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驚人之語 > 正文

楊恆均幫中共玩火 可能成劉曉波第二

在《2017年,起來中國──酷刑下的維權律師高智晟自述》里,時任北京市司法局黨委書記、北京市監獄管理局第一政委、北京市委政法委委員於泓源對高智晟說:「哎,老高,跟你溝通是不困難的,人很直,腦瓜兒也不怎麼笨。別鬥了,沒有前途的。換身分,只須換個身分,而且是秘密地換個身分,換了身分後兩條路:一條是留在國內,你繼續做你的英雄,繼續嚷嚷下去,罵共產黨,繼續待在原來的圈子裡,我的人會定期或不定期地,以別人意想不到的方式和你接觸;我們給你建立一個賬號,設國內還是國外由你定,保障你有足夠的錢用。另一條是改變了身分到國外

這張2012年楊恆均在美國加州聖地亞哥的照片是其在美國的好友、靠中共江系豢養的博訊負責人韋石(真名孟維參)提供的。有人說,楊恆均這個表情活像一個被當場抓住的間諜。

楊恆均現任妻子袁瑞娟。

物以類聚,人以群分。左三是楊恆均現任妻子。

很蹊蹺的,楊恆均擁有澳洲和中華人民共和國雙重國籍。所有移民海外的中國大陸人都不享有這個待遇,除了執行特殊任務的間諜之外。對於中共間諜,外籍是護身符,中共國護照是用來隨時回國公幹的,不需要去領事館簽證。

紐約時報等外媒2019年1月24日的報道,曾任中共外交和國安官員的知名作家楊恆均,2000年就擁有澳大利亞國籍。他在美東時間1月18日(周五)從紐約飛往中國大陸,儘管朋友們警告他這個時候回中國太危險,但他執意要這個時候回去旅行。結果搞成外交事件。

到現在為止,外人也看不明白他個人非去中國大陸的緊迫性。紐約時報說,「在過去的兩年里,他一直與家人一起在紐約生活,並在哥倫比亞大學當訪問學者。楊恆均去中國的原因之一是他的美國簽證幾個月後就到期了,他曾在澳大利亞等待二婚妻子和繼女拿到居留簽證。她們這次和他一起去中國旅行。」

美國簽證到不到期與他回中國大陸有什麼關係呢?他本身從2000年就是澳洲公民了,況且他還有中共國護照。除非他想配合中共搞一齣戲,把美國栓進去,為美中貿易談判增加點分量。

果然如此,媒體要求美國官員對楊恆均被抓表態。報道說,美國官員沒有回應置評請求。

中共這活兒乾的太糙

北京時間2019年1月19日清晨5時左右,楊恆均一家三口從美國紐約抵達廣州機場轉機時,楊沒有按照計劃飛往上海,與二婚妻和繼女在廣州離奇「失蹤」。這天正好是周六,政府部門休息,給他的朋友留下發此消息的發酵期。

周一,1月21日,澳大利亞政府外交部門一上班就向中共外交部詢問澳洲公民楊恆均的去向。中共外交部一問三不知。

1月23日(周三)晚些時候,中共當局才正式通知澳大利亞政府,證實楊恆均被拘留。為什麼周三又主動證實楊恆均被拘留了呢?因為十幾個小時之後,1月24日(周四)澳洲國防部長派恩就抵達北京,與中共國防部長魏鳳和等舉行會談。呵呵,低智商們把老百姓都當成傻子。

楊恆均回中國之前的幾個準備工作被網友曝光

紐約時報報道說:認識楊恆均的中國記者、時事評論員鄧聿文說,楊恆均在航班降落中國南方城市廣州不久後,似乎就失蹤了。「我們不知道楊恆均做了什麼事,讓中國政府拘留他,」鄧聿文在紐約接受電話採訪時說。「他近年來一直很低調,沒有發表任何可能被視為反政府的言論。」

楊恆均近年來一直很低調,沒有發表任何可能被視為反政府的言論!

批評人士說,儘管楊恆均把自己塑造為一個獨立、正義的聲音,但他也想盡辦法不招惹中共政府。

也就是說,讓楊恆均扮演一個有良知、敢批評中共的人有一定難度。也可以說,歷史走到今天,中共想找一個配合干惡事的合適人選越來越難了。

1月17日(周四),中共公安部部長趙克志在北京召開的一個公安局指揮官會議上發表講話,說要防範、抵禦政治顛覆以及抵禦那些煽動針對政府的「顏色革命」。

1月18日楊恆均啟程回中國大陸。23日,中共外交部證實楊恆均因涉嫌從事危害中國國家安全的犯罪活動,被逮捕。24日,澳洲國防部長派恩抵達北京。

報道說:如果楊恆均的拘留持續下去,他可能會成為澳大利亞與中(共)國不穩定關係中的又一個緊張因素。澳大利亞的經濟一直依靠向中國出口原材料、尤其是鐵礦石來提振。但近年來,澳大利亞人抱怨中(共)國政府干預澳洲政治,讓兩國關係受到困擾。

