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軍政 > 正文

中共擴大政法系統權力 專家:出了大問題...

日前,中共出台新的《政法工作條例》,繼續擴大對政法系統的授權,甚至鄉鎮(街道)都要配政法委員,引發外界批評。專家稱,中共十九大以後政法委權力進一步加強,比十八大還往後退,是因為國家出了很大的問題,讓中共非常擔心,但這種模式只會亂上加亂。

中共出台新的政法條例。分析認為,中共十九大以後政法委權力進一步加強,顯示中共政權出了很大的問題,中共非常擔心。

日前,中共出台新的《政法工作條例》,繼續擴大對政法系統的授權,甚至鄉鎮(街道)都要配政法委員,引發外界批評。專家稱,中共十九大以後政法委權力進一步加強,比十八大還往後退,是因為國家出了很大的問題,讓中共非常擔心,但這種模式只會亂上加亂。

中共政法《條例》強調,政法首要職責是“統籌事關維護國家安全、特別是以政權安全、制度安全為核心的政治安全重要事項”等。

《條例》規定了請示報告制度,包括如果出現影響黨的路線方針政策,具有全國影響的重大突發事件重要進展和結果等,要向上級報告。此外還特別點名:鄉鎮(街道)黨組織配備政法委員。

這一新條例出台後引發炮轟,被評論稱這是“國內政治勢態急轉直下的信號,是中共法制環境極度惡化、法律全面失效的具體表現”。

中國人權律師謝燕益接受大紀元採訪時表示,這個新內容不外乎兩方面:一個是把新的所謂的指導思想、新的時代所謂的新思想,把它寫進去了。第二個是,在鄉鎮基層增設一個政法委機構,但這樣的話,勢必造成一個機構的重疊設置,令出多門,也造成各層級的人浮於事。

中國問題專家石藏山接受採訪時表示,這一條例的出台,說明中共以前那套機制不夠了,它要增加一個新的東西。

“比如老百姓的抗議以前是靠黨委、村委那一套系統(來鎮壓),但是現在各種各樣的事件發生了很多,比如老百姓有組織的、或者有半地下組織的抗議行動越來越多,他們覺得以前那一套東西不行了。以前他們在鄉村、鄉鎮的管理機制,原來村長、村委的管理機制都不夠了,所以他們要直接派人到村裡做這些事。但是這個東西剛剛開始可能有點作用,但是過了一兩年肯定不管用。”

石藏山也認為,中共的系統已經很龐大,現在在鄉鎮(街道)再加上政法系統,只會更亂。

這一新條例中還包括,中央政法單位黨組要將地方官員“干預司法活動、插手具體案件處理情況”向中央請示。

對此,石藏山認為,這實際上是個倒退。“領導幹部為什麼貪腐?是因為紀委和政法委在第一把手的管理之下,所以他是監督自己的頂頭上司,現在又加強這些東西,實際上是沒辦法的。他又受那個人管理,他又要監督那個人干預司法,這本身就是極為矛盾的模式。”

石藏山認為,這個條例的出台背景,是中國社會矛盾大面積爆發,中共最高層首先要把社會穩定下來,所以他要給原來政法系統授權,而這個授權已經超越十八大以前對政法委的授權。

“原來十八大要改革,剝奪了一部分政法委的權力,但是十九大以後不但政法委權力全部恢復,還要進一步更加強,比十八大還往後退,最後它只會變成一個官僚系統裡面的一環。自己怎麼監督自己啊!”

對於這一條例的實際效果,謝燕益律師表示,“我覺得這個條例是個應景之作,形式大於實際上的內容。”比如“堅持增強黨對政法工作的絕對領導,這完全也是在喊口號。”

謝燕益表示,所謂的增加政法委機構,客觀上看是弱化了司法獨立,弱化了法律功能,包括公檢法,他這個作用導致權責錯位,權責無序,進一步形成有權無責,有責無權,外行領導內行,進入一種無序的狀態,混亂的狀態,互相扯皮推諉的狀態,誰都不負責任。同時導致機構重複設置,導致增加社會司法成本,司法的有效性,和它本身按自身規律運行的成本。

謝燕益說,實際上這種做法是缺乏自信的表示,它等於是各大司法機關,各地包括公檢法,有“離心”現象。各層機構都是欺上瞞下,完全在糊弄。但現在人心思變,人們都在靜觀其變。

石藏山說,中共高層肯定是感到中國確實是出了很大的問題,他們非常擔心。“因為過去幾十年都是靠所謂經濟增長,換句話就是靠政府收了很多錢,用錢來維持,現在無法支持下去,他們不會想改革自己的體制,只是回到原來的路,用加強控制的方法希望能渡過難關。這會議反映出來中國社會矛盾確實問題很大,不單是共產黨跟老百姓,共產黨內部派系的矛盾會越演越烈,未來會看到這種情況。”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秦瑞 來源: 大紀元記者駱亞、凌雲採訪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