危機,這個惡性循環最終會葬送中共,各界人士必須有清晰的認識和充足的準備。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zhongkang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驚人之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