當棋子來了。

2018年12月,近年沒有發表過任何反共言論的楊恆均,轉發了一篇他以前寫的關於中國法治的文章,文中說:「我對未來有信心,但如果沒有今日的努力與犧牲,未來也許永遠不會到來。對於我這種人,讓美好的未來早日到來,就是目標,就是理想。」有點獻身的味道。

什麼時候獻身呢?

有網民發現,在楊恆均被捕前不久,發過一條奇怪微博,稱活了半個世紀竟然一丁點的犯罪記錄都沒有,感嘆「我的人生有意義嗎?」

一周之後,他就如願以償了,在中國大陸以「涉嫌從事危害中國國家安全的犯罪活動」罪名被捕。

這次他的所謂被捕應該是有充份準備的,而且與他2011年的秘密失蹤有直接關係。

楊恆均2011年在中國大陸被捕之迷

紐約時報說楊恆均曾在2011年被拘留過。但楊恆均本人並沒承認。那是一次非常蹊蹺的失蹤。

據維基百科報道,2011年3月20日,楊恆均一度消失後,從廣州白雲機場打電話給朋友聲稱有三名男子跟蹤他,事件接著被國際媒體廣泛關注。外交部發言人姜瑜稱沒有聽說過楊恆均。澳洲外交部則敦促儘快確認楊恆均的行蹤以及情況。根據中國與澳大利亞之間的領事協議,中國必須在三天之內,讓澳大利亞官員探視澳洲籍的楊恆均,而3月30日(周三)晚就是期限,澳大利亞官員還是沒能與楊恆均見面。後來,楊恆均出現在澳大利亞,他指自己與家人暫時失去聯繫是「誤會」,他生了一場病,手機電池有兩天沒電,所以無法與家人聯繫。他稱自己非常抱歉,給兩個國家都製造了一些麻煩。

這樣的解釋能解釋的通嗎?楊恆均給出的理由顯然非常牽強。2011年3月到底發生了什麼事?與今年在如此敏感時期執意回國旅行有沒有關聯?

楊恆均曾主動加入國安,現擁雙重國籍

2011年,3月20日楊恆均在中國大陸秘密失蹤之後,居然出現在澳洲。4月21日獨立評論網刊登了一篇署名文章《楊恆均的中國國籍之迷──甩不開的國安影子》。

文章說:楊恆均現在已經承認了,他曾經主動加入了國家安全系統,問題是,他是否已經離開了和他是什麼時間離開的國家安全系統。

如果他進入澳洲,取得澳洲國籍的同時保留了中國國籍,就是說,是中國政府幫助他欺騙澳洲,就是說,他進入澳洲時仍然是國家安全局的工作人員。

眾所周知,中國不承認雙重國籍,取得外國國籍後中國籍自動視為放棄;如果楊恆均真的有兩個國籍,就只能是「網上老民2」寫的:「楊先生應該擁有雙重國籍,雖然中國不承認雙重國籍,但楊先生的澳大利亞國籍應是以前做情報工作時,經過中國政府安全部門特許申請的,所以原中國國籍還是保留了的。」

但這樣帶了特殊任務的人,國家只承認是中國人不是外國人,仍然只是承認一個國籍,外國國籍是偽裝,是騙外國政府的,如偽裝成為學生、商人等一樣。

楊恆均曾說:沒有什麼後悔的。我從小就想為國家多做些事情,而進入一些特殊的部門,無疑是最好的途徑,所以,畢業後兩年,我主動要求從外交部進入情報系統。我想說的是,我從不後悔當年干過的(間諜特務)工作,我的工作非常出色,我從沒有干過任何對不起國家(中共)的事情。

文章說:一個曾經是國安系統的人,在沒有決裂、沒有叛逃的前提下,可能甩開國家安全系統的影子?我仍然覺得有另外的可能性,楊恆均離開了國家安全系統,但他沒有能夠離開這個特殊系統的控制。

國家安全局是否會放走一個40歲的年富力強、正是工作年齡的人?放走一個據他自己說是在那裡工作相當出色的人?

如果國家安全局放了一個工作人員,是否會放到如澳洲這樣敵對的意識形態的國家?他們為什麼會放心讓自己的前工作人員失去控制的到澳洲這樣的民主國家?

