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民意 > 正文

所有在北上廣焦慮的問題 小縣城裡都有低配版

年底和年初都是大型的‌‌“求職跳槽季‌‌”。

2019年剛到,朋友圈裡就颳起了一陣‌‌“離職風‌‌”,九宮格的圖片配上200字以上的離職感言,底下評論區都在遙祝前程似錦,後會有期。

辭職,是無奈的選擇,但更多時候它也意味著一個全新的開始。

身邊已經有好幾個朋友在網站上投遞簡歷,還有一位高中同學在猶豫要不要回老家那個三線小縣城裡,因為家裡人最近給她找了一份輕鬆的文職工作。

她又回到了剛畢業時候的處境:是選擇留在一線城市裡為了夢想而燃燒,還是聽從家人的安排回到二三線小城市裡舒服養老?

一線城市和二三線城市之間的選擇,一直都是大眾爭論的焦點。

北上廣,

這是機遇之城,也是積鬱之城

跨年的酒桌上,一位北漂的朋友談起在北京的生活。

他說一天中最絕望的時候,不是加班熬夜到兩點的夜晚,而是第二天剛起床的清晨,你在刷牙的時候,手機突然開始震動,你看著微信窗口瘋狂彈出來的新消息,你的手就放在屏幕上,但卻沒有點開的勇氣。

所有人都在追問工作進度,是的,他也明白,沒有人關心你昨晚加班到幾點,他們只關心工作進行到哪一點。

他說,這城市太大了,再偉大的理想都顯得格外渺小。早上,我聽到鬧鐘在響,但我真的沒有勇氣醒過來。

剛踏入這個大都市的每個人都曾懷抱著一腔熱血,都把這裡當成播種夢想的福地和良田。

直到高昂的房租水電賬單讓你開始想要退縮,直到擁擠的早高峰地鐵把你的夢想擠得稀碎,新聞頻繁報道著外賣的安全衛生問題,你知道事實如此,但還是日復一日地吃著。

有人在這個城市拿著月薪三萬的工資,出入在各種名畫展覽當中,在精緻的網紅餐館打卡,他們享受著這個城市一切的便利;也有人拿著月薪三千的工資,忍受著領導的辱罵,在辦公室沒日沒夜地加班,一邊吃著外賣一邊趕項目進度。

北上廣,是機遇之城,也是積鬱之城。

三線城市,

根本裝不下我的夢想

當年披頭士主唱約翰·列儂曾被問到‌‌“為什麼一個英國樂隊卻要到美國發展‌‌”,他當時的回答是:‌‌“在古羅馬帝國時期,當時的哲學家和詩人都要去羅馬,因為那裡是世界的中心,我們今天要來紐約,因為這裡是世界的中心。‌‌”

或許這也是很多年輕人為什麼要留在大城市的理由。

2018年年初,廣東省教育廳發布《2017年高校畢業生就業質量年度報告》,從就業流向來看,八成以上高校畢業生都選擇在珠三角就業。報告顯示,珠三角地區9個地級市共吸納38.66萬名畢業生。

在小城市,很多高校畢業生根本就沒有立足之地。

一位學廣告專業的朋友說,像我這個專業回到老家的小縣城裡,畢業就相當於失業。雖然在那裡生活壓力小,但工資也低,每天流水線一樣地過,社交圈子來來回回都是那幾個人,我的人生好像一眼就能看到頭。

三線城市,根本裝不下我的夢想。

而且,更重要的是,‌‌“所有在大城市裡焦慮的問題,其實都有低配版‌‌”,在小城市生活就一定能提高幸福感嗎?逃離北上廣後真的就能安逸自在,無憂無慮嗎?

你的選擇,決定你的生活

有一個很有趣的現象,從新媒體角度看,凡是寫‌‌“逃離北上廣‌‌”的文章大多都火了,這側面反映了在北上廣這三座一線城市裡,有多少年輕人一邊吃著外賣熬夜工作,一邊在心裡想著自己什麼時候才可以逃離這個‌‌“鬼地方‌‌”。

與此同時,也有人在此刻買下了前往北上廣的車票,這些背井離鄉的年輕人,只是為了在更大的舞台展示自己。

人生,就是由無數的選擇組成的。在年底大型的‌‌“求職跳槽季‌‌”里,很多人再次陷入了同樣的困境——踏上北上廣還是逃離北上廣?

個人的晉級離不開城市的因素,把自己的命運交給哪座城市,需要慎重地考慮。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亮軒 來源:新周刊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民意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