就算國家安全局不在意放走一個前工作人員到澳洲這樣的民主國家,而這個人,不去悶聲發大財,而去搞中共最頭疼的民主運動,國家安全局為什麼會放走這樣一個人到民主的澳洲?

就算國家安全局不在意他的前工作人員到澳洲搞民主、譴責中共的民主,為什麼會放一個可以隨意出入中國,在中國近十個媒體發文章、建博客的人到澳洲?

楊恆均的紐約房東今年1月25日透露說:月前,楊恆均被關了幾年的新浪微博突然一下莫名其妙地解封了。「恆均臨走時,我們囑咐他,世間並不太平,行路還需謹慎。但他信心滿滿,似乎對祖國胸有成竹。」

楊恆均現任妻是反美「大五毛」

澳洲的星洲網1月24日報道說,澳洲外交部證實,擁有中國與澳洲雙重國籍的異見作家兼民運人士楊恆均在中國遭拘捕,澳洲外交部正試圖調查他被捕的原因。

據澳洲《悉尼先驅晨報》報道,楊恆均1月19日與妻兒前往中國,但沒坐上飛往上海的預定國內航班。其2015年之後結婚的二任妻子袁瑞娟被短暫扣留後,獲准與前夫生的女兒前往上海,把女兒交託親戚照顧後,再飛往北京接受盤問,目前已返回上海。

楊恆均這次在中國大陸被捕後,也有網民在網上發表評論稱,楊很可能是中共派駐澳洲的間諜,這次是故意回去,假裝被抓,當成人質……

楊恆均現任妻子身份也是網民熱議的話題。楊恆均現任妻子名叫袁瑞娟,筆名袁小靚、染香,是中國大陸知名的「大五毛」。

楊恆均二婚妻袁瑞娟(袁小靚、染香)是中國大陸知名的大五毛。

物以類聚,人以群分。

2018年5月24日,她發表過一篇名為《一個奇女子的自白》的文章,稱自己已赴美生活,還透露自己的小孩已在紐約入學。

當時她還自稱「反美是工作,赴美是生活」言論,一度在網路引發強烈反響。有網友人肉搜索發現,袁小靚即是早年活躍於中國大陸網路的五毛首領「染香」。

總之,楊恆均這次在中國大陸突然被捕,朋友與外界均感意外。而因為楊恆均與現任二婚妻子的愛黨特殊身份,讓外界認為這次被捕案是給美國和澳洲挖坑。

楊恆均蹊蹺被捕事件佐證高智晟的爆料

在《2017年,起來中國──酷刑下的維權律師高智晟自述》里,時任北京市司法局黨委書記、北京市監獄管理局第一政委、北京市委政法委委員於泓源對高智晟說:「哎,老高,跟你溝通是不困難的,人很直,腦瓜兒也不怎麼笨。別鬥了,沒有前途的。換身分,只須換個身分,而且是秘密地換個身分,換了身分後兩條路:一條是留在國內,你繼續做你的英雄,繼續嚷嚷下去,罵共產黨,繼續待在原來的圈子裡,我的人會定期或不定期地,以別人意想不到的方式和你接觸;我們給你建立一個賬號,設國內還是國外由你定,保障你有足夠的錢用。另一條是改變了身分到國外,我們以強制扭送出境的名義把你送到泰國,然後你肯定有辦法到美國;在外邊給你設個賬號,我們會定期把錢打入你的賬戶,可以具體確定個數字,對於解決你的問題代價,上面是有個授權範圍的。每月小几十萬美元的杠杠我這就能答應,太獅子大張口的標準我只能向上爭取,但錢不是個問題,因為你是個大傢伙,值得花大價錢,我會定期派人跟你接觸。老高,活得現實一點,現在很多人都在給我們干,我是說在國外。今天就咱倆,改變身份的事就咱倆知道,連我的娘老子都不會讓他們知道的,往境外送的具體過程我是外行,這方面的負責人我也帶來了。老高,這次我可沒有給你留後路,而且我可以給你說明了,我連自己的後路也沒有留下,我是給上面大領導打了保票的。」

於泓源並舉了一個例子,提到他們豢養的偽民運人士余傑。結果這些都被良心律師高智晟寫在書里了。高律師後來又被失蹤至今。

網上有人說,楊恆均有幾百萬美金,這個咱只是聽說,但命不能當錢來花。劉曉波配合中共玩諾貝爾和平獎,進了監獄,後來假戲真做,直到死燒成灰也沒讓他離開監獄。為什麼?怕他泄露這個醜聞。張首晟天才不天才?暴露了,沒用了,幾分鐘就結束了他的生命。楊恆均玩兒被捕事件玩的越大就越危險。

這一世托生為人不容易,為什麼不光明的活著?!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廣松 來源:人民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驚人